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芹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書芹小說 > 其他 >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 第2章 麻將出千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第2章 麻將出千

作者:初六蘇梅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11-01 14:09:59 來源:書去搜

-

獲取第1次

我以為的江湖,一定是刀光劍影,血雨腥風。

但當我從小鎮到市裡後才發現,所有的一切,似乎和小鎮冇什麼兩樣。

無外乎,多了些燈紅酒綠,高樓大廈和車水馬龍。

我走時,六爺隻給了我一百塊的路費。

六爺有錢,不然他也冇辦法找那麼多的女人。

之所以隻給了我一百塊,是因為他告訴我說。

錢,江湖上大把,女人,江湖上遍地。

想要,自己去找。

但,我卻不知去哪兒找。

我生活的地方,是北方的一個邊陲城市,這裡盛行洗浴文化。

為了生活,我隻好先找了一個工作,天象洗浴的服務生,負責各個浴區的備品發放。一秒記住

當然,不包括女浴區。

這一乾,就是半年。

這天下午,我像往常一樣,分發完備品,準備下班時。

組長侯軍叫住我,讓我去六樓經理辦公室,給梅姐送個果盤。

梅姐是我們天象的經理,年齡不大,二十五六的樣子。

我記得第一次見她時,心裡還是有些震撼的。

她長得很美,比六爺找過的那些暗娼都要美。

一米七左右的身高,白皙嫩滑的皮膚,看著便有吹彈可破之感。

尤其是她那雙凝脂**,修長筆直,又白的泛光。

任哪個男人看後,都會心馳神往。

我端著果盤,敲門進去時,梅姐正在旁邊的套間裡打麻將。

洗浴的工作人員都知道,梅姐愛打麻將。

一有空閒,就會在樓上打上幾局。

很多男人為了接近梅姐,都會爭著搶著來陪她玩。

“梅姐,這是給你們準備的果盤!”

放下果盤,我打了聲招呼,便準備要走。

“等一下……”

梅姐忽然喊住我。

她指了指旁邊的茶壺,說道:

“把茶換了,重新沏一下。用我辦公桌下麵那盒明前龍井!”

我便開始燒水煮茶。

等水開時,我就站在不遠處,看著幾人打麻將。

他們玩的,是我們這裡最常玩的推倒胡,一百塊錢的。

彆小看這一百塊,因為計番的方式不同。

一場麻將下來,常常是幾萬輸贏。

我站的位置,可以看到梅姐和她下家的牌。

梅姐的下家也是個女的,年齡和梅姐相仿,但氣質完全不同。

這女人長的也還不錯,不過卻濃妝豔抹,粉黛全施。

穿的更是黑色低胸的小衫,任由胸前的波濤隨意的露著大半。

我看了一會兒,心裡便有些奇怪。

我本以為,他們就是朋友間的普通牌局。

可我發現,黑衣女人和她對門的男人有點不對。

兩人打配合,似乎出千了。

而他們的出千方式,並不高明。

屬於麻將出千中,最常見的,也是最普通的,利用手勢暗號來要牌。

這把牌黑衣女是清一色對對胡的牌型。

她左手大拇指回扣,右手放在牌尾處。

眼睛盯著牌,也不看彆處。

而對麵男人的眼神卻有些飄忽,他總是有意無意的看向黑衣女人的手。

牌到半圈,對麵男人便打了個八條,黑衣女立刻碰上了。

看到這裡,我心裡還在想。

這會不會隻是一種巧合?

可碰完牌後,黑衣女依舊是左手拇指回扣,右手微微合攏。

我便在心裡暗自猜測,如果要是出千,她要的牌型應該是五條。

果然,冇過兩把,對麵就把五條打了出來。

黑衣女碰牌上聽,很快便自摸胡了。

自摸,斷幺九,清一色,對對胡,一共24番。

梅姐三家每人兩千四。

其實麻將出千的方式五花八門,種類繁多。

有用對話的,比如說今天有點熱。一個點字,可能就是要筒子。

再比如,你今天真漂亮,一個亮字,可能就是要萬子。

而像兩人這種利用手勢的,在千術裡叫“九節鞭”。

就是利用手指的各個關節,給對方傳遞暗號。

我雖然可以確定兩人出千,但我並不知道他們和梅姐到底什麼關係,更不可能說破。

沏了茶,我剛準備要走。

梅姐對麵的男人接了個電話。

通話時間很短,一放下電話,男人就說:

“不好意思了,我玩不了了。孩子生病了,改天再玩吧,我得走了。今天點子也不好,輸了一萬多……”

男人剛一走,這妖嬈的黑衣女人便開始抱怨。

“蘇梅,你找的這是什麼人啊。牌還冇打完,他說走就走。還說什麼孩子生病,我看他就是輸不起,找藉口跑了。我這還冇玩過癮呢……”

梅姐隨意的擺弄著麵前的麻將,淡然一笑,說道:

“我的花姐啊,我們三家都輸,就你一家贏。你還不過癮,你還想贏多少?”

叫花姐的黑衣女人快速的點著手裡的錢,撇了撇嘴說:

“我贏還不到三萬呢。蘇梅,要不你再叫個人。陪我玩幾把,今天我就想打麻將……”

梅姐被她纏的冇辦法,看了看手機通訊錄,這個時間又不知道該找誰。

想了下,她回頭看了正在倒茶的我,便問說:

“初六,你會打麻將吧?過來陪我們玩幾把……”

我怎麼也冇想到梅姐會忽然叫我,但我還是馬上回答道:

“會一點兒,但你們玩的太大,我玩不起的……”

其實這種牌局,我就是不帶錢上場,也一樣穩贏。

畢竟,十幾年的千術,不是白學的。

但我必須要這麼說,這也是六爺曾經教我的。

一名合格的老千,要懂得低調示弱,守拙藏愚。

隻有在對手完全忽視你的情況下,才能完成一擊致命。

“冇事的,輸了算我的,贏了歸你,來吧……”

梅姐說著,從包裡掏出一遝一萬塊錢,扔到對麵的位置。

“你就坐那兒吧,給我們搭個手……”

我冇再推遲,坐到了梅姐的對家。

2000年,我們這裡還冇流行麻將機,都是手碼麻將。

這種手碼麻將,特彆適合大小老千搞事。

當然,就算是麻將機,也一樣不耽誤出千。

洗牌時,黑衣服的花姐,故意在我手上摸了一下,挑逗我說:

“哎呦,這小夥子挺嫩啊,告訴花姐,有冇有女朋友?是不是處男了?”

她一說完,自己先咯咯的笑了。

梅姐和另外一個男人,跟著也笑了。

而我依舊是麵無表情,碼著麻將。

練習麻將千術時,六爺第一步就要求我。

在碼牌時,不但要記住自己麵前所碼的牌,還要把彆人碼牌時,露出的麻將全都記住。

這樣就算是在不出千的情況下,依舊可以保證極高的勝率。-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