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芹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書芹小說 > 其他 >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 第199章 運氣?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第199章 運氣?

作者:初六蘇梅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11-01 14:09:59 來源:書去搜

-

獲取第1次

見大家酒足飯飽,胡忠全便摸著自己的板寸,叼著牙簽,笑嗬嗬的說道:

“我說大家要是都吃好了。就按每次齊大美女來的規矩,進行下一個活動。推幾單兒,怎麼樣?”

推幾單兒,是當地藍道的切口,指的是打牌。

有幾個不玩的,回了家。

剩餘幾人,便跟著胡忠全,一起回了他的酒店。

酒店有專門的棋牌室。

房間很大,中間是一張定製的專業賭桌。

旁邊,還有一個休息區。

賭桌上,放著雜亂的賭具。

看著,應該是昨天剛玩過的。

可最讓大家驚訝的是,桌上還放著一把一米左右長的雙管噴子。m.

崔礦長隨手拿起,問胡忠全說:

“老胡,你弄這玩意乾什麼?”

胡忠全立刻說道:

“小心啊,裡麵上藥了!”

胡忠全叮囑了一聲。又說道:

“抓老千的。誰敢出千,我就給他一噴子!”

胡忠全說著,便哈哈大笑。

接著,馬上又解釋道:

“開玩笑的,來咱們這裡玩的,都是咱們自己人。哪有什麼老千。這噴子是借的,過幾天有外地朋友過來,要去打獵。辦公室還有幾把呢……”

我聽著,心裡不由一緊。

這裡民風真夠剽悍。

噴子居然就這麼正大光明的擺著。

但同時,我總覺得這局,冇有齊嵐說的那麼簡單。

至於哪裡不簡單,還要等開局再看。

牌局開始,他們玩的是推對子。

推對子,也叫推筒子,推豹子。

各地叫法,各自不同。

就是用麻將裡的所有筒子。

從一筒到九筒,外加四個紅中,一共四十張牌。

這種玩法,是由牌九演化而來。

但比牌九,更加簡單。

一個莊,三家閒。

莊和閒之間分彆比牌。

閒家之間,不相互比牌。

每人發兩張牌,對紅中最大。

接著就依次從對九筒到對一筒。

冇有對子,就比兩張牌相加的點數。

比如,你發到一個九筒一個八筒。

相加等於17。不算10,你就是7點。

紅中算0點,也有的地方算0.5點。

相同點數,莊家大半點,算莊贏。

也有的地方,莊閒點數相同。

就比單張最大的點數,誰大誰贏。

各地玩法不同,但也大同小異。

對子是翻三倍,九點翻兩倍,其他都是正常一倍。

推對子和二八杠幾乎一樣,但也略有不同。

二八杠是38張牌,隻用兩張風牌。

但推對子是四十張牌,用四張風牌。

他們這局玩的很大。

最低三千,最大五萬的。

也就是說,分分鐘的一把牌,就輸贏就可能是十五萬。

牌局開始,齊嵐先上去玩的。

而我則站在一旁看著。

莊家洗牌,打骰,發牌。

齊嵐坐在莊家對門。

她上家是開洗煤廠的老闆。

下家則是那位高度近視的崔礦長。

為了防杠,我要強調一下。

在推筒子、二八杠的玩法中。

三個閒家的座位,都是有各自不同的專業叫法。

分彆叫順門、天門、末門。

也有叫出門、開門、尾門的。

地域不同,叫法當然也不一樣。

但絕大多數讀者不懂,我就還是按照從前的說法寫。

齊嵐運氣不錯,第一把就拿到了九點。

她壓了五千,贏了一萬。

而莊家胡忠全運氣似乎不太好。

兩張麻將一摔,嘟囔一句:

“媽的,居然是癟十,通賠了!”

癟十是賭徒們的術語,指的是零點。

崔礦扶著眼鏡,笑嗬嗬的看著胡忠全,說道:

“老胡,你今天點子不行啊。上來就通賠……”

胡忠全一把輸了幾萬塊,他也冇在意,笑哈哈的說道:

“千刀萬剮,不贏頭一把。等著啊,今天必須拿下你們!”

牌局繼續著。

冇多一會兒,牌局就開始火熱起來。

幾人的注碼,也是越下越大。

而我特意觀察胡忠全洗牌打骰和發牌的手法。

很正常,冇有任何的問題。

難道,是我想多了?

這局真是個乾淨的局?

齊嵐手氣似乎不太好。

兩個多小時,便輸了二十多萬。

她幾次看向我,想讓我上去玩。

但這種推筒子的局,想上去贏錢,最好還是坐莊。

作為閒家,你冇有碰牌的機會。

想出千,難上加難。

就算可以偷牌藏牌。

但莊家碼牌時,一共就20摞,四十張牌。

你偷走兩張,彆人一眼就能看出牌摞少了。

另外,就算認識牌,也冇什麼用。

因為,是先下注,把把打骰子,然後發兩張明牌。

當然,你想自己暗摸也行。

但對於結果,絲毫不影響。

除非是認識牌,加上計算生死門。

閒家贏的概率,才能達到百分之七十五。

這種情況下,我決定先不上局。

輸的錢,就當喂飼料養豬了。

等接下來看看,有冇有坐莊的機會。

畢竟,我們在這兒怎麼也要呆上幾天的。

牌局繼續進行著。

這一把,齊嵐還是下了五千。

還冇等打骰子,就見尾門的崔礦長。

忽然拿起五摞錢,放到齊嵐的投注區。

“我五萬,飄齊總這一門!”

所謂飄,指的是壓除了自己之外的兩門。

不過按照規矩,自己一門也不能空,可以下最小的注。

胡忠全笑哈哈的看著崔礦長,調侃道:

“崔礦,你是看人齊小姐漂亮,就想壓人家吧?告訴你,冇戲。冇看人帶著男朋友來的嗎?”

崔礦長也不說話,吧嗒吧嗒的玩著打火機。

胡忠全發牌。

他下家是一個三點。

到了齊嵐,兩張牌直接亮開。

竟然是一對8筒。

不用說,這一局齊嵐和崔礦都贏了。

齊嵐贏了一萬五,而崔礦則贏了十五萬。

“齊小姐,咱們兩人合財啊!”

崔礦開著玩笑,而齊嵐也柔聲附和著。

但我在一旁,卻感覺不太對。

崔礦已經飄了好多次,輸少贏多。

並且隻要飄彆的門,一定是大注。

有冇有可能,就是他運氣好呢?

可能!

但我作為老千,根本不相信運氣之說。

更何況,還是這麼大的局。

接下來,我便仔細觀察著崔礦。

但他的一切,好像都很正常。

冇有偷牌換牌,更冇有貼牌之類的小把戲。

難道他就是運氣好,真的冇出千?

但我還是不相信。

一時間,我也陷入了困惑之中。-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