書芹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書芹小說 > 其他 >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 第100章 證據呢?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第100章 證據呢?

作者:初六蘇梅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11-01 14:09:59 來源:書去搜

-

獲取第1次

整副牌,亮在桌麵。

黃潤右手一起。

一條撲克長龍,竟被她兜在半空,又一下收在手裡。

她的動作瀟灑、熟練。

看的周圍人,目瞪口呆。

黃潤似乎很享受這種萬眾矚目的感覺。

她開始單手洗牌。

洗了幾次。

就見手指扭動。

隻是這微微一動。

一副牌,在她的單手之中,竟形成一個完美的扇麵。m.

彆說他們的人。

就連鄒曉嫻的人,也都不由的暗自叫好。

扇麵閉合。

左手在下,右手將撲克微曲。

右手開始拉伸,撲克便從右手,一張張彈向左手。

接著,右手快速向上移動。

撲克在兩手間,被拉出一道優美的長虹。

這手拉牌,屬實漂亮。

這也是老千局,和普通局的區彆。

老千對局,可以隨意展現自己的手法。

但如果普通局上這麼搞。

估計冇等撲克洗完,人就都走光了。

“到你了!”

黃潤說著。

把撲克放到桌上。

猛的向我的方向一推。

撲克整齊移動,一張牌不散,完美的停在我的麵前。

不得不承認,黃潤還是有些功夫的。

我慢慢的拿起撲克。

隨意的翻動幾下。

既不優美,也不華麗。

隨便幾下,就把撲克交給瘋坤。

他開始洗牌。

瘋坤不是老千,但一些簡單的千術,他還是懂得。

比如假洗。

他現在用的,就是假洗中的一種低級手法。

就是一側的六張牌,根本不洗,直接落下。

洗了幾遍,瘋坤拿著牌,衝我比劃一下。

“小公狗,來,切牌吧……”

瘋坤又罵了我一句。

八句!

七顆牙看來是不夠了!

我微微搖頭,冷漠說道:

“不用了,讓她切吧……”

黃潤冷笑一聲,故意說道:

“看來還是位高手嘛,連切牌都不切。好,那我切……”

說著,黃潤快速的切了兩下。

其實她看似切牌了。

但實際,第二下的時候。

她再次把牌複原,等於冇切。

“瘋哥,發牌吧!”

瘋坤開始給我倆發牌。

每人三張。

按照之前講好的規矩,發完牌後。

我和黃潤,誰也不能動牌。

黃潤看著我,一臉自信的問我說:

“我倆現在不能動牌,找個你我都能相信的人,替我們開牌!”

我點了點頭。

瘋坤左右看了一下,一指躲在一旁的陶花。

“花姐,過來,你開牌!”

陶花本來不想摻和這件事。

但現在,也冇辦法。

隻能硬著頭皮,走了過來。

“先開誰的?”

一到跟前,陶花便小心翼翼的問說。

“誰都一樣,隨便開!”

瘋坤大大咧咧的說了一句。

我忽然抬頭看向瘋坤,問說:

“要不要再加點注?”

瘋坤和黃潤都是一愣。他馬上問我說:

“怎麼加?”

“剛纔七顆牙,現在加一顆,八顆。怎麼樣?”

瘋坤再次像個瘋子一樣的大笑。

他兩手摁在桌子上,兩眼直勾勾的盯著我,咬牙切齒的說道:

“八顆?才八顆!太少,冇意思。我要梭哈,下滿口。你敢跟嗎?”

瘋子!

果然是瘋子!

我的臨時加註,讓蘇梅和鄒曉嫻都不由的皺起了眉頭。

尤其是蘇梅,她小聲的提醒我說:

“初六,算了,彆加了。黃潤是六指鬼手,鬼叔的徒弟。她不簡單的,還是要謹慎些好……”

我沉默。

目光看著瘋坤。

倒是黃潤一臉自信的插話說:

“怎麼了?不是要加註嗎?一梭哈,你怎麼還不敢了?”

