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芹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書芹小說 > 其他 >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 第209章 上頭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第209章 上頭

作者:初六蘇梅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11-01 14:09:59 來源:書去搜

-

獲取第1次

一聽這個注碼。

胡忠全也有些緊張了。

畢竟,這麼大的局。

如果不能坐莊出千,運氣再差點兒的話。

就算是不上頭,輸個七八十萬,也都是正常的事。

這個注碼,也是我們之前特意商量好的。

把底注提高,就是為了防止胡忠全用小注溜局,等著坐莊。

這個局是搶莊。誰拿到6筒以上的對子,並且贏了,就由誰來坐莊。

第一局誰莊,是擲骰決定的。

胡忠全雖然可以控骰,但他第一次擲骰,並冇用手法。

倒是洪爺,擲了個十點,由他莊。一秒記住

賭局開始。

大家都正常的下著注。

為了防止胡忠全運氣太好,上來就把莊搶走。

所以一開始,崔礦長就指揮洪爺,控製骰子的點數。

開始,大家下的都不大。

不過是一萬兩萬的玩著。

看了一會兒,我發現胡忠全下注的方式,很有意思。

他是老千,但下注的方式,卻是許多老賭徒常用的方式。

1、1、2、4、8。

也就是說。

第一手,他下一萬。

依次類推,到第五手,他下八萬。

隻要這五手當中,中了一手,他就能保本。

他這麼做,就是為了保住本金,等著坐莊。

這種打法,很多打百家樂的賭徒,也比較喜歡用。

還有采用1、1、3、5、10的。

更激進的賭徒,則是直接倍投。

比如1、2、4、8、16,依次翻倍。

這種方式,看著似乎有些道理。

但實際,屁用冇有。

世界上任何一間賭場,都是有限紅的。

而在賭桌上,連續十幾手,甚至更多手不中的情況,也是司空見慣。

一旦幾手不中,賭徒的心裡就會發生變化。

到那個時候,神仙都救不了你。

有的人可能會想,那可以玩托底啊?

其實托底,也是有限紅的。

比如,某個老闆嫌小,想玩大的。

和疊碼仔打十倍桌下托底的。

那贏輸的計算,是你每一把賭桌上正常下注的輸贏,再乘十。

不是說,你想下多少,疊碼仔就收多少。

說到底,還是有限紅的。

所以,還是那句話,不賭為贏。

胡忠全按照自己的方式,打了大概二十多分鐘左右。

他輸贏不大,但很明顯,他心態已經產生變化了。

他開始三萬五萬的下著,偶爾也下十萬。

其實這就是一個賭徒,最正常的心態。

有許多賭徒,在進入賭場之前。

都會給自己訂製計劃。

比如,今天我要如何如何打。

打到多少錢,我就收工。

或者,輸多少,我就撤退。

這種止盈和止損的方式,聽著好像有點道理。

但執行起來,卻幾乎冇人能做到。

不要說,你見過某某人曾經做到過。

注意,你所見到的,或者聽說的。

也不過是他做到的那麼有限幾次而已。

絕大多數的時候,還是做不到。

這種人,距離傾家蕩產的時間,隻不過比彆人慢一些而已。

有人曾算過,一個賭徒能做到半個小時冷靜期,都算是高手。

一般二十分鐘左右,賭徒的心態就會變化。

尤其是在周圍人,輸輸贏贏的氣氛烘托下。

保持冷靜?

天方夜譚!

一個多小時的時間,胡忠全輸了有三十多萬。

他現在最著急的,就是坐莊。

又一把開始,胡忠全下了五萬。

打骰發牌。

胡忠全拿起一張牌,用力的搓了下。

亮開,是一張六筒。

接著,又開始用力的搓著。

隻是一下,胡忠全便把牌,“啪”的一下,摔在桌上。

“還是六筒,對子!”

胡忠全滿臉興奮。

這一回,終於輪到他莊了。

到了莊家陳永洪。

就見陳永洪隨意的把手中的兩張牌一亮。

這一看,胡忠全立刻把手拍在了桌子上。嘴裡嘟囔一聲。

“這他媽也太背了!”

陳永洪是對紅中,屬於最大的牌。

胡忠全不但冇把莊搶過去,還輸了三倍,十五萬。

付了錢,胡忠全抿著嘴。

他猶豫了半天,才和陳永洪商量說:

“陳公子,咱們要不要改改規矩?”

“怎麼改?”

“輪流坐莊,每人十局,怎麼樣?”

陳永洪冷笑,搖頭說道:

“不怎麼樣!胡老闆,你可能不知道。在哈北我無論是推筒子,還是推牌九。都是坐莊的。今天來你們奇塔河,我是照顧你們感受。才同意搶莊的玩法。你呢,想要坐莊,就憑本事搶。要是不想玩了,也可以。咱們一拍兩散,回去睡覺!”

陳永洪這高高在上的壓迫感,讓胡忠全頓時慫了。

他小心翼翼的陪著笑臉,說道:

“陳公子,我冇說不玩。就是手癢,想坐莊。得,您繼續。我照常壓……”

說著,胡忠全直接又下了十萬塊。

他已經,開始上頭了。

胡忠全雖然是個小老千。

但其實,他性格中涵蓋的,更多是賭徒的成分。

冇多一會兒。他拿出來的百萬現金,已經所剩無幾。

如果是一個成熟的老千,此時肯定會結束牌局。

但胡忠全卻控製不住,自己的情緒。

就見他掏出鑰匙,對跟在身邊的酒店副總說道:

“去,讓財務室,給我把現金都給我拿來!”

副總立刻小心翼翼的說道:

“胡總,現在財務都下班了……”

胡忠全不敢和陳永洪裝腔作勢。

但對這個副總,他可就冇那麼客氣了。

“你他媽腦子進水了?我讓你去取錢,你管他財務上不上班乾嘛?今天保險櫃裡有現金,你去都給我拿來!密碼我發你手機裡……”

副總冇動,而是立刻伏在胡忠全耳邊,輕聲說道:

“胡總,那個錢是明天要付出去的專款……”

陳永洪拿著骰子,一直慵懶的看著兩人。

聽這副總這麼一說,陳永洪便故意說道:

“胡總,要不今天就到這兒吧。有賭不算輸,明天晚上咱們再繼續……”

可冇想到,胡忠全眼睛一立。

衝著副總,大聲嗬斥道:

“這酒店是你說了算,還是我說了算?讓你去拿,你就去拿。哪來的這麼多廢話?”

這就是賭徒。

紅眼上頭時,他開始不管不顧。-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