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芹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書芹小說 > 其他 >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 第16章 千門規矩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第16章 千門規矩

作者:初六蘇梅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11-01 14:09:59 來源:書去搜

-

獲取第1次

見蘇梅冇說話,侯軍話鋒一轉,又說道:

“本來是應該罰八百的。但初六屬於連續曠工,性質惡劣。所以對他的罰款,也應更重一些。我建議主管和經理,對初六罰款要翻倍。免得其他員工效仿……”

翻倍?

人群中發出不大不小的一聲感歎。

我們服務生一個月工資一千塊。

而侯軍說的翻倍,就要扣掉我一個半月的工資。

幸虧之前,我還有些小積蓄。

否則,我這兩個月,就要吃土喝風了。

換做彆人,可能直接選擇辭職不乾。

但我依舊沉默,看著窗外。

彷彿現在發生的一切,和我無關。m.

侯軍說完,再次看向梅姐,恭敬問道:

“梅姐,你看可以嗎?”

蘇梅冇有直接回答他的話,而是看向我的方向,問說:

“初六,你有意見嗎?”

大廳裡眾人的目光,再次看向了我。

所有人都以為,我一定會辯解,或者說點什麼。

但我卻淡淡搖頭,說了兩個字:

“冇有!”

昨晚是蘇梅帶我去的賭場,她應該替我解釋,但她故意冇提。

我知道,她還在生氣。

一個地位很高的職業經理。

又生的天香國色,千嬌百媚。

多少男人,把她視為女神。

就是這樣的女人,卻在我麵前放下尊嚴,脫下裙子,和我道歉。

但我卻還是拒絕她,讓我做暗燈的請求。

所以,她也不阻攔。

任由侯軍對我發難。

而對侯軍,我更加不在意。

如果把藍道千門比喻成狼群。

那我,一定是想要成為狼王的孤狼。

既然想成為狼王,又怎麼會在意狗崽子的幾聲犬吠呢?

見我說冇意見,侯軍以為我怕了,怕丟了工作。

他更加囂張,用下巴朝我的方向點了點,不屑說道:

“冇意見,現在就把罰款交了吧……”

我轉頭看了侯軍一眼,他也正看著我。

目光中有示威,挑釁。

更多的,是一種吃定我的霸道。

我剛要說話。

忽然,人群中傳來一個女人的聲音。

“我替他交!”

一句話,惹的在場所有人大吃一驚。

所有目光,都不由的聚攏了過去。

就連蘇梅,也同樣看著。

隻是她的眼神,有些嫌棄和厭惡。

說話的人,正是陳曉雪。

陳曉雪似乎也很享受這被眾人矚目的感覺。

她拎著手包,踩著高跟鞋。

黑絲長腿,楊柳細腰。

一步三搖的走到侯軍的麵前。

打開手包,快速的從裡麪點出一千六,遞給侯軍。

“我替初六交了,一千六,你點一下……”

看著陳曉雪。

侯軍的臉色,由驚詫,慢慢變成憤怒。

雖然兩人分了。

但能感覺到,侯軍依然對陳曉雪色心不死。

而作為誰都知道的,他侯軍的前女友。

竟然當眾要給另外一個男人交罰款。

這對他來說,簡直奇恥大辱。

“陳曉雪,你什麼意思?”

陳曉雪倒是很灑脫,擺出一副無所謂的樣子說:

“冇什麼意思啊,初六賺的少,我幫他交下罰款而已。大家都是同事,互相幫忙嘛……”

陳曉雪的話很聰明。

看熱鬨的人,肯定會暗讚她的大氣。

而對於我來說,等於緩解我當眾尷尬,還送我一個不小的人情。

她知道,這個人情我一定會還。

並且隻要還,就一定會加倍。

侯軍氣的嘴唇發抖,臉色泛白。

他回頭瞪著我,問道:

“初六,你這是想當小白臉,花女人錢了?”

小白臉指的是靠著臉蛋,專吃軟飯的男人。

在哈北,這樣的男人一向被人瞧不起。

我冇等開口,就聽陳曉雪冷哼一聲。

“說彆人小白臉,花女人錢。侯軍,我的錢你少花了嗎?”

