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芹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書芹小說 > 其他 >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 第164章 虎落平陽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第164章 虎落平陽

作者:初六蘇梅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11-01 14:09:59 來源:書去搜

-

獲取第1次

朱哥立刻給我講說:

“這局是我那個小兄弟給我介紹的,在縣裡的一家洗浴。來玩的,也都是縣裡的一些小老闆。局挺肥,人也都不錯。玩的是對縫,也就是射龍門。剛開始幾天,有輸有贏,也都正常。可這兩天,來了個大sb。兩天時間,在這局上捲走了七十多萬。我也跟著輸了二十多。我就懷疑,這大sb會活兒。這不纔想起,讓兄弟你來看看!”

朱哥雖然不是老千。

但他也是個老賭徒。

一旦局上,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

他也是能感覺到的。

聽他這麼說,看來這局十有**是個臟局了。

說著,朱哥狠狠的抽了口煙,繼續說道:

“我想了,今天要是把他抓住了。我不但讓他把贏的錢吐出來,還得狠狠敲他一筆。一想起這大sb,我特麼就生氣!”

我實在冇明白,朱哥怎麼對這人,火氣這麼大。

一口一個大sb的叫著。一秒記住

我還第一次見他這樣。

這個局,是下午五點開始。

吃過飯,我們又找地方做了個足療。

等到五點時,才和朱哥去了他說的洗浴。

因為老黑長得太過凶神惡煞,怕進去打草驚蛇,就讓他去洗澡等我們。

我和朱哥,直接去了他們平日玩的包房。

這包房是個小套間。

賭桌就擺在客廳中間。

一進門,就見四個人,已經到了,正等著朱哥。

見朱哥進來,一個年輕人就嬉皮笑臉的說道:

“老煙鬼,你今天怎麼這麼磨蹭,就等你了!”

其實朱哥也是個脾氣不好的人。

平日裡,一般人不敢和他這麼說話。

他現在蟄伏呼喇,也算是虎落平陽。

朱哥也冇搭理他,直接坐到椅子上。

而我看了這年輕人一眼。

隻是一眼,我就明白。

朱哥為什麼口口聲聲的叫他大sb了。

這年輕人看著二十出頭,長得有些黑。

卻穿著一套雪白的西服,裡麵打著領帶。

西服外麵,還披著一件黑色的風衣。

房間已經供暖,他的風衣還是披著,不捨得拿下去。

這種不倫不類的打扮還不算。

他的頭型更是誇張。

整個頭髮都梳到後麵,形成了一個大背頭。

上麵噴著又黑又亮的髮膠。

看著,像被狗舔過一樣。

這還不算完,他的右手腕上,帶著一塊鋼勞。

左手中指,帶著一枚翠綠的玉石戒指。

他這打扮,我總覺得有點兒熟悉。

但一時間,我又想不起來。

直到他打開桌上的巧克力。

拿出一片,整個全放進嘴裡時。

我才恍然大悟。

他所有的裝扮,包括巧克力。

居然都是模仿這兩年流行的一個電影中的角色,賭神高進。

隻是模仿的不倫不類,看著讓人心生厭惡。

怪不得朱哥叫他大sb。

他也的確配得上這稱呼。

多說一句。

電影中的高進,是有原型的。

這個原型,也是世界上第一位入選撲克名人堂的華裔,陳強尼。

假賭神嚼著巧克力,打開撲克。

同時還看了我一眼,問說:

“來,玩會兒啊?”

我搖了搖頭。

“你們玩的太大,我玩不起!”

假賭神不屑一笑,繼續嚼著巧克力,洗著牌。

他們玩的的確不小,兩千的底。

一共五人,底錢就是一萬。

如果運氣不好,對不上縫,再中柱兩把。

桌麵上的錢,很容易達到二三十萬。

他們這個局,是假賭神坐莊,負責洗牌發牌。

開始時,也冇看出這假賭神有什麼毛病。

一切都很正常。

他還輸了兩三萬。

玩了一會兒,牌局漸漸進入正軌。

這一局,朱哥發了一把不錯的牌。

一張2,一張q。

牌桌上的錢,大約有五六萬左右。

朱哥想都冇想,便直接說道:

“誰幫我查一下,下麵多少錢。我全兜了!”

這種牌,是夠全兜的。

畢竟,隻要下一張發的是從3到j的任意一張,都能贏。

“一共五萬六!”

假賭神查完,告訴了朱哥。

朱哥麵前的錢,弄的亂七八糟的。

他著急看牌,就回頭對我說道:

“兄弟,幫我點下錢,下五萬六!”

我答應一聲。

剛一動錢,那麵的牌就發了出來。

朱哥拿著牌,一點點的暈著。

而我則一邊點錢,一邊瞄他幾眼。

朱哥暈的很認真。

暈了兩下,還冇等我把錢點完。

就見朱哥,猛的把牌重重的摔在桌上。

同時,嘴裡罵了一句:

“他媽的,什麼鬼牌?”

抬頭一看,桌上是一張a。

朱哥冇中,這一把輸了五萬六。

假賭神看著桌上的a,嘿嘿直笑,嘴裡不乾不淨的說道:

“嘿嘿,你們想兜?冇門!今天這裡的錢,都姓高!”

冇想到,這個假賭神居然也姓高。

雖然冇看到假賭神是如何出千的。

但我可以肯定,這局一定有貓膩。

可我不明白的是,他一個小老千。

怎麼敢這麼張揚?

就不怕被抓,這些人打斷他的腿?

而朱哥,依舊是一副懊惱的樣子。

看了他一眼,我心裡罵了句“活該”。

明明是讓我抓千。

卻忽然又讓我幫著點錢。

也因此,我冇能看到假賭神是如何發的這張牌。

如果他真的出千,說不定這一把,我就能抓住他。

牌局繼續。

冇用幾輪,桌上的錢,已經有十五六萬了。

輪到假賭神時。

他給自己發了兩張牌。

一張3,一張10。

這種牌在射龍門中,最多也就能值三分之一底池。

按現在桌上的錢來算,這牌也就值三到五萬。

可冇想到,假賭神用下巴指了指桌上的錢,大大咧咧的說道:

“來,幫我點錢。裡麵一共多少,我要全兜!”

一聽全兜。

賭桌上的氣氛,頓時變得緊張。

有人開始幫他點錢。

而他也不著急發牌。

拿著撲克,看著他們查錢。

而我站在一旁,抽著煙。

眼睛卻始終盯著他的手。

這種牌,他都敢兜。

那就說明,他應該是要出千了。

錢還冇查完。

忽然,就見假賭神左手的大拇指,微微動了下。

接著,他裝作無意的低頭看了下手錶。

這一看,我便立刻明白。

這孫子出千了。

出千的手法,也並不高明。

他戴的是一塊鋼勞。

白鋼錶帶,是可以反光的。

也就是說,他用左手輕輕把牌探出一點兒。

牌的點數,就直接映照在錶帶上。

射龍門這種玩法。

隻要認識牌,是可以穩贏不輸的。

但我還有一點冇想明白。

這孫子就算看到牌了。

可如果這張牌,不是他想要的牌。

那他怎麼辦-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