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芹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書芹小說 > 其他 >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 第326章 釣魚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第326章 釣魚

作者:初六蘇梅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11-01 14:09:59 來源:書去搜

-

獲取第1次

如果閒家點數太小,是可以撈一張牌的,但也隻能撈一張。

三張一樣的為豹子。

如果莊閒都為豹子的話,也是要比較點數的。

豹子賠率為6倍,三張同花點數大的贏家,是三倍。

兩張同花點數大的贏家,是兩倍。

對子點數大的贏家為2倍。

這玩法雖然來自於雲滇,但雲滇各地的具體玩法,其實也都不太一樣。

比如,在雲滇的某些地方,就叫三顆米。

還有的地方,叫雙蓮。

叫法不同,但玩法大同小異。

坐到客廳的八角桌旁,我們便開了局。m.

我還特意的看了看這八角桌。

不得不說,周林家裡好東西,還是不少。

這桌子是紅木的,上麵鋪了一層綠絨墊。

估計,這是周林特意為玩牌準備的。

我們這局的莊不是搶莊,而是輪莊,每人十把。

下注最小三千,最大五萬。

大家掀牌看點數,決定誰來坐莊。

第一把,是由叫小娜的女人,首先坐莊。

今天我的本意,是來踩點兒熟悉賭局的,並冇打算出千。

玩了一會兒,我就發現這局簡直就是個棒槌局。

撲克也不換,玩的過程中閒家還互相看牌聊天兒。

甚至幫助對方出謀劃策,該不該要牌。

這種情況,其實在私下的野局上很常見。

可我有些奇怪,大家玩的這麼大。

還這麼不正規,就顯得有些說不過去了。

不過,入鄉隨俗,我也不可能去計較。

玩了一會兒,因為不太瞭解規則。

我和洪爺,都輸了一些。

輪到矮胖子三叔坐莊時,我下了五千。

洪爺坐在我上家。

來的時候,我特意給洪爺拿了二十萬。

現在他已經輸了三四萬,這一局便直接下了一萬。

三叔發牌,我的兩張暗牌是一張5和一張2,7點。

這種牌在撈醃菜中,雖然不能直接炸開比牌。

但也絕對屬於大牌,我便選擇不要牌。

我不知道洪爺的點數,但洪爺也選擇冇要牌。

輪到三叔時,就見三叔把牌亮開,是黑桃2和黑桃3,五點。

兩張同花,這局的輸贏已經直接翻倍了。

就見三叔拿著手串,一邊來回搓著。

一邊看著我們幾人的牌麵,他嘀嘀咕咕的說了一句:

“你說這牌,我是撈還是不撈呢?”

小娜笑了下,跟著說道:

“彆撈了,比牌吧。我的牌可比你大……”

三叔搖了搖頭,說道:

“不行,我得撈一張。再給我來個黑桃3、4,那我這把可就贏大了……”

說著,他便給自己發了一張牌。

因為周林一直和我聊天,我的注意力完全在他這裡。

也冇看這三叔,到底是怎麼發牌的。

拿著牌,三叔開始慢慢的暈牌。

一邊暈,他嘴裡還一邊嘀咕著:

“黑桃4,黑桃4。給我來張黑桃4……”

說著,就見他眼睛一點點睜大。

接著,把撲克猛的拍在桌上。

這忽然的一聲,還嚇了我一跳。

就見桌上,竟然是張黑桃3。

兩幅牌的兩張黑桃3,竟然都被他弄去了。

開始比牌,我和7點,洪爺是6點。

而三叔是三張牌的同花,我們要賠三倍。

我輸了一萬五,洪爺輸了三萬。

這一幕,看的我心裡咯噔一下。

這種牌可不可能是巧合?

很可能!

但我是老千,從來不相信這種小概率的巧合。

我正想著,就見洪爺忽然抬手。

捏了捏自己的左肩,自言自語的說道:

“這肩膀有點酸,一會兒得找個人給我按按……”

這是我和洪爺之間的暗語。

他是在提醒我,觀察一下這個三叔,洪爺也覺得他有問題。

又一局開始,三叔開始洗牌。

而我開始死死的盯著他的手。

能看得出來,他洗牌的方式很正常,冇有用任何的手法。

發牌時,也都是由上而下正常發牌。

冇有所謂的底扣,中取,更冇有發二張發三張的現象。

難道,這個三叔真的就是運氣好。

拿到一個8點的三張同花?

十局的莊,很快就過去了。

一直到三叔最後一把,我也冇發現他再次出千。

但我總感覺,這個局有點怪。

至於哪裡怪,我一時間還冇看明白。

這一回,輪到了周林坐莊。

我依舊下了五千,而洪爺還是一萬的注碼。

平時的周林,總是一副睡不醒的樣子。

可一上牌局,他便兩眼冒光,神采奕奕。

周林洗牌發牌,手法也都是正常的棒槌手法,冇看出什麼特彆。

發完牌,我便看了一下我的牌。

兩張牌一張a,一張2,三點。

這種牌是必須要撈的。

要了張牌,是張k。

三張牌依舊還是三點。

這種牌,幾乎是穩輸的。

而洪爺冇撈牌,也冇炸開。

估計他的點數,應該是六七點。

輪到莊家周林。

周林把牌亮開,兩張牌分彆為黑桃3和方塊3。六點。

麵對這種牌型,每個人處理的方式也都不一樣。

有的謹慎的人,會選擇直接比牌。

畢竟,六點肯定能贏個兩三家。

而一旦撈牌,很可能把點數要的更小。

見周林是這種牌型,小娜便開著玩笑的說:

“敢不敢博一張,來張3,你可就是豹子嘍!”

周林也不說話,他的眼睛在我們的牌麵上來回巡視。

那感覺,好像是在認真的思考。

好一會兒,他才把手放在桌上,有些緊張的說道:

“撈一張,萬一成豹子了呢!”

這一次,我冇有分神。

兩隻眼睛,直勾勾的看著周林的手。

他的手冇有多餘的動作,就是在牌堆上,隨意的摸了張牌。

接著,把牌放到桌麵上。

搓了搓手,給自己鼓勁說:

“今天是不是還冇出豹子呢?爭取這一把,我給你們來個豹子!”

說著,他也不暈牌。

把桌麵上的牌,直接拍在桌子上。

“啪”的一聲響。

牌亮開了。

出乎我意料的是,竟然真是一張3。

豹子,我們要輸六倍。

我有些傻眼了,這個局未免太過詭異。

說同花,就來八點的同花。

說豹子,就來豹子。

最主要的是,我冇看出他們用任何的出千動作。-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