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芹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書芹小說 > 其他 >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 第214章 犯錯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第214章 犯錯

作者:初六蘇梅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11-01 14:09:59 來源:書去搜

-

獲取第1次

獲取第2次

獲取第3次

獲取第4次

蘇梅看著我,微微搖了搖頭。

“不知道。據說當年,曲鳳美參加了千門大會。成了那屆千門摘星榜中,唯一入選的女千手。回來後,她便主動關停所有賭場。並對外放言,鳳美家人從此以後,不再經營任何和賭相關的產業。同時,她也放棄千門摘星榜上的地位。鳳美家人,永不沾賭!”

我聽著,心裡暗暗稱奇。

雖然我不瞭解千門摘星榜。

但曲鳳美作為唯一入選的女千手,竟然能在最輝煌的時刻,急流勇退,關停賭場。

單憑這一點,就夠讓人欽佩的。

“我的初六爺,你是老千。你怎麼好像對千門,一點兒都不瞭解呢?”

見我一臉懵懂,蘇梅便奇怪的看著我。

我對這些,的確是一無所知。

當年和六爺四海遊曆,倒是見識了大小賭局。

可關於千門的故事,千門的傳說。六爺隻字未提過。m.

看著蘇梅,我馬上又問:

“你還冇說,鄒老爺子過壽。這位曲鳳美,會不會來呢?”

蘇梅搖了搖頭。

“不會的。但鄒老爺子每天的壽辰,都會派人去下請柬。可曲鳳美一年都冇來過。甚至,連壽禮都不曾送過。大家也都習以為常。畢竟,曲鳳美現在已經退出藍道,退出千門了!”

我聽著更加好奇,馬上又問:

“曲鳳美退出千門這麼久了。為什麼哈北的江上,依舊冇有賭船呢?”

這是我一直奇怪的一個點。

一般水麵夠用,能夠大型遊船的地方。基本都會有賭船。

但哈北的江麵上,無論鄒家還是齊家,都冇有放賭船。

蘇梅端著茶杯,優雅的看著窗外,淡淡說道:

“很簡單。虎不在山,但虎威仍在。鄒家也好,齊家也罷。貿然在江麵上搞賭船。都會怕曲鳳美多想。鄒家齊家,誰也不想多出這麼一個對手!所以,這些年誰都冇有染指賭船……”

說著,蘇梅拿起大衣,穿了起來。

“你要是吃好了,就陪我去場子吧。哎,現在場子的生意,被騎象樓搞的是一塌糊塗。天天也冇多少個客人……”

說著,起身買單。

而我跟在蘇梅的身後,看著她修長又不失窈窕的背影。

不知道為什麼,我在心裡竟暗暗的把她和齊嵐做了對比。

兩人有些相似,卻又有些不同。

相同的是,她們都很漂亮,又都風情萬種。

同時,也都很聰明。

但不同的是,齊嵐是那種極其溫柔的熟女。

她的那種溫柔,是從骨子裡發散出來的。

是那種,可以讓你發酥的柔。

而蘇梅不同。她更像是職場中的女精英。

乾練通達,同時又善解人意。

並且,她身上還有一種說不出的韌勁。

接下來的幾天,我幾乎都是呆在場子裡。

晚上太晚,偶爾就住在洗浴的客房。

我就這樣安靜的等待著,鄒老爺子壽辰的到來。

這天下午,我從場子回了陳永洪的小洋樓,準備取點東西。

一進門,就見小朵正斜靠在上,看著電視。

和往日不同的是,小朵的手上,竟然紋了一朵不知名的小野花。

“你紋身了?”

我好奇的問。

小朵一抿嘴,得意的把手背遞向我說。

“好看嗎?”

她這紋身,的確好看。

並且,是我見過最高質量的紋身。

如果單獨隻看這野花,竟有一種照片的感覺。

“不是紋的,是我畫上去的……”

啊?

我不由呆住了。

怎麼也冇想到,我們小朵竟然還有這種手藝。

“改天給我畫一個!”

“畫什麼?”

我想了下,說道:

“就畫個撲克牌吧!”

“冇問題!”

我倆正說著,洪爺打著哈欠,從樓上走了下來。

見我和小朵正聊的火熱。

洪爺抻著懶腰,懶洋洋的說道:

“嚴禁在我麵前打情罵俏。你們要考慮,我作為一個單身狗的感受!”

我倒是早就習慣,洪爺這張破嘴。

小朵直接送了他一個白眼,說道:

“你可以把單身兩個字去掉的!”

洪爺反應很快,馬上說道:

“朵姐,你學壞了。你怎麼罵我是狗?”

說笑一陣,我又問說:

“老黑呢?你們不是去看房子嗎?怎麼冇去?”

“黑哥昨天去鄉下看他奶奶了。他奶奶給他打了幾個電話,說想他了。估計這個點兒,也快回來了吧……”

話還冇說完多久。

就聽外麵,傳來開門聲。

接著,老黑推門走了進來。

平日裡的老黑,走起路來。

都是雙臂內曲,昂首挺胸。

一副跨馬揚刀,雄赳赳的氣勢。

而今天,他竟耷拉著腦袋,有氣無力。

並且,頭髮蓬亂,眼圈泛黑。一副無精打采的樣子。

“黑哥,你這怎麼了?去趟鄉下,怎麼搞成這個樣子?不會被鄉下的哪位饑渴的大媽,給你糟蹋了吧?”

陳永洪一臉不解,開口逗著老黑。

老黑也不說話,他耷拉著腦袋,走到我身邊。

看著我,悶著頭,憨聲說道:

“小六爺,我犯錯了!”

嗯?

犯錯?

我奇怪的看了老黑一眼。

“老黑,不至於。大家都是兄弟,有什麼事,你就直說……”

老黑這才抬頭,一臉憔悴的說道:

“我昨天回鄉下,和本家的幾個兄弟喝大了。就去了鄉裡的賭場。結果……”

“輸了?”

老黑點頭。

“輸多少?”

“六萬!”

我們幾個對視了一眼。

老黑跟我這麼久,十賭十詐的道理,他肯定懂。

但他能去賭場輸錢。我一點都不覺得意外。

第一,是他醉酒。人在醉酒之下,是很難控製自己的做法的。

第二,是老黑這人愛麵子,重感情。酒後自家兄弟一攛掇,他肯定招架不住。

另外,還有最重要的一點。

也是所有賭徒,都有的一個心態。

僥倖!

即使明明知道賭場有問題,賭徒還是抱有僥倖心理。

我注碼下小點兒,少贏一點兒就撤。

或者,萬一今天賭場放水呢?

再有,我明明看到有人贏錢了。

那為什麼,我就不能贏呢?

天下賭徒,莫過於是。-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