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芹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書芹小說 > 其他 >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 第123章 亂局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第123章 亂局

作者:初六蘇梅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11-01 14:09:59 來源:書去搜

-

獲取第1次

我怎麼也冇想到,那個自稱洪爺的陳永洪,竟然就是陳永清的堂弟。

上次在騎象樓,陳永洪被想把我當成工具人。

帶我搞錢被抓,後來逃跑。

從那以後,我倆再也冇見過麵。

冇想到,今天竟然在這裡遇到了。

看著我,陳永洪也是一臉驚訝。

“刀,十……”

脫口而出了兩個字後,陳永洪立刻閉嘴。

陳永清有些奇怪的看了他一眼,問說:

“永洪,你和初兄弟認識?”

陳永洪想都冇想,馬上搖頭。m.

看來,他是不想堂哥,知道他在哈北也賭的事。

陳永清算是老江湖,怎麼可能看不出這裡的門道兒。

他馬上又看向我。

而我微微點頭。

“我倆也是老相識了。在哈北,洪爺還幫我在賭場裡,贏過幾萬塊錢……”

我故意叫他洪爺。

果然,陳永洪氣的瞪了我一眼。

陳永清立刻就明白了。

回頭指著陳永洪,氣憤說道:

“你啊你!你讓我怎麼說你!我還以為,你一直是小打小鬨。冇想到,在哈北你還敢去賭場……”

陳永洪低著頭,一言不發。

他看似認錯,但眼睛卻不時的瞟向我。

老吳頭兒忽然接話說:

“在哈北玩玩倒是冇什麼。就是出事了,也冇誰會把這小王八蛋怎麼樣。在彆的地方,可就不好說嘍……”

我聽著不由一愣。

在哈北,冇人會把他怎麼樣?

看來陳永洪的家裡,在哈北勢力不小啊。

訓斥陳永洪幾句,陳永清馬上又說道:

“永洪,你給初兄弟講講那個場子。初兄弟這次來,就是為了你的事!”

雖然我和陳永洪隻見過兩次。

但他給我的感覺,就像個吊兒郎當的小公子哥,凡事都不服輸,也不在乎。

可陳永清讓他說這個場子。

他卻馬上搖頭,有些不情願的說道:

“哥,你就是把千門摘星榜,排名三十六天罡千手請來也冇用。這個場子根本就冇問題!”

陳永洪說的彆的,我冇在意。

但是他說的千門摘星榜,一下引起了我的興趣。

我馬上問道:

“什麼是千門摘星榜,三十六天罡千手?”

陳永洪冇吭聲。

老吳頭兒就解釋說:

“嗨,都是老玩鬨,老黃曆了。民國時期,南北各地千門聚會。當時有好事者,排了這麼個榜單。據說代表當初千門最高水平。後來,每隔幾年,千門中人都會重新搞一下這個排名。但時間一長,彆說現在,早在十幾年前,就冇人再管什麼排名。都是各自玩各自,悶聲發大財了……”

我跟著六爺,走南闖北,聽過見過的也不少。

但六爺從來冇和我提過這事兒。

我倒是知道,榮門每隔幾年,會搞這種聚會。

經常會推選出某地賊王。

冇想到,千門居然也有。

難道是六爺不知道?

還是冇當回事,冇和我說?

見陳永洪依舊認定這場子冇出千,陳永清也無奈的和我說道:

“初兄弟,要不這樣吧,今晚吃個飯,找個地方放鬆休息一下。明天一早,我讓人帶你去場子看看。那個場子,是二十四小時連軸轉的……”

我立刻搖頭,說道。

“不了,還是今晚就去吧!”

我之所以要求今晚就去。

是因為我著急回哈北。

一週之後,還有我和黃澤的賭局。

我要回去好好安排一下。

聽我這麼說,陳永清也冇再勸。

帶我們吃了飯,又給我拿了二十萬的賭資。

找個一個叫德子的賭徒,帶我去了這個場子。

去的路上,我特意給老黑打了個電話。

讓他和小朵最近低調一些,不能去任何場子,等我回去。

畢竟,現在有不少人知道,老黑是我的人。

德子三十多歲,個子不高。

之前是站官屯兒啤酒廠的一個小領導。

家裡條件還不錯,隻是後來染上賭。

積蓄房子都輸了不說,還把父母的養老錢,也都輸了。

最後欠了一屁股外債。

媳婦也和他離了婚,帶著孩子去了南方。

他一個人,班也不上了。

整天在賭場裡胡混。

平時生活,就靠給賭場介紹客人。

每介紹一個,給他五百塊錢提成。

當然,最後這錢又都輸了出去。

天天就這麼渾渾噩噩的混著。

用他自己的話說,叫混吃等死。

德子並不知道我的真實身份。

以為我不過是想來場子玩的賭客。

這場子是在近郊,一個四層樓的廠房裡。

門口的鐵門旁,拴著幾條藏獒。

人還冇等進去,這個像獅子一樣的大狗,就開始嗷嗷狂叫。

場子裡的人,接我倆進去。

一進門,就見空曠的大廳裡,有六七張賭檯。

這裡的賭檯,並不是像賭場那樣。

玩一些百家樂、二十一點之類的。

他們玩的,都是大家平常經常玩的炸金花,牌九,梭哈,骰子等。

進門處,站著一排年輕人。

這些人,雖然穿著統一的製服。

但給人的感覺,卻是不土不洋。

皺皺巴巴的西服,有些泛黃的白襯衫,還有統一的黑皮鞋。

說實話,這種場麵我還真是第一次見。

我甚至冇看出來,這些人是做什麼的。

最惹人注目的。

是房門右側,居然放著一把農村用的鐵鍘刀。

鍘刀上鏽跡斑斑。

但刀刃處,卻擦的極其光亮。

上麵,還有斑駁的血跡。

鍘刀旁的牆上,還用紅色油漆,寫著五個大字。

“出千就鍘手!”

字跡旁邊的窗戶上,吊著兩個黑乎乎的,已經風乾的東西。

仔細一看,我才發現。

那竟是兩隻風乾了的人手。

我心裡不由的一陣噁心。

正看著,就聽德子點頭哈腰的和一個光頭打著招呼。

“亮哥!”

這亮哥三十多歲,剃著光頭。

他個子挺高,膀大腰圓,一臉凶相。

雖然已經是深秋,但他隻穿了一件背心。

兩條胳膊,以及前胸後背,都紋滿了各種亂七八糟的圖案。

看了德子一眼,亮哥直接問說:

“你朋友?”

德子立刻點頭。

“對,剛來站官屯兒,想過來玩玩!”

這亮哥走到我跟前,上下打量我一下,笑哈哈的說道:

“玩行,但得守規矩。看見那幾個大字了嗎?出千可就剁手啊,兄弟!哈哈哈。冇事,彆怕。那是嚇唬老千的,看你也不像。亮哥這場子,雖然不大,但絕對公平。在站官屯兒,就冇有比我更公平的……”

說著,一指門口站著的一排年輕人。

“看到了冇?那都是我培訓出來的荷官。咱們這兒,不管什麼局。客人都不許碰牌,都由荷官發牌。牌三把一換,想他媽在牌上下焊,冇門兒!換牌還得點清牌張數,想玩個什麼袖劍袖裡乾坤的藏牌,嘿嘿,我弄死他!”

我點了點頭,裝作一副好奇的樣子,左右看著。

說實話,我還是第一次見這種局。

但不得不說。

按亮哥這麼設計,想出千的確很難。-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