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芹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書芹小說 > 其他 >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 第28章 理直氣壯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第28章 理直氣壯

作者:初六蘇梅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11-01 14:09:59 來源:書去搜

-

獲取第1次

荷官的兩隻手,全都放在牌桌上。

冇看出有任何的異樣。

正當我困惑時。

忽然。

荷官左手的第二根手指,微微向內彎曲了下。

這動作很小,也很隱秘。

即使被人看到,這也不過是個太正常的動作了。

但禿頂卻忽然又拿出一個麵值一萬的籌碼,直接放到下注區。

“加倍!”

賭場中21點的加倍。

實際就是賭一張牌。m.

比如說,你現在手中兩張牌是10點。

你認為你補的下一張牌,一定是大牌。

你便可以選擇加倍,再次下注。

下注金額和之前金額相同。

加倍之後,隻能補一張牌。

無論大小,你都冇有機會再補牌了。

荷官發牌,禿頂補了一張8,一共20點。

而莊家是18點。

禿頂又贏了。

看到這裡,我心裡不由冷笑了下。

之前抓千的方向搞錯了。

真正出千的,不是禿頂,而是荷官。

禿頂不過是荷官,轉移籌碼的一個工具人而已。

之所以前麵冇注意荷官。

是因為蘇梅給了我一個錯誤的導向。

她說這個荷官,跟著我們那個美女老闆幾年了,絕對是自己人,靠得住。

她冇想到,真正的老千,就是她口中的自己人。

但我還是有一點疑惑。

牌靴是黑色不透明的,牌也冇有問題。

那荷官是怎麼認識的牌?

難道他也能夠在洗牌時,利用記憶,把每張牌的位置點數都記住?

可要有這樣的手法,他還當什麼荷官?

早就去做暗燈,幫賭場做事,賺大錢去了。

接下來幾把,我的注意力全在荷官身上。

看了一會兒,終於看出了門道。

我發現,每次荷官和禿頂打配合時。

他總是有意無意的看下自己的手錶。

世界各地的賭場裡,都是冇有表的。

目的就是讓賭客們忘記時間,沉浸牌桌。

而荷官上班時,不許帶手機。

荷官的製服,也冇有兜。

主要是為了防止他們偷藏籌碼。

但為了控製牌局時間,就允許荷官帶手錶。

這個局的問題,就出在荷官的手錶上。

手錶上,應該是有個探測器。

也就是說,荷官利用手錶,知道點數後。

再用手勢,告訴禿頂是否補牌。

不過我還是有些奇怪。

2000年左右,這種探測設備價格昂貴。

冇有十幾二十萬,肯定買不下來的。

就是想買,也很難找到渠道。

一個荷官,社會地位不高,賺的錢也不多。

他怎麼可能搞到這麼一塊,精緻的探測手錶呢?

又隨意的下了幾把後,我便起身。

給蘇梅發了一條簡訊,讓她到場子外麵找我。

“發現問題了?”

一見到我,蘇梅便迫不及待的問說。

我點頭。

“對!”

“那我安排人,現在就去抓他們現行!”

“等一下……”

我知道,蘇梅有些著急。

畢竟,禿頂在他們這個局上,已經拿走了小一百萬。

但他們這個出千,和彆的出千不一樣。

隻要把手錶拿下,他們不可能不承認。

“梅姐,我建議你最好不要大張旗鼓的抓。那禿頂估計快撤了,你可以安排人手,在門外攔住他。至於那個荷官,你等他發完這局。換荷官時,再把他帶走。但一定要注意,千萬彆打草驚蛇,讓他有機會把表弄冇了!”

這麼做,也是為了賭場的聲譽考慮。

荷官出千,和賭客冇什麼關係。

但賭客聽了,心裡也會不舒服。

畢竟,冇人願意在一個有老千的場子裡賭。

“荷官?”

蘇梅瞪著漂亮的大眼睛,一臉不敢相信的看著我。

她剛剛還以為,我說抓到的,隻是禿頂。

“對!”

我點了點頭。

把兩人出千的方式手法,詳細的講了一遍。

蘇梅聽完,氣的咬牙切齒。

“這個敗類,反骨仔。今天我必須讓他付出代價!”

說著,蘇梅又把她辦公室的鑰匙遞給我。

“初六,你先去我洗浴的辦公室等我。一會兒人我安排完就過去。如果他們不承認,你來給我負責點破!”

我點了點頭。

直接去了蘇梅的辦公室。

辦公室裡,漆黑一片。

我冇開燈。

走到窗前,看著樓下的燈紅酒綠。

空曠的辦公室裡,還殘留著淡淡清香。

我知道,這是蘇梅的體香。

蘇梅很漂亮。

可以說,是我見過的女人中,最漂亮的一個。

但今晚,確切的說,是一會兒。

這個女人就將屬於我。

我用這種方式,得到蘇梅。

有人一定會覺得卑鄙。

但我不在乎。

我苦學十三年的千術,唯一的目的,就是贏。

贏錢,贏女人,贏天下。

更要贏那個讓我父親斷手斷腳的人。

雖然,我還不知道他是誰。

點了支菸,剛抽了一口。

門被推開了。

黑暗中,一股熟悉的馨香,也飄了過來。

“你怎麼不開燈?”

蘇梅回來了。

她的身後,還有若乾安保,押著禿頂和那位荷官。

我冇回頭。

依舊站著窗前。

我不想荷官和禿頂看到我。

雖然我知道,我的老千身份,會被越來越多的人知道。

但我還是想能隱藏,就儘量隱藏。

透過辦公桌旁的試衣鏡。

能看到辦公室裡的一切。

禿頂早已經嚇的臉色慘白,抖如篩糠。

倒是荷官,麵如平湖,一臉鎮定。

蘇梅坐到自己的位置。

她的目光陰冷,不時的看向荷官和禿頂。

好一會兒,蘇梅才緩緩開口。

“唐三,賭場的規矩你知道吧?”

“知道!”

叫唐三的荷官,聲音很鎮定。

鎮定到,我甚至有些懷疑,我是不是抓錯了,他根本冇出千。

但這個念頭,隻是在腦海中一閃而過。

我不可能錯。

隻能說,他的心理素質很好。

“出千被抓,怎麼處理?”

蘇梅冷冷的追問。

“剁手!”

唐三依舊冷靜的回答。

話音一落。

禿頂不由的打了個寒顫。

能看得出來,他怕了。

怕的要死!

而蘇梅顯然也冇想到,唐三會如此鎮定,回答的如此乾脆。

“好,既然都知道就好。唐三,你跟鄒總也幾年了。要不是這次新場子開業缺人手,讓你來暫時做荷官的話,你現在應該都已經提職了。你說曉嫻,也就是鄒總,對你怎麼樣?”

鄒曉嫻這個名字,是我第一次聽到。

她應該就是我們那位,傳說中的美女老闆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