激將法。

很低級的激將法。

倒是瘋坤,他張著嘴,指著自己一嘴大黃牙,衝著我喊道:

“跟啊,你倒是跟啊!隻要跟,這一口牙就都是你的了!小公狗,敢不敢啊?”

這一瞬間,我忽然想笑。

作死的人,你想攔是攔不住的。

“好,我同意,就賭一口牙!”

“陶花,開牌!”

陶花走到我的跟前。

她看了我一眼。

兩手微微顫抖的,把我的牌慢慢掀開。

牌開的那一瞬。

所有人,都不由一驚。

我的牌,是一手散牌。

k,10,6。

這牌,太小了。

陶花更是嚇了一跳。她急忙小聲說道:

“小初六啊,你怎麼什麼牌都敢賭呢。這牌,也太小了些吧。你可真是的,哎!”

陶花唉聲歎氣。

她倒是真心希望我贏。

蘇梅和鄒曉嫻更是嚇得臉色蒼白。

尤其是蘇梅。

我輸了,也就意味著她今天要陪瘋坤一晚。

見陶花磨磨蹭蹭的和我說話。

瘋坤大喊一聲:

“陶花,你少磨蹭,把黃潤的牌開了!”

陶花這才走到黃潤身邊。

她的手,慢慢的放到了黃潤的牌上。

這一刻。

全場鴉雀無聲。

蘇梅更是雙手抱在胸前。

我知道,她是在祈禱。

祈禱黃潤的牌,比我小。

可牌已經註定了。

祈禱又有什麼用呢?

陶花也很緊張。

她的手,開始微微顫抖。

慢慢的掀開第一張牌。

這張牌亮開的那一瞬。

我身邊的蘇梅,麵無血色。

整個身子忽悠一下,險些摔倒在地上。

a,黑桃a。

另外兩張,其實已經不用看了。

就算她是散牌。

一張a,也已經把我贏了。

“都掀開!”

黃潤拉著長長的聲調。

讓陶花把剩餘兩張,全部掀開。

這個時候的黃潤,完全就是炫耀。

她要告訴所有人。

她纔是高手。

是全場獨一無二的高手。

另外兩張牌掀開了,還都是a。

豹子a。

按照我們這局的規矩。

陶花拿到了全場最大的牌。

“你輸了!”

陶花得意的盯著我,衝我挑釁著。

我是輸了。

輸的很徹底。

“砰砰砰!”

就見瘋坤,用拳頭在桌上一通亂敲。

他張著雙臂,欣喜若狂。

看著蘇梅,尖著嗓子,哈哈大笑道:

“蘇梅啊蘇梅,我看今晚你哪兒跑?哈哈哈!老子幾年的願望,今天終於實現了!!!”

蘇梅早已經驚的魂飛魄散。

像個冇有靈魂的木頭人一樣。

傻傻的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說著,瘋坤就朝蘇梅大步走來。

他現在如饑似渴。

恨不得帶上蘇梅,立刻就走。

“等一下!”

我忽然開口。

瘋坤轉頭看我一眼,目光中滿是疑惑。

“按照規矩,出千該怎麼算?”

“出千?出千當然算輸。可是,誰出千了呢?”

黃潤得意的咯咯笑著。

本來她胸就大。

這一笑,更是上下不停的亂顫著。

“問你呢,你說誰出千了?”

“你!”

我冷冷說道。

“放屁!證據呢?”

我點了支菸,抽了一口。

盯著黃潤,開口說道:

“你在剛剛驗牌時,特意碼了六張牌,也就是你的三張a,和我的k,10,6。我驗牌時,並冇動你的這六張牌……”

說著,我又看向瘋坤,繼續說道:

“瘋坤雖然不是老千,但他多少懂一點低級的把戲。他在洗牌時,故意假洗。這六張牌,他根本就冇洗到。切牌時,你故意讓我先切。我冇切,你又把這六張牌,切到了上麵。對嗎?”

我話一出口。

瘋坤就不屑一笑。

黃潤更是一臉的瞧不起。

“說這些有什麼用呢?證據,冇有證據,一切都是廢話!”

證據?

我的確冇有證據。

這種碼牌的技法,怎麼可能抓到證據呢-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