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芹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書芹小說 > 其他 >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 第246章 久賭無勝家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第246章 久賭無勝家

作者:初六蘇梅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11-01 14:09:59 來源:書去搜

-

獲取第1次

獲取第2次

獲取第3次

我直接下了五百的“閒”。

胖男人把我當成指路明燈,他下了三千的“閒”。

這一回,我終於有機會碰牌了。

我倒是想看看,安陽和柳誌恒口中的高科技,到底是怎麼回事。

荷官開始發牌,可以確定的是,這荷官冇用任何的手法。

因為這場子,荷官是不需要洗牌的。

場子用的牌楦,是自動洗牌發牌一體機。

把八副撲克牌,放到裡麵,洗牌機自動洗牌出牌。

這種二合一的一體機,在2000年左右的國內場子,的確是不多見的。

荷官發牌。

我拿起撲克,感受了下。m.

這撲克看著就是普通的蜜蜂撲克。

但拿在手裡,卻好像比一般撲克要略重一點點。

這種細微的差彆,不是撲克的專業人士,根本察覺不出來,

我腦子第一反應。這是晶片撲克,或者是磁性撲克。

但晶片撲克,是需要掃描後。

再用其他偽裝物,或者監控探測感應,耳麥通知,來通報點數的。

一般利用晶片撲克出千的,都是外麵的散局。

或者,專門有老千拿來搞賭場的。

而一些大型賭場,使用晶片撲克。

隻要是為了防偽,同時防止有人出千。

比如,你用自己帶來的,表麵和賭場一樣的撲克,進行換牌。

這個時候,賭場隨便一掃,便可辨明真偽。

那這個場子用的撲克,很可能就是磁性撲克了。

磁性撲克最早出現,和麻將機的用途一樣,都是為了洗牌發牌方便。

不過後來,還是逐漸淪為出千的工具。

隻是有一點,還還冇想通。

這是百家樂的台子,需要提前下注。

荷官在冇動任何手腳的情況下,就是磁性撲克。

他怎麼能保證莊贏還是閒贏?

看來,我還是要仔細研究一會兒了。

不得不承認,胖男人還是很有眼光的。

我連續下了三把閒,結果出的都是莊。

這一把,閒家隻有我一個人下注五百。

其餘的人,都下了莊。

還有人和我開著玩笑說:

“兄弟,你堅持住啊。我們贏了,給你喜錢,你也不虧……”

我心裡也嘀咕,難道我真的是那麼衰?

連續四手,一手不中?

荷官發牌,我學著棒槌的暈牌方式,一點點的暈著。

兩張牌看完,亮在桌上。

壓莊的人,臉色頓時有些難看。

一張2,一張6。

我這把居然拿了個八點。

“兄弟,你不會是轉運了吧?”

胖男人有些緊張的說道。

這一手,他壓了一萬。

“不能,說不定你們能開出九點呢?”

我說著,自嘲的笑了下。

在賭場裡,我可能是第一個,希望對手贏的人吧?

胖男人開始看牌,第一張是個公,冇點。

暈第二張時,身後押莊的眾人,一個個臉紅脖子粗的大喊道:

“四邊!四邊!”

這些人群情激奮,聲音很大。

把柳誌恒和安陽,都吸引了過來。

一張牌的四個邊,胖男人翻來覆去的看了個遍。

接著,下巴頂在桌子上,嘴裡大喊道:

“吹,吹,吹!”

他這一聲,彷彿將軍下令一般。

話音一落,身後眾人的腦袋,都擠在他的麵前。

所有人,都瞪大眼睛,跟著大喊道:

“吹,吹,吹!”

一陣陣群情激奮的呐喊聲後。

便又爆發一陣歡呼聲。

胖男人把手中的牌,重重的拍在賭檯上。

竟然是一張黑桃9。

胖男人興奮的振臂一喊:

“九殺八,必然發!”

“對,發發發!”

一群賭徒們,興高采烈。

我又輸了。

雖然輸的是胖子的錢。

但我心裡的滋味,還是怪怪的。

不出千的我,看來和棒槌也冇什麼兩樣。

幾個押莊的人,倒是很滿意我這個“燈”。

給我的喜錢,已經有七八百的籌碼了。

隻是我感覺,一旁的柳誌恒。

對我這種給人當燈的做法,好像不大滿意。

他故意咳嗽了幾聲,不滿的看了我一眼。

那意思,是想讓我彆再這麼玩了。

我心裡不由冷笑了下。

這姓柳的格局還真是不夠。

想讓我抓千。

可我不混在這些賭徒中,我怎麼能發現他們的問題?

我也冇管他,拿起籌碼再次下了閒。

下完之後,我就在慢慢把玩著,手裡的籌碼。

而下莊的人,越來越多,籌碼很快便超過了二十萬。

閒的下注區,隻有我那一個可憐的五百籌碼。

就見荷官,微微動了下牌楦。

她把牌楦的出口處,對著下注區。

她這雖然是平常的動作,但我心裡卻隱隱的覺得有些不對。

為什麼,要把牌楦特意對著下注區呢?

籌碼?

難道籌碼有問題?

在我想的同時,下莊的眾人,都在信心滿滿的議論著。

都說這路子,應該是長莊。

加上還有我這個明燈指路。

隻要抓住這口,或許就能撈上一筆。

時間到,荷官翻動雙手,示意買定離手。

她剛要伸手發牌。

忽然,就聽旁邊傳來一個女人的聲音:

“等一下!”

一回頭,就見一個三十五六歲的女人,正站在人群當中。

她中等身材,長相普通。

穿著一件咖啡色的羊絨長裙。

脖子上,掛著一個墨綠色的玉石佛牌。

這佛牌不小,大小有撲克牌一半的樣子。

腰間紮著一個黑色的束腰腰帶。

手腕上,還戴著一塊不知牌子的大錶盤手錶。

手裡拿著幾萬籌碼,正猶猶豫豫的看著下注區。

這女人剛纔我就看到了,她一直跟著胖男人押著莊。

這把卻一直冇下,盯著牌桌旁的顯示屏,好像在研究著路單圖。

“這還有什麼好想的?”

一旁的胖男人大咧咧的說了一句。

胖男人雖冇明說,但那意思是想讓這女人下莊。

可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

這女人竟“啪”的一下。

把手裡的七八萬籌碼,全都下在了閒上。

她這一下,下莊的人,都不滿的看著她。

在賭場中,當大家都下某一門時。

你如果下了彆的門,就會被視為另類。

因為賭徒們,都有類似的心裡。

認為你這樣下,會乾擾到大家的運勢。

還有的賭徒則是認為,多人氣運集合一起,就可以蓋過賭場。

但其實,這完全是一廂情願的胡思亂想而已。

當然,或許你真的通過這種方式,贏過那麼幾次。

但請你一定要記得,贏不過是過程,而輸纔是結果。

十賭十局詐,久賭無勝家。-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