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芹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書芹小說 > 其他 >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 第201章 多走一步(加更)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第201章 多走一步(加更)

作者:初六蘇梅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11-01 14:09:59 來源:書去搜

-

獲取第1次

又一局開始。

崔礦長依舊利用他的生死門技法。

在第二門處,下了五萬。

齊嵐也跟著下了一萬。

錢一下完,崔礦長便死死的盯著胡忠全。

胡忠全開始洗牌碼牌。

他這一動,我心裡便咯噔一下。

我怎麼也冇想到。

這局最大的老千,並不是崔礦長,而是胡忠全。

並且,他還是個手法不錯的老千。

他在洗牌時,便按照點數,進行碼牌。m.

最後疊牌的時候。

更是用移山卸嶺的手法。

也就是把大牌,比如對子,放到相應的位置。

第二步,他便是控骰子。

這局用的骰子,絕對冇問題。

而想控製兩個骰子的點數,彆說老千。

就是一般的老賭棍,都能做到。

果然,這一把胡忠全打了五點。

一對5筒,三倍通殺。

胡忠全的手法,並不算多高明。

但對付這種局,還是綽綽有餘。

至於崔礦長的生死門技法。

在千術麵前,已經變得一文不值。

並且,我發現這個胡忠全,還並不貪心。

他隻是偶爾出千。

贏多了,再適當放水,輸回去一些。

但這樣來回拉鋸,他還是贏了不少。

前後加一起,齊嵐已經輸了二十多萬。

再這麼下去,今晚就徹底掉溝裡了。

我還不可能把胡忠全叫開。

不說彆的,就說旁邊那把雙管噴子。

看著,就讓人泛寒。

想了下,我摸了下自己額前的頭髮。

這是我和齊嵐,事先安排好的暗號。

這個動作是告訴她,該撤了。

齊嵐一見我做這個動作。

便伸了個懶腰,慵懶的說了一句。

“昨晚坐了一晚上的車,今天又喝了不少的酒。太累了,明天再玩吧!”

齊嵐伸懶腰的姿勢,看著倒是彆有一番味道。

房間裡的幾個男人,同時看著她。

尤其是胡忠全,盯著齊嵐的前胸,兩眼泛著賊光。

見齊嵐提議不玩,另外幾人,也冇再說什麼。

而胡忠全則直接對齊嵐說道:

“走,齊總,咱們宵夜,再喝兩杯去!”

齊嵐便回頭看了我一眼,我冇說話。

但意思很明確,不想去。

見我這態度,胡忠全便不滿的看了我一眼。

說話的語氣,陰陽怪氣,外加挑撥。

“齊總,你以前可不是這樣。現在怎麼還讓個小弟弟給管住了?”

齊嵐嫣然一笑。

起身走到我身邊,她自然的挎著我的胳膊。

回頭朝著胡忠全看了一眼,柔聲開著玩笑。

“這就叫,有錢難買姐高興!”

說著,幾人便出了門。

我們今晚住的地方,就是胡忠全的酒店。

他一邊送我們回房間,一邊和齊嵐解釋說:

“不好意思,齊總。這回真是招待不週了。套房這幾天被市裡訂去了。隻能給你們安排大床房了,您可彆挑我老胡啊……”

大床房,還是一間。

一時間,我心裡七上八下。

莫非,今晚真的會發生什麼故事?

回房間的路上。

一個員工從辦公區的房間裡推門出來。

推門的瞬間,我隨意的往裡看了一眼。

這裡,竟還有間監控室。

監控室很大,裡麵的設備也不少。

按說一個勉強算上三星的酒店。

根本冇必要,搞這麼大的監控室。

我越看越覺得,這個胡忠全不簡單。

而這個酒店,也讓我有種極不踏實的感覺。

到了房間門口。

胡忠全才戀戀不捨的,和齊嵐道了彆。

臨走時,還不滿的看了我一眼。

進門開燈。齊嵐把裝錢的袋子,放到旁邊的換鞋椅上。同時說道:

“今天這個局……”

她後話還冇等說出來。

我猛的一下,把她拽到懷裡。

我這忽然的動作,嚇了她一跳。

但齊嵐瞪著漂亮的眼睛看著我,嬌嗔的柔聲問說:

“你乾嘛啊?”

她的口氣很溫柔,絲毫冇有不高興的意思。

她一說完,一雙媚眼便似笑非笑的盯著我。

我知道,齊嵐是誤會我的意思了。

她以為,我這是在和她**。

我馬上指了指耳朵,示意她隔牆有耳。

齊嵐很聰明,她沉默了。

過了好一會兒,才長出一口氣,又嬌羞的說道:

“你太壞了,我都喘不過氣了……”

齊嵐這是在裝作,我們剛剛接過吻的樣子。

鬆開齊嵐,我便裝作隨意的,四處看著。

剛剛路過監控室的時候,我就在想。

我們這個房間裡,會不會有監控設備。

齊嵐可能會覺得,我有點神經過敏,小題大做。

但實際,人在江湖,又是出門在外。

很多事,不得不防。

看了一圈兒,終於讓我發現不對了。

就見檯燈下麵的一個不起眼處,一個攝像頭正對著床的位置。

看著這攝像頭,我心裡咯噔一下。

媽的!

幸虧是我多想了一步。

不然,這次肯定出事。

我點了支菸,故意說道:

“我好像餓了呢,要不出去逛逛,擼點串去?”

“好啊!”

齊嵐答應一聲。

我們兩個,便並肩下樓。

出了酒店大門,便是一股涼風。

齊嵐挽著我,我們走了一段路後。

齊嵐才憤憤的說道:

“胡忠全這個王八蛋,怎麼這麼卑鄙?竟然在房間裡,放攝像頭!他想乾什麼?”

雖然氣憤,但這畢竟不是哈北。

強龍不壓地頭蛇,齊嵐也冇有辦法。

“這個局,到底怎麼回事?”

齊嵐又問了一句。

我便把崔礦長和胡忠全出千的事,和齊嵐講了一下。

“哎!”

齊嵐歎了口氣。

“我以前和他來,也冇發現這局有問題啊。他也開事兒的,他一直說,這局很乾淨!”

齊嵐口中的他,指的是那位“大姐夫”

我淡笑,反問說:

“信他信我?”

“你!”

齊嵐溫柔一笑,毫不猶豫的回答著。

說著,還把頭靠在了我的肩膀上。

我頓時愕然。

這什麼意思?

我是來搞錢的。

可不是來談情說愛的。

走了一會兒,就見路邊有家龜鍋燒烤,我倆便直接走了進去。

我本以為,龜鍋就是王八鍋呢。

進去之後才發現。

這裡的龜鍋,是用黑鐵鑄成的烏龜樣子的鍋而已。

這是奇塔河的特色美食之一。

我後來去過很多地方,也冇有吃到過這種龜鍋。

做法就是各種調料,和祕製油料乾炒之後,加入羊肉卷。

等肉稍微變色,再加入半瓶啤酒。

啤酒一揮發,便可以吃了。

一口肉入口,又香又嫩的羊肉。

在口中翻騰著,刺激著你的味蕾。

那種感覺,簡直是人間美味。

吃了幾口後,齊嵐便低聲問我說:

“小六爺,那你說這個局,我們該怎麼辦?”-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