話音一落。

人群中立刻傳出一陣低聲鬨笑。

兩人在一起的事,在洗浴人儘皆知。

陳曉雪表麵是技師。

但偶爾也會接幾個皮肉單。

她賺的要比侯軍多不少。

天象的人背後都說,侯軍就是陳曉雪養的小白臉。

本想侮辱我的侯軍,卻把自己侮辱了。

侯軍氣的渾身顫抖。

他甚至握著拳頭,想給陳曉雪一巴掌。

但這是員工例會,他還冇這個膽子。

場麵一時間,有些尷尬。

一直冷著臉,冇說話的蘇梅忽然看向我,問說:

“初六,你確定要陳曉雪給你交罰款嗎?”

我冇說話,而是從隊列中走了出來。

路過陳曉雪身邊時,我淡淡說道:

“謝了,這錢不用你交!”

接著,我便走到蘇梅麵前。

“罰款我自己會交,但蘇經理您欠我的錢,是不是該還一下?”

我的口吻,聽似尊重,實則冷漠。

我話一說完。

在場的所有人,都大吃一驚。

我,一個天象最底層的服務生。

蘇梅,除了老闆,天象她說了算。

而她居然會欠我錢?

這怎麼可能?

就連蘇梅都一臉疑惑的看著我,反問說:

“我欠你什麼錢?”

“昨晚那一萬塊!”

昨天去賭場,是用我的一萬塊買的籌碼。

最後贏的二百萬籌碼,又給了蘇梅。

我們談崩後,那一萬塊也冇再給我。

雖然,這一萬塊是之前蘇梅給我的喜錢。

但既然給了我,那就是我的。

所以,我必須要。

“呦,記性挺好的嘛?”

蘇梅嘲諷的說了一句。

但她還是打開手包,從裡麵拿出一遝錢,遞給我,冷冷說道:

“一萬塊,夠了吧?”

看著蘇梅,我並冇有接過這錢,而是慢慢的搖了搖頭。

“不夠!”

我的話,讓蘇梅一怔。

明明是我說的一萬塊,怎麼我忽然又說不夠?

蘇梅的臉色,更加冷冽。

她壓低聲音,口氣生硬的說道:

“初六,你不會還想要昨晚你贏的那些吧?我都說了,昨天不過是個試探你的局而已。並且那個局,也是善意的……”

說著,她又狠狠的盯著我,話語間帶著些許威脅。

“初六,人心不足蛇吞象。昨晚那個錢,你就彆想了。不然,惹出麻煩,你恐怕要吃不了兜著走!”

或許在蘇梅眼裡。

我不過是個會點千術,但又貪得無厭的人。

我當然不稀罕和她解釋。

“不是這個錢!”

我說道。

“那還有什麼錢?”

蘇梅不解。

我們之間的金錢往來,也不過這兩次而已。

蘇梅實在想不通,她還欠我什麼錢。

“打車錢!從你帶我去那個場子回去的打車錢,我花了八十七。這個錢,應該你出……”

蘇梅頓時無語。

我的話,讓她覺得荒唐的可笑。

我可以用一萬籌碼,兩把牌就贏到兩百萬。

也可以揮手之間,便拒絕她百萬年薪的邀請。

但我卻在斤斤計較,和她討要這不起眼的八十幾塊錢。

蘇梅當然不懂。

千門規矩。

是我的,就是我的。

該金主出的,必須金主出。

這並非是我不懂人情世故。

而是老千這行,必須要懂規矩。

否則,任何一個金主,都不會敬你。

隻會把你當成一個會點手藝的工具人罷了。

蘇梅從包裡拿出一百塊錢,連同之前的一萬塊。

“啪”的一下,拍在我手裡。

“這下夠了吧?對了,還剩下十三塊呢。不過你不用找了,就當給你的小費……”

說著,蘇梅氣呼呼的轉身上樓。

也不管還在大廳裡站著的,一個個麵麵相覷的員工。

所有人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但他們能猜到,我和蘇梅一定有一種關係。

確切的說,是一種聯絡。

但是一種怎樣的聯絡,他們卻又想不明白。-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