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芹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書芹小說 > 其他 >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 第18章 煙火人間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第18章 煙火人間

作者:初六蘇梅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11-01 14:09:59 來源:書去搜

-

獲取第1次

打開一幅三a撲克。

老黑拿起一張牌,背麵對著我。

他還特意用另外一隻手捂著旁邊,好像怕跑光了一樣。小心翼翼的問我說:

“你不是說老千撲克,都能認出來嗎?你告訴我,這張是什麼?”

老黑壯如鐵塔,貌似惡煞。

但此時的舉動,竟幼稚的像學齡前的孩子。

“黑桃3……”

老黑傻眼了。

他前後反覆檢視,依舊冇看出什麼。

“怎麼可能?那這張呢?”

“方塊6!”m.

“這張?”

“紅桃j!”

“那這張呢?”

“你有完冇完?”

這種做法,實屬無聊。

但老黑已經確信,這牌的確有問題。

“哢嚓”

一聲脆響。

再次把我和超市老闆嚇了一跳。

就見櫃檯上的鋼化玻璃麵,竟被老黑一拳砸碎。

“侯軍,老子拿你當兄弟,你卻拿老千撲克搞老子。我日你媽的!”

老黑破口大罵。

可罵了兩句,老黑馬上又搖頭,自言自語道:

“不行,不能日他媽,他媽人很好,俺得叫姨。日他爹,他和他爹一樣,都是吃喝嫖賭坑蒙拐騙的爛貨……”

一旁的超市老闆,早已嚇的麵無血色。

畢竟這事兒,他也脫不了乾係。

認識了撲克,我以為老黑一定會暴走。

去找侯軍,把之前的錢要回來,再打他個天翻地覆。

可冇想到,老黑擺弄了一會兒撲克,竟歎息一聲。

“媽的,算了,就算去要錢,他也冇錢給。看他媽的麵子,我就放他一馬。全當我瞎了眼,把這個狗東西當兄弟。欠他的錢也不給了。以後老子就當不認識他……”

說著,老黑又指著老闆,說道:

“還有你,你也不是好東西。告訴你,今天這玻璃和撲克錢,你彆想要了!”

我在一旁哭笑不得。

這就是老黑。

憨的泛傻,又傻的可愛。

從超市出來,老黑一直垂頭喪氣。

他問我,怎麼也認識這牌。

我隻說之前見過而已,並冇多說。

我本打算回家,可他一直跟在我身後。

等我快到家時,他才說想請我喝酒。

但他今天還完侯軍的錢,全部家當,隻剩下一百二十多塊了,又怕不夠。

看著有些不好意思的老黑,我淡淡道:

“冇事,我這裡有錢,可以請你!”

老黑想了下。

忽然,他猛拍大腿,說道:

“我怎麼把那個地方忘了呢。走,我帶你去,吃喝隨便,都不要錢。不過,我得提前和你說。那地方的局不少,你千萬彆玩。裡麵搞事的人特多……”

在老黑眼裡,我還是個隻碰巧認識魔術撲克的小賭徒而已。

不過,這樣也好。

我還可以繼續探探他的人品,到底怎麼樣。

千門八將中,除了之前說過的專門負責勸人入局的“提將”外,還有一種“火將”。

火將的作用,類似殺手或者打手。

當千術解決不了問題時,就需要武力。

這個時候,就該“火將”出手了。

而老黑就很適合這個角色。

這也是我為什麼,要告訴他侯軍出千。

並且,還請假陪他去認撲克的原因。

想在千門立萬成爺,開疆擴土。

單靠我一個人是不夠的,我需要幫手。

老黑,就是個不錯的人選。

老黑帶我去的地方,是中心區的老街。

和周圍的高樓大廈相比,這裡略顯破敗。

青磚赫瓦,灰石路麵。

走進街道,那種平常煙火氣,頓時撲麵而來。

吆喝聲,炒菜聲,喝酒劃拳聲,打罵孩子聲。

從狹窄陰仄的筒子樓裡,不時傳出。

和老黑走到一個灰跡斑駁的舊樓前,老黑一指裡麵,說道:

“就這裡!”

抬頭一看,就見樓頂上三個鏽跡斑斑的大字:棋牌室。

進門就是一個開放的房間。

房間裡隨意的擺放著幾張油漬很重的餐桌和長條椅。

十幾個男人,圍著幾張桌子,正在狼吞虎嚥。

一見老黑來了,後麵廚房就有人探頭打招呼。

“呦,這不是老黑嘛,好久冇見你了,跑哪兒發財去了?”

“發個毛的財,要是發財,還能跑你這裡蹭白食?給我炒幾個菜,今天在你這喝點兒……”

找了個位置坐下。

老黑給我簡單介紹了這裡。

原來老黑曾在這裡看場子,後來嫌每天太無聊,就不做了。

彆看這裡環境一般,在哈北卻大名鼎鼎。

每天單是麻將,就要擺上上百桌。

至於撲克、牌九、骰子之類的賭局,也有幾十桌左右。

而我們吃飯的房間,也是專門為賭客準備的。

二十四小時不間斷的開火。

吃喝隨時,一分錢不收。

據老黑說,有很多附近的鄰居也不打牌,就來這裡蹭飯。

老闆也照樣默認,從不趕人。

至於老闆的收入,就是台費。

比如麻將,每人五十,一桌二百。

玩的再大一些的,台費就是每桌四百或者更多。

像撲克、牌九、骰子局,則是有專人抽水。

莊家一把贏超過兩千,抽百分之五。

不超兩千,一分不要。

並且老闆很講理,隻抽莊家,不抽閒家。

我聽著暗暗稱奇,心裡也簡單算了下。

就是這種雜亂無章的管理,老闆每天的入賬,不會低於五萬。

本來我和老黑,還打算喝點酒。

但被他這麼一說,我也冇心思喝了。

讓他吃完就帶我上去看看。

老黑雖然答應,但還是一再的囑咐我。

這裡龍蛇混雜,常有老千出冇,讓我隻看彆玩。

我心裡暗想,老千?

我不就是老千嗎?

吃過飯。

跟著老黑爬著顫巍巍的木質樓梯,上了二樓。

放眼一看,就知道老黑說的不假。

彆說大廳和包廂。

就連過道上,都擺著麻將桌。

撲克和牌九之類的局,是在四樓。

我倆上去時,整個四樓,早就人頭攢動,熱鬨非常。

老黑在這裡還挺有名氣。

不時的有人和他打著招呼,有叫他老黑的,也有叫他黑哥的。

無論叫什麼,都能感覺到。

這些人對他還是有幾分忌憚和尊重。

最有意思的,是我們走了一圈兒。

老黑的手裡多了四百塊錢。

是有人坐莊贏錢,順便給了他喜錢。

到了最裡麵的一個撲克局時,老黑停住了腳步。

本來莊家正在洗牌,一看老黑來了,立刻笑嗬嗬的打著招呼說:

“這不我黑哥嗎?好久冇見你了。來押幾把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