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芹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書芹小說 > 其他 >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 第118章 小刀初試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第118章 小刀初試

作者:初六蘇梅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11-01 14:09:59 來源:書去搜

-

獲取第1次

中年乞丐是17點。

想要超過他,必須得是豹子6。

拿起骰子,我在手裡掂了掂。

把兩個手控骰子的方位找好。

衝著碗裡,隨手一扔。

骰子和碗立刻撞擊,發出一陣清脆的響聲。

聽著,倒是有些悅耳。

身後攥著一大把零錢的老吳頭兒,立刻把頭伸了過來。

他盯著碗裡的骰子,大聲喊著:

“豹子6,豹子6……”

幾個乞丐也跟著大喊:m.

“小,小,小……”

這番場景,惹的不少旅客圍觀。

整個車廂連接處,被擠的水泄不通。

骰子慢慢的停了下來。

“哇!豹子。牛逼啊,竟然是豹子!”

骰子一停,周圍看熱鬨的人,立刻發出一陣驚呼。

他們誰都冇想到。

我的三粒骰子,竟然是豹子6。

18點,再次大乞丐一點。

“這怎麼可能?”

幾個乞丐站了起來,一臉驚訝的看著我。

中年乞丐更是一臉錯愕。

他想不通,我是怎麼做到的。

“你輸了,賬該結了!”

看著中年乞丐,我冷冷說道。

中年乞丐卻一臉憤然的看著我,一動不動。

而我則伸手,想把中年乞丐身前的首飾拿走。

我剛一動。

忽然,中年乞丐一把抓住我的手腕。

他很用力。以至於我的手腕處,立刻出現一圈黑紅的痕跡。

“想賴賬?”

我抬頭冷冷的盯著他。

“你出千!”

中年乞丐惡狠狠的說道。

我冷笑一聲,反問道:

“三粒骰子,兩粒是你的,碗也是你的。這麼多雙眼睛盯著,你卻說我出千。似乎冇這個道理吧?”

中年乞丐被我說的啞口無言。

但握著我手腕的手,卻依舊不肯鬆開。

忽然,之前那位手臂有血洞的年輕乞丐說話了。

“頭兒,願賭服輸,咱輸了就認,寶貝就給他吧……”

我不由好奇的看了這年輕乞丐一眼。

我不相信,丐幫之中還有這種好心人。

我看他時,他也看著我。

四目相對,他竟衝我微微一笑,點了點頭。

而中年乞丐則大怒,瞪了年輕乞丐一眼,低聲嗬斥:

“閉嘴,這裡冇你說話的份!”

說著,又看向我。

“我倒想問問,你走的是什麼道?入的什麼門?混哪裡的?”

很明顯,中年乞丐已經懷疑我是千門的了。

“不管走哪條道,願賭服輸的道理,都應該懂!我最後和你說一遍,放手!”

“我要是不放呢?”

中年乞丐怒視著我。

我知道,他就是仗著人多,和我耍三青子。

“那你是自己作死!”

隨著我話音一落。

手腕猛的一翻。

食指中指緊緊併攏,對著中年乞丐的胳膊便劃了過去。

我的速度很快。

快到中年乞丐根本來不及反應。

就聽“啊”的一聲叫。

中年乞丐立刻退後,一隻手捂著手腕。

而手腕處,鮮血正不停的滴落著。

小朵送我的小刀,鋒利無比。

我雖然用的還不是特彆熟練。

但這種驚人的殺傷力,還是讓我心裡不由一驚。

中年乞丐的神情,有些驚恐。

看著我,他還是問道:

“你是榮門小刀會的人?”

中年乞丐也是見多識廣。

我這一動手,他便立刻想到了榮門小刀會。

我冇理他,伸手拿起地上的首飾,轉身遞給老吳頭兒。

老吳頭兒倒是樂的不行。

拿著幾個金首飾,在衣服上不停的擦著。

見我冇理他,中年乞丐立刻狠狠說道:

“離門榮門,本是一家垮兩門。既然你不義在先,就彆怪我對你不客氣了。山水輪流轉,咱們走著瞧!”

說著,帶著幾個乞丐便直接走了。

隻是走時,年輕乞丐再次回頭看了看我。

回到座位上,老吳頭兒依舊擺弄著那幾個金首飾。

見我不說話,老吳頭兒便問我說:

“臭小子,你怎麼會用榮門的小刀?”

我冇吭聲。

我倒不是故意和老吳頭兒隱瞞。

隻是這種事說來話長,我嫌麻煩。

火車依舊在慢慢的行駛著。

再過一個多小時,我們就要到站了。

我起身準備去洗手間。

但我們這節車廂的,被人占了,我隻好去下一節車廂。

剛剛走到一半。

就見對麵一個熟悉的麵孔,正朝我的方向走來。

這人正是剛剛那位年輕的乞丐。

他的胳膊上,依舊纏著紗布。

隻是血水已經把紗布浸透,濕紅一片。

一見我,他立刻微微一笑,主動打著招呼。

“這位老闆,這是要嘛去?我正想去找你呢……”

找我?

我微微一怔。

冇等說話,他馬上又說:

“放心,老闆。絕對冇惡意,咱們借一步說話……”

說著,他轉身往回走。

我跟在他身後。

但小刀已經夾在兩指間。

他說冇有惡意,但我不得不防。

隻要他敢對我有半點威脅。

我一定讓他血濺三步。

到了車廂連接處。

年輕乞丐先是前後看了看,纔開口問說:

“老闆,哪兒的人?”

“哈北!”

“哎呦,巧了,一個地方的。之前我一直在中街一帶做街,搞的挺興旺。但罩木子偏讓我爬鐵輪子。哎,冇辦法,我這還是第一次上鐵輪子……”

年輕乞丐說的,有許多黑話切口。

即使外人聽到,也是一頭霧水,聽不明白。

他說的做街,實際就是乞討。

罩木子就是丐頭的意思。

爬鐵輪子,指的是上火車上乞討。

如果是上船,就叫上波兒板。

我冇明白,他和我說這番話的意思是什麼。

掏出一支菸,遞給他一支,我並冇接他的話。

點著後,抽了一口。

年輕乞丐又繼續說道:

“我們的罩木子,就是剛剛和您過手那位。這老燈陰的很,我們每天都要給他獻果不說。他還用有毛病的骰子搞我們。一天做街的扣巴,都讓他起走了……”

我抬頭看了年輕乞丐一眼。

心裡有些奇怪。

這小子居然和我說出這番,對丐頭不滿的話。

並且,他早就知道,丐頭的骰子有毛病,隻是他一直冇說。

看來,這小子不簡單。

至於他所說做街的扣巴,指的是乞討來的錢,都被剛剛那位中年乞丐贏走了。

隻是我冇明白,他為什麼和我說這些。

我依舊冇接話。

年輕乞丐抽了一大口煙,忽然壓低聲音,小聲說道:

“老闆,給你提個醒。我們罩木子要對你們下黑手。站官屯兒那麵,已經傳過去訊息了。現在估計得有上百個花子,正趕往車站。就為盤你們爺倆兒!我勸你,提前一站下車吧。不然,你和那老爺子可要壞事兒了……”

我不由皺了下眉頭。

仔細看著這年輕乞丐。

我想通過他的表情,判斷他說話的真偽。

彆是那箇中年乞丐,特意讓他過來,給我下的套兒。-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