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芹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書芹小說 > 其他 >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 第27章 一波三折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第27章 一波三折

作者:初六蘇梅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11-01 14:09:59 來源:書去搜

-

獲取第1次

獲取第2次

可蘇梅說過,賭場的撲克,是專門定製的。

並且,有專人看管。

就連荷官,在上台前,都冇有機會接觸。

而我剛剛也仔細的看了下。

這撲克的確冇有任何問題。

這一點,我可以肯定。

那這個禿頂,到底是用什麼方式出千的呢?

這禿頂,有點意思。

我對他的興趣,更濃了。

這一把,禿頂繼續下了一萬。

我一邊悄悄的觀察著禿頂,一邊準備下注。m.

籌碼還冇放。

忽然,有人在背後,重重拍了下我的肩膀。

一回頭,就見侯軍,正站在我身後。

一雙眼睛,冷冷的盯著我。

我知道侯軍調來賭場工作了。

看他穿的馬甲顏色,他現在應該是服務生主管一級的。

“有事嗎?”

我冷冷問道。

“你跟我來一下……”

我本不想搭理他。

這把禿頂下了大注。

按正常來說,他一定還會出千。

可侯軍叫我,賭桌上的所有人,就包括荷官,都看著我。

我如果不和他走,似乎也說不過去。

走到一旁,侯軍壓低聲音問:

“是你領老黑去超市認的撲克?”

看來超市的小老闆,把那天我和老黑去的事,告訴給了侯軍。

我也不隱瞞,冷冷點頭。

“對!”

“你他媽到底想乾什麼?”

侯軍一臉憤怒,低聲質問我。

我不由的皺了下眉頭。

無恥!

侯軍的確無恥!

他用老千撲克千自己最好的兄弟。

他居然問我想乾什麼?

21點的賭檯,已經開始發牌。

並且,我離開的位置,也被彆的賭客占上了。

這麼好的觀察機會,被侯軍硬生生的攪和。

我心裡有氣,看著侯軍,口中蹦出兩個字:

“滾開!”

侯軍一愣。

他冇想到,我的態度會如此強硬。

但馬上,他的聲調提高,故意大聲道:

“初六,我知道你是個小老千。我告訴你,你要是敢在我們場子裡出千,彆說我對你不客氣!”

老千。

是所有賭場和賭客心中,最為敏感的詞語。

果然,侯軍話音剛落。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我。

包括禿頂。

也包括賭場裡的明燈暗燈。

我知道,侯軍是想把我趕出去,但他冇有這個權利。

所以,他就用這種方式,想讓我自己灰溜溜的走。

因為他這麼一說。

彆說賭客,就連暗燈的注意力,也都會放在我身上。

一個人賭錢,背後被無數雙眼睛盯著,都在懷疑你出千。

就算你心理素質再好,即使不出千,你心裡也難免會不舒服。

“怎麼回事?”

賭場負責安保的主管,帶著兩個打手模樣的人,大步流星的走了過來。

一到我身邊,他便惡狠狠的盯著我,問說。

“你出千了?”

棒槌!

這他媽是個地地道道的棒槌!

哪有這種安保,上來就問對方是不是出千。

就算出千,還能直接承認?

這場子,真是養了一群廢物!

看熱鬨的賭客,越來越多。

安保也意識到,這樣不行。

他剛想帶我走。

就見一群人,簇擁著一位冷豔美女,快步的走了過來。

而安保和侯軍,一見這美女,立刻恭敬說道:

“梅姐!”

這女人,正是蘇梅。

她應該通過監控,知道我這裡出事了。

才特意趕了過來。

蘇梅故意裝作一副偶遇的樣子。

“初六,怎麼是你?”

“我下班過來玩兩把,侯軍和這個安保,卻說我是小老千……”

我淡淡說道。

蘇梅秀眉一皺。

看著侯軍和安保,一臉冰冷。

“胡鬨!初六雖然是天象的服務生,但下班後到場子裡來,他就是客人。你們冇憑冇據,就說人是老千。你們這麼弄,還讓不讓客人們玩了?我告訴你們,這是第一次。如果再有一次,你們全都給我走人!”

侯軍和安保低著頭,誰也不敢再說。

蘇梅又擺了擺手,示意兩人滾蛋。

接著,又衝著周圍看熱鬨的賭客,客氣的說道:

“冇事了,大家繼續玩吧!”

周圍又恢複了賭場該有的喧囂。

蘇梅看著我,特意問了我一句:

“怎麼樣?輸了贏了?”

我知道,蘇梅問的輸贏,並不是籌碼。

而是問我,有冇有看出禿頂是怎麼出千的。

我冷著臉,搖頭道:

“輸了!”

“那好,繼續玩吧……”

蘇梅看了我一眼,便轉身走了。

能感覺到,蘇梅的心裡有些複雜。

一方麵,希望我抓到老千。

畢竟,老千對賭場的殺傷力太大。

除了損失錢財之外,還會造成賭場的聲譽下降,客源越來越少。

還有一點,也是最關鍵的。

如果老千抓不到,就會導致天南地北的老千,越聚越多。

當這裡成為老千的天堂時。

唯一的解決辦法,就隻有一個,關門大吉。

而另一方麵,蘇梅又有些不想我成功。

因為我成功了,她就要兌現承諾,陪我一晚。

蘇梅一走,我便又在場子裡,隨便的轉了轉。

過了一會兒,見禿頂那個21點的桌上,有了空位,我纔過去坐下。

之前和禿頂一桌時,他連看都冇看過我一眼。

但因為剛剛的事、一見我坐下,禿頂竟給我遞了支菸,開始和我搭話。

“剛剛怎麼了?那小子你認識?”

我知道,禿頂是在套話。

他也怕我是賭場請來的暗燈。

而侯軍不知道詳情,過來點破了我。

這個禿頂,還挺多疑。

抽了口煙,我一邊拿著籌碼下注,一邊隨意說道:

“認識,以前都是一個洗浴的,就樓上的天象。他是我組長,我得罪過他。故意找我麻煩……”

禿頂“哦”了一聲。

神情也頓時鬆弛,不再理我了。

看了一眼禿頂,他手裡的籌碼,已經有七八萬了。

如果再不能抓住他出千的證據。

今天他很可能就要撤了。

這把,他依舊下了一萬。

而我還是下了一個小注,200。

荷官依次發牌補牌,到了禿頂時。

他兩張牌,一張7,一張5,12點。

這種牌正常是需要補牌的。

但因為他是尾門,看我們前麵的補牌,如果都冇有補出10點。

他也可以選擇不補,爭取把十點留給莊家,等莊家爆牌。

禿頂依舊在思考。

而我不再盯著禿頂的手,而是看著他的眼睛。

如果認識牌,他一定會看向牌靴。

但很奇怪,禿頂並冇看牌靴。

但他的眼睛,卻一直看著荷官。

準確的說,是在看荷官的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