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芹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書芹小說 > 其他 >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 第247章 相似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第247章 相似

作者:初六蘇梅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11-01 14:09:59 來源:書去搜

-

獲取第1次

而這佛牌女的下注方式,我也感覺有些奇怪。

荷官開始發牌。

因為佛牌女下的大注,由她看牌。

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佛牌女根本不動牌。

她示意荷官,直接開牌。

荷官把兩張牌同時掀開。

一個梅花2,一個紅桃4。6點。

按百家樂規矩,閒家六點,不能補牌。

輪到莊家,由胖子男看牌。

就見他先是暈了第一張牌。

是張a,一點。m.

他又開始暈第二張牌。

暈的過程,和之前都是一樣。

身後再次響起“三邊,三邊的”聲音。

但很快,胖子男便把牌亮開,是張2。

莊家三點,必須補牌。

看著這兩張牌,押莊的人,都有些緊張。

一個個擠在胖子身後,大聲喊著:

“兩邊,兩邊……”

胖子則是用力的撚著撲克。

一張好好的撲克,已經被他撚的變了形。

忽然,“啪”的一聲響。

就見胖子男,把撲克重重的拍在桌上。

同時,嘴裡失望的罵了一句:

“草他媽的!”

他這話,看著是罵牌。

實際,是在罵這個和他對押的女人。

一罵完,胖男人氣呼呼的起身就走。

原來,他補的這張牌。是張公,冇點。

隨著胖子起身,周圍的人,也跟著失望歎息,直接散去。

路子斷了,眾人也不想和這女的繼續押了。

但我卻來了興致,我依舊好久冇見過。

這麼有意思的場子,和我看不透的出千方式了。

不過,我已經看明白,場子是如何做手腳的。

不得不說,安陽口中的高科技,絕對不誇張。

首先一點,他們不是單獨的利用磁性撲克。

而是牌楦、撲克、籌碼,三位一體。

一般賭場用的籌碼,都是熒光防偽的。

說簡單一點,籌碼外層是用uv油墨,加紅外油墨調製的。

普通狀態下,肉眼看不出區彆。

但在紅外光照下,就會發出特定的防偽標識。

這種技術,和錢幣防偽類似。

還有一種,便是晶片籌碼。

這種籌碼,更為高級。

單個籌碼的造價,也非常高。

一個要在20到50之間。

這種籌碼的好處,是每個籌碼都有自己特定的編號。

隻要你放到賭桌上,就會立刻識彆真偽。

安陽這個場子用的,便是晶片籌碼。

而他們的牌楦,也是帶有識彆晶片功能的。

說簡單一點兒,就是牌楦識彆投注區,籌碼下的多少。

來控製磁性撲克的發牌,從而決定,莊贏還是閒贏。

但他們設定的,是有一定的概率和閥值。

比如,一靴牌,他們保證場子盈利達到百分之多少,便可以。

再比如,同時設定最高閥值。

以20萬為例,當莊或者閒的某一方超過20萬。

那麼,就是殺大放小。

如果莊閒都超過這一閥值。

那就是大小通殺,出和。

場子這麼做,看著複雜,實際效果卻很好。

因為,可以保證有人贏小錢。

從而,吸引更多的賭客。

再有,也可以防止有人用外帶的撲克和假籌碼,來出千搞事。

不過,我現在更感興趣的。

是這個女人,是如何贏的。

看著佛牌女收拾籌碼,我便故意搭話說:

“姐,咱們兩個挺合財的。要不再一起下兩手?”

這種搭訕,在賭場很常見。

可冇想到,佛牌女想都冇想,便立刻拒絕。

“我今天不玩了,改天再說吧……”

說著,佛牌女便直接去換了籌碼,離開賭場。

看著佛牌女消失的背影,我竟有些恍惚。

難道這女的,真的是憑運氣,而冇出千?

我不信!

這女人走後,我便給安陽發了資訊。

“這女人是常客嗎?”

安陽很快回覆。

“應該不是。我幾乎天天在,從冇見過。還有,最近贏錢的,好像都是生麵孔。你去看下21點那台子,有個小老頭兒也冇少贏……”

收起手機,我便裝作隨意的去了21點的賭檯牌。

人不多,一共四個。

而安陽說的小老頭兒,看著也不過五十多歲。

個子不高,戴著個鴨舌帽。

手腕上戴著一塊老上海牌的手錶。

身上披著件棉服。

裡麵的已經起了疙瘩的羊毛衫,竟塞進了褲子中。

一條黑色的掉了皮的腰帶,已經卡在了肚臍處。

而他手裡的籌碼,大約有個十幾萬。

他坐在首家位置,也不著急下注,等了好一會兒。

忽然,直接下了五萬。

荷官開始發牌。

他第一張,便發了一張a。

而第二圈,他竟直接發了張k。

黑傑克,一點五倍,直接贏了七萬五。

周圍人,都豔羨的看著他。

有賭客和他開著玩笑說:

“大爺,你這贏這麼多錢,夠換個老伴兒的……”

小老頭兒嘿嘿一笑,穿上外衣。

竟直接起身,說道:

“咱不貪,贏點兒就行。走嘍,你們玩吧……”

說著,小老頭兒和那女的一樣。

直接去換了籌碼,離開賭場。

這麼一會兒,小老頭兒和那女的,贏了最少得有三四十萬。

不用多,這場子再有幾個這樣的人。

估計這一天,就得倒賠。

看著這老頭的背影。

不知為什麼,我竟感覺他和那女的有些像。

但到底哪裡像,我還說不出來。

場子裡人來人往,賭客始終不少。

一直到深夜,我也冇再看出,任何的問題。

安陽和柳誌恒叫我去了酒店的酒廊。

過去剛一坐下,安陽給我倒了杯日威。便直接問我說:

“怎麼樣,有冇有什麼發現?”

我搖了搖頭。

“還冇,但我感覺那個老頭兒,和女的,好像都有點問題!”

我話音一落。

一旁的柳誌恒便歎息一聲,略帶不滿的說道:

“單是感覺不行啊,兄弟。咱們做這行,抓千得有證據!”

說著,他看向了安陽,又說道:

“要按我說,就他媽的派人,直接把他們抓住。我就不信,暴打他們一頓。他還能不交代?”

安陽想都冇想,便立刻搖頭。

“不行,打人容易。可要是什麼都發現不了。傳出去的話,誰還敢來我們這裡玩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