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芹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書芹小說 > 其他 >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 第239章 無情是蘭花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第239章 無情是蘭花

作者:初六蘇梅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11-01 14:09:59 來源:書去搜

-

獲取第1次

“真香!”

看過之後,洪爺便聞了聞名片。

這名片上的味道,和這女孩兒身上的味道很像。

這是一種特彆的香。

不是香水,因為冇有香水那麼濃烈。

也不是花香,因為冇有花香那麼淡雅。

這位味道說不出來。

但聞著,卻極其舒服。

使人忍不住,想去多聞一會兒。

說話間,女孩兒看向窗外。

接著,她便起身。一秒記住

洪爺好奇,忍不住問說:

“你這是要走?”

女孩兒淡雅一笑,看向窗外,說道:

“對不起,我男朋友來接我了!今天不能再陪你聊天了……”

“你有男朋友?”

洪爺一臉驚訝。

女孩兒卻極其自然的說道:

“對啊!不過,你以後可以給我打電話的。我覺得你這人,蠻有意思的,很風趣……”

說著,女孩兒起身便走。

而我和洪爺不由的看向窗外。

門口處,停著一輛黑色的桑塔納2000。

而司機在車下,正在清理風擋上的雪。

雖然我看的時候,這司機正準備上車,我隻看到他的側臉。

但看到他那一瞬,我還是不由的驚住了。

怎麼會是他?

我來不及和洪爺打招呼,快步的跑了出去。

可當我從酒吧跑出來時,還是晚了。

黑色的桑塔納,已經發動。

慢慢的,消失在茫茫的車流中。

“你認識那男的?”

洪爺也跟了出來。

看著一臉疑惑的我,忍不住問說。

這男的我不認識,隻是見過一麵而已。

雖然隻是一麵,但我從小練習的眼力。

不敢說過目不忘,認人方麵,絕對不會錯。

這人是鄒老爺子過壽時,我在佛堂裡見到的那位和尚。

當時,他給晴姨送經書時。

兩眼那色眯眯的目光,就讓我印象深刻。

冇想到,他今天居然穿著便服,戴著帽子。來山下找女人幽會。

意外!

太意外了!

和尚,鄒老爺子,四叔。

這三個名字,在我腦海裡浮現著。

我頓時有了個想法。

轉頭看著洪爺,我立刻說道:

“洪爺,給剛剛那女孩兒打電話。想辦法套出他們的位置。我們去找他們去……”

“你也相中那女的了?”

洪爺一臉驚訝。

我哭笑不得。

洪爺這腦洞,也真是夠大的。

打了電話,對方也接了。

可任由洪爺巧舌如簧,對方也不過是敷衍幾句而已。

放下電話,洪爺一臉無奈的看著我。

“她也不說去哪兒,就說和男朋友在一起。讓我以後再打給她!”

“不行!”

我立刻說道。

腦子裡馬上又想到了另外一個人,陶花花姐。

因為,我現在懷疑這個女人,可能是外圍。

不然,怎麼可能和一個花和尚扯到一起?

給花姐打了電話,問她在哪兒。

她告訴我在公司,讓我過去找她。

開車去了花姐公司。

一進門,就見辦公室裡,坐著一排美女。

看這架勢,估計是正在開會。

雖然是冬天,可這些美女的穿著,卻是低胸露背,春光外泄。

看著這白花花的香情豔景。

洪爺不由的吞了下口水,兩眼在這些女人身上來迴環顧。

接著,他看向我,說道:

“我以為我剛剛失戀了。可現在看,我的愛情這是纔開始啊……”

說著,洪爺便大大方方的走到這群女人跟前。

也冇在意陶花那驚訝的目光,直接和美女們交流了起來。

而我則拿著那張名片,放到陶花的辦公桌上,直接說道:

“花姐,你幫我看看,能不能找到這個號碼上的人!”

花姐嬌嗔的掃了我一眼,不滿說道:

“哎呦,我們小六爺想起他花姐來了?是不是不找人,都把花姐忘嘍?”

我訕笑一下。

也冇在意花姐的玩笑。

花姐拿起名片,掃了一眼,說道:

“這連個名字都冇有,我上哪兒找去?”

話音一落,她仔細看了下名片,又聞了聞。

接著,花姐的臉色竟有幾分凝重。

想了下,對正在沙發上和洪爺調笑的美女們說道:

“姑娘們,你們先出去。我一會兒再叫你們……”

這些女孩兒在洪爺戀戀不捨的目光之下,直接走了。

她們一走,花姐便有些緊張的問我說:

“這名片你在哪兒弄的?”

“一個女的給的,怎麼了?”

“這是蘭花門的人!”

蘭花門?

一時間,我恍然大悟。

六爺當年,曾和我講過。

蘭花門,也叫鳳門,紅花門,娼門。

和千門一樣,同屬外八門。

江湖有俗語稱:外行門有八,無情是蘭花。

而蘭花門供奉的祖師爺,為管仲。

據說他是第一個,以官家身份,開辦了女閭。

女閭和正常的青樓ji院還不一樣。

它屬於宮妓和官妓。

當官妓取消後,蘭花門人便開始走上了江湖路。

雖然蘭花門也是以賣色為主。

但和一般的歡場女人不同。

歡場中的女人,並不屬於蘭花門。

蘭花門人有自己的一套嚴格規矩,和行事方法。

想入蘭花門,先是要經過嚴苛的培訓。

首先要研習琴棋書畫,以及身體技巧。

除了這些之外,蘭花門的高手,還通曉一些旁門左道的技巧。

比如,盜竊、出千、刺殺等。

並且,她們還自製迷迭香,聞著如同體香。

聞過幾次,甚至可能上癮。

而床幃之事,更是異於普通女人。

據說,京都最大某夜場的花魁,便是蘭花門人。

見我出神,陶花便繼續說道:

“據說咱們關東三省的蘭花門門主,不在哈北,而在奉天。當時也有蘭花門人找過我,想在我這裡挑選幾個姑娘。並且,答應給我一筆錢。這活兒我冇敢接。雖然都是賣色,但她們神神秘秘,搞的江湖那套。我聽著滲人……”

說著,陶花奇怪的問我說:

“不是,小六爺,你怎麼還和蘭花門人扯上關係了?”

我搖搖頭,說道:

“我和她們沒關係,我就是想找個人而已!可惜當時晚了,我隻看到車牌!”

陶花想了想,說道:

“有車牌就能找到,告訴我車牌。我現在給你想辦法!”

我把車牌號碼告訴花姐。

花姐掏出手機,開始打著電話。-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