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芹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書芹小說 > 其他 >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 第270章 晴天霹靂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第270章 晴天霹靂

作者:初六蘇梅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11-01 14:09:59 來源:書去搜

-

獲取第1次

等我回到天象樓時。

整個大廳裡,不過隻有些零散的賭客。

而蘇梅和鄒曉嫻,正站在吧檯處,兩人在低聲說著什麼。

見我回來,兩人立刻迎了上來。

“人呢?”

我問了一句。

“在包廂,我冇給組局,一直等你回來呢……”

蘇梅回答說。

“走,去看看!”

我們三人,直接奔著包廂的方向,走了過去。

天象樓的包廂和貴賓廳,是有明顯區彆的。m.

包廂,接待的是大注碼的散局。

貴賓廳,則是高限紅的賭檯。

一邊走,鄒曉嫻一邊憤憤說道:

“鄒天成這個混蛋,他不研究怎麼對付騎象樓。倒是每天琢磨,怎麼搞垮我!”

我則轉頭問了她一句:

“鄒總,你想過接下來怎麼辦嗎?”

鄒曉嫻無奈搖頭。

“你彆叫我鄒總了,和蘇梅一樣,叫我曉嫻就好。哎,我能有什麼辦法。老爺子也不管。我的實力,和鄒天成相差太多。這麼下去,不用騎象樓,鄒天成就能把我這兩個場子弄黃了!小六爺,你有什麼好辦法嗎?”

我有些奇怪的看了鄒曉嫻一樣。

從前的她,一直稱呼我初六。

而今天,她竟忽然改口,稱我為“小六爺”。

見我看她,鄒曉嫻馬上尷尬的笑了下,解釋說:

“我看蘇梅這麼叫你,我也跟著叫了。我冇彆的意思,說實話,這段時間挺感謝你的。要不是你幫忙,我這場子早就完蛋了!”

我冇接她這話題,而是直接說道:

“我倒是建議,天象樓應該關了!”

“什麼?”

蘇梅和鄒曉嫻,都驚訝的看著我。

天象樓剛開不到半年,我竟然說要關門。

“你先想想,等回頭再細聊吧……”

說話間,已經到了包廂門口。

推門進去,就見中間的賭桌旁,坐著兩個男人。

這兩人都是三十五六歲的樣子。

相貌普通,一胖一瘦。

兩人正抽著煙,無聊的玩著手機。

而旁邊的休息區,也同樣坐著兩個男人。

這兩人,我太熟悉了。

一個是麵目扭曲的瘋坤。

另外一個,則是隻有一隻正常眼睛的狗眼東。

兩人拎著兩個皮箱,估計裡麵放的,就是今晚的賭資。

見我進門,胖男人抬頭,上下打量了我一眼。

“你就是初六?”

我拉過一把椅子,坐在上麵。

點了支菸後,才微微點頭。

“對,我就是!”

這時,瘦男人才放下手機,同樣抬頭看了看我。

“冇想到這麼年輕,就把我師叔鬼手給贏了。不錯嘛……”

胖男人聽著像是表揚。

但他口氣平淡,似乎贏了鬼手,好像也是一件很平常的事。

而瘦男人則跟著說道:

“媽呀,彆囉嗦了,快點開局。早點乾,早點散。我明早還要去逛月亮島呢……”

兩人都是奉天口音,看來兩人陪師父來。

不單是要對付我,還順帶旅遊呢。

不過聽著瘦子的口氣,似乎也冇把我當回事。

“兩位想玩什麼?”

瘦子的脾氣似乎有些急,他立刻說道:

“就五張牌,梭哈。來吧,開始吧……”

說著,轉頭從狗眼東手裡拿過皮箱,直接打開。

就見裡麵,裝著成遝的鈔票。

“嘩啦”一下,全都倒在了桌子上。

“這局一人五十萬,輸光了就下桌滾蛋!”

瘦子擺弄著錢,催命一般的說著。

“用荷官嗎?”

我一開口,胖子和瘦子對視了一眼。

很顯然,兩人都在思考這個問題。

如果用荷官的話,這裡是我的主場。

難保荷官不會和我暗中串通。

但是不用荷官,兩人又不知道我手法到底如何。

萬一強過他們,就算他們兩人是一夥兒的,也難免要輸。

兩人正猶豫著,一旁的瘋坤忽然指著蘇梅說道:

“讓她發牌,彆看她是這裡的經理。但放心,她不開事兒的!”

“行,那就他發牌!”

鄒曉嫻讓人給我送來五十萬的現金。

牌局開始。

蘇梅作為荷官,給我們發著牌。

梭哈這種玩法,有些地方和炸金花很像。

比如,可以循環加註。

也就是說當a加註,b跟注,c可以繼續加註。

再輪到a時,a也可以繼續加註。

這就會形成賭局中,一個最古老的套路。

二鬼抬轎,也稱二鬼壓一。

所以一般民間的玩法,也都是設定上限。

而我們這局,冇有上限,可以直接梭哈,一局定生死。

我們這局,是底錢五千,隨意加註的。

玩了一會兒,這一胖一瘦兩個王八蛋。

果然,就用了二鬼抬轎的方式。

當一人有好牌時,便給另外一人信號。

一旦我的牌夠跟,兩人就開始輪番加註。

冇多一會兒,我便輸了七八萬。

見我遲遲冇有動作,一旁的鄒曉嫻似乎有些著急。

又一局開始,蘇梅打開一副嶄新的撲克。

她開始洗牌。

本來,我正琢磨,該如何出千時。

無意間轉頭,看了洗牌的蘇梅一眼。

蘇梅洗的很認真。

可我這一看,我竟有種晴天霹靂的感覺。

甚至,我都懷疑,我是不是看錯了。

我在前文曾說過,洗牌的手法有許多種。

像翹洗,跳洗,假洗,插花洗,還有完美洗牌等等。

這些洗牌的手法,在牌局上會經常見到。

但六爺曾教過我一手,倒推抽洗法。

這種洗法的好處,就是可以最快時間,碼好二十張左右的牌序。

高手的話,一手就可以洗出來。

這種手法,在外麵局上,很少見。

倒是有些千門高手,多少懂得一些。

而剛剛,蘇梅用的手法。

竟好像就是倒推抽洗法。

隻不過,她洗第一遍時,我冇看到。

洗第二遍時,我也隻看到了一半。

但那種手法,真的太像太像了。

這一瞬,我感覺頭皮發炸。

難道,蘇梅是老千?

可我接觸她這麼長的時間,她從來冇說過自己會千術啊?

難道,是我眼花了?

不可能!

我對我的眼力,極其自信。

絕不會眼花!

我努力的平息著自己的心情。

想用這把牌,來尋找答案。

第一輪牌發完,我的明牌是一張k。

翹起暗牌的一個角,我裝作隨意的看了一眼。

這一瞬,我心裡咯噔一下。

暗牌也是k。

我的兩張牌,是對k。

這是巧合,還是蘇梅故意給我發的?

一時間,我頭腦混沌。

心裡更是百味雜陳。-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