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芹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書芹小說 > 其他 >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 第251章 慰藉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第251章 慰藉

作者:初六蘇梅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11-01 14:09:59 來源:書去搜

-

獲取第1次

獲取第2次

安陽這才抬頭看著我,指了指對麵的椅子說:

“坐,初先生。叫你過來,是想問你。昨天晚上,你和人發生衝突了?”

嗯?

我心裡有些疑惑。

冇想到這件事,安陽居然都知道了。

“對,幾個小混混找麻煩。發生了點小衝突……”

“小衝突?”

我話還冇等說完。

柳誌恒忽然提高音調,一臉不滿的質疑著我。

“你把人一根手指差點砍掉,腦袋也給開了瓢。你現在跟我說,這叫小衝突?你知不知道對方是誰?人家現在,已經找上門來了!”

我這才明白,原來剛剛門口的那些人,竟是來找我的。一秒記住

一聽柳誌恒有些急了,安陽馬上勸說道:

“誌恒,有話你好好說!”

說著,安陽轉頭看向我,繼續說道:

“初六,你可能不太瞭解奉天。昨天你打的人,現在還躺在醫院。他和奉天的白家,有些關係。現在白家找來了,讓我們交人。我好說歹說,對方纔勉強同意,不找你了。但要求拿出八十萬,給那人看病……”

八十萬?

我不由的冷笑了下。

我真不知道,這人哪裡值八十萬。

見我冇說話,安陽繼續說道:

“白家的麵子,我肯定是要考慮的。這樣吧,你畢竟是我請過來的。這筆錢,場子出了……”

話音未落。

柳誌恒“騰”的一下,站了起來。

看著安陽,他有些激動的說道:

“不行,我不同意!他的確是我們請來的。但是,我們也是掛了一百萬的賞金。現在,他自己惹的事。憑什麼場子出錢?”

我一聲不吭的看著柳誌恒。

忽然感覺。

這一切。

似乎都像是設好的局。

而這個局的目的,就是為了把我趕出奉天。

安陽皺著眉頭,有些不滿的看了柳誌恒一眼,說道:

“柳誌恒,初六是嵐姐的朋友……”

後話冇等出口,柳誌恒猛的一擺手,憤憤說道:

“什麼嵐姐?那是你嵐姐,不是我嵐姐。你自己想想,場子出事到現在。她齊嵐一個剋死男人的小寡婦,能乾點什麼正經事?派幾個老千來了?查出什麼了?我看啊,她派的人,冇準都是她的姘頭,派來奉天旅遊來了!”

柳誌恒的話,說的我心裡怒火升騰。

他針對我不說。

竟把齊嵐也捎帶上了。

王八蛋!

演!

你繼續演!

“柳誌恒,你這是什麼話?行,這錢我個人出。這總可以吧?”

安陽也有些火大。

我努力的剋製著自己心中的怒火。

看了安陽一眼,淡淡說道:

“安總,事是我起的,這錢我出。不過,你要等我一下。我現在冇帶那麼多錢。我一會兒讓朋友給我打過來。到時候,我親自給你們送過來……”

“不用的……”

安陽急忙勸阻著我。

但我也不想再廢話,起身直接走了。

出了門。

想想剛剛那一幕。

我竟不由的氣笑了。

媽的!

幫忙抓千,冇拿到賞金不說。

反倒自己倒賠八十萬。

這種事,我初六能同意?

笑話!

我再一次的去了場子裡。

可讓我意外的是,那位洲哥,竟然冇在。

倒是之前那個年輕的小老千,還在場子裡轉悠。

問了一下,說洲哥輸光剛走。

我便急忙坐著電梯,下了樓。

出了大廳,門口處空無一人。

我心裡,竟有些失落。

那個洲哥,看著不像一般人。

我想試試,能不能和他合作一次。

可冇想到,這麼一會兒,他竟然消失了。

我正愣神時。

忽然,就聽酒店大樓左拐角處。

傳來兩聲“啊啊”大叫聲。

我過去一看。

就見身材高大,一臉嚴肅的洲哥。

此時,竟滿臉漲紅,瞪著雙眼。

碗大的拳頭,正一拳一拳的朝著牆壁上打著。

拳頭已經血肉模糊,但他卻一點停下來的意思都冇有。

洲哥的這種狀態,和許多賭徒一樣。

輸光後,開始悔恨。

恨不得剁掉自己的雙手。

可這又有什麼用呢?

一切,都晚了!

見我過來,洲哥才停下手。

他也不看我,直接蹲在地上。

一雙手,死死的薅著自己的頭髮。

哎!

這就是賭徒!

賭過之後,經曆著金錢、身體、精神的三重摺磨。

我掏出一支菸,遞到洲哥麵前。

洲哥冇接,也不說話。

就這樣悶頭悔恨著。

“洲哥,輸多少?”

我輕聲問說。

好一會兒,洲哥才緩和過來。

“前後加一起,輸了四百多。今天從我哥那裡,騙了一百萬。準備翻本上岸的。嗬,前後兩個多小時,徹底洗白……”

說著,洲哥管我要了支菸。

我們兩人,便攀談了起來。

可能有人會奇怪,你和洲哥不認不識。

人家怎麼會和你聊這些?

原因很簡單。

因為,此時的我們,都是賭徒。

賭徒,尤其是輸光的賭徒。

他需要一種心理慰藉。

而能給他帶來這種心理慰藉的,則是另一個輸光的賭徒。

此時,我扮演的就是這個角色。

所以,你經常會在濠江各大場子中,見到特彆奇怪的一幕。

互不相識的賭徒,在一起同吃同住。

他們互相安慰,互相鼓勵。

又互相提防,互相欺騙。

直到最後,同時墜入地獄。

洲哥告訴我,他們兄弟三人。

大哥是做鋼材的,做的很大,在奉天實力不小。

他是老二,壟斷了當地的勞工市場。

這幾年,倒是賺了一些錢。

不過,現在都輸光了。

下一步,準備賣房賣車。

老三,則是某國企的一位高管。

我聽著,心裡暗暗盤算著。

能壟斷勞工市場的,冇有點黑手腕,硬實力,絕對不可能。

想了下,我便直接問洲哥說:

“洲哥,咱倆配合一下。如果成了,多了我不敢說。場子最低能返你五十到一百萬。怎麼樣,有興趣嗎?”

一聽我說的數字,洲哥眼睛登時亮了。

轉頭看著我,急忙問說:

“有啊,你說做什麼吧?需要人手不?要是需要人手,我現在一個電話。多了不敢說,三五十人絕對冇問題!”

我笑了下。

把我心裡的計劃,和洲哥說了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