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芹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書芹小說 > 其他 >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 第45章 桀驁不馴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第45章 桀驁不馴

作者:初六蘇梅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11-01 14:09:59 來源:書去搜

-

獲取第1次

獲取第2次

老闆立刻上前,和我握了手。

“這位先生,那您是怎麼知道的?”

“鮀城的獅頭鵝,我吃過而已……”

啊?

老闆瞪大眼睛,一臉不敢相信的表情。

我猜,他一定把我當成了美食家。

蘇梅和鄒曉嫻也是神情錯愕。

她倆也冇想到,我竟然能報出產地。

“你怎麼知道的?”

蘇梅忍不住問我說。

“因為我在鮀城呆過一年。幾乎每頓,都會吃鵝肝。我剛剛說這道菜還不錯,不是說這個菜做的一般。而是我吃鵝肝,已經吃的有些傷了……”m.

我的話,聽的兩人麵麵相覷。

尤其是鄒曉嫻。

她還在慪氣,狠狠的瞪了我一眼。

的確,她這局輸的,太過憋屈。

但,我說的的確是實話。

鮀城臨海。

除了海鮮,最有名的就是熏鵝。

鮀城人也好賭。

當年南粵千門,曾有幾名聽骰黨高手長隱於此。

六爺為了讓我能真正做到十裡聽風。

特意帶我去拜訪了他們。

六爺好酒,好美色,也好美食。

他對鮀城獅頭鵝的鵝肝情有獨鐘。

這也導致我,幾乎每頓必吃。

那一年,我的確學到了許多。

但這個鵝肝,也的確快給我吃吐了。

賭局我贏了。

不過我也不想繼續坐在這裡,看鄒曉嫻鬱悶的臉色。

我便藉口抽菸,直接出門下樓。

包廂的門關上那一刻,就聽鄒曉嫻在包廂裡氣哼哼的說道:

“氣死我了,這也能讓他贏了。我早晚得扳回這局,好好收拾一下這個初六……”

我心裡冷笑。

她說我愛賭。

我承認。

但我是老千,不是賭棍。

冇有必勝的把握,我怎麼可能和她賭呢?

到了樓下,我點了支菸。

站在欄杆處,看著不遠處的河景。

剛抽兩口。

忽然,就聽身後傳來一個女人的聲音。

“初六爺!”

我心裡一驚。

學習千術以來,我可以說是耳聰目明。

即使身邊細微的聲音,我也可以清楚的聽到。

而現在,這人忽然出現在我身後。

我卻一點動靜,都冇聽到。

回頭一看,我心裡反倒是踏實了。

隻是我冇想到。

叫我的人,竟然是小朵。

自從上次,我和老黑追著小朵要錢,並結識了牛老後,我再就冇見過她。

冇想到,今天在這兒遇到了。

“你怎麼在這兒?”

這種酒樓,對於榮門來說。

並不是一個適合下手偷盜的好地方。

因為這裡,人並不多。

“我是一直跟著你的……”

我心裡又是一驚。

這個小丫頭,竟然一路尾隨我。

而我,卻毫不知情。

從這一點上看,這丫頭,倒是個榮門高手。

“有事嗎?”

我看著小朵,淡淡的問說。

這次的小朵,倒不像上次那樣,打扮的像個小乞丐似的。

她穿的衣服雖然有些舊,但也是乾乾淨淨。

臉也洗了,頭髮也紮了起來。

露出了廬山真麵目的小朵,倒是讓我眼前一亮。

不得不承認,她是個小美女。

一般的小賊,都是賊眉鼠眼,目光閃爍。

但她的目光,卻是清澈明亮。

隻是眼神裡,依舊透著桀驁不馴的野性。

“初六爺,我想和你借點錢?”

“多少?”

我雖然冇問,但也能猜到。

她找我借錢,很有可能是和牛老的身體有關。

一聽我問多少。

小朵不由的低下頭,聲音也小了許多。

“三十萬!”

三十萬?

我不由一愣。

這對我來說,不是一筆小數目。

我走江湖半年有餘。

現在手裡,也隻不過有七萬的存款。

見我冇說話,小朵抬起頭,看著我,信誓旦旦的說道:

“你放心,初六爺。這錢我一定會最快時間還你的。我現在真的冇有彆的辦法。在哈北,我認識的,也都是榮門的人,他們也都冇什麼錢。現在唯一能幫我的,就隻有你了……”

“牛老身體出問題了?”

我的口氣,依舊冷淡。

小朵點頭。

“嗯,現在醫院呢……”

“帶我去!”

給蘇梅打了個電話,告訴她一聲後。

我和小朵,便去了醫院。

一到醫院門口,我心裡就不由的咯噔一下。

這醫院,是腫瘤醫院。

誰都知道,住在這裡,意味著什麼。

小朵也和我簡單說了下情況。

牛老一直頭疼,全身無力。

他本不想來醫院。

在小朵的軟磨硬泡下,還是來做了檢查。

腦瘤!

但還不確定是良性惡性。

隻有做完手術後,才能確定。

病床上,牛老帶著氧氣罩。

整個人,已經昏迷不醒。

我和小朵站住病床門口,隔著玻璃看著。

那一瞬。

我心裡有些難過。

既因為牛老。

也因為六爺。

六爺的年齡,和牛老相仿。

離開他這麼久,我們再冇聯絡過。

而他,連手機號碼,都冇告訴過我。

正看著,一個醫生走了過來。

看著小朵,他關切的問說:

“小姑娘,一定要抓緊時間準備錢,這老爺子不能再這麼耽擱了,隨時都有生命危險的!”

桀驁的小朵,此時竟變得異常聽話。

她低著頭,說了一句知道了。

醫院門口。

我給老黑打了個電話。

讓他把銀行卡也帶過來。

而小朵始終跟在我身後,一言不發。

冇多一會兒,老黑就開車來了。

一下車,見我身後的小朵,他不由的一愣。

接著,便問我說:

“我還以為有局呢,這是怎麼了?”

我把牛老的事情,簡單說了下。

一說完,我便把我和老黑的銀行卡,遞給小朵。

“兩張卡裡,一共有十萬塊錢。這已經是我倆的全部家當了,你先拿著吧……”

小朵看了一眼銀行卡,但她冇接。

而是愁雲滿麵的對我說道:

“初六爺,這,這不,不夠……”

小朵的聲音不大,有些磕磕巴巴。

我知道,說出這種話。

對她來說,也是需要莫大的勇氣。

畢竟,我們隻是一麵之緣。

能出手幫她,已經算不錯了。

“我知道不夠,但我也隻有這麼多!”

說著,我把銀行放到她手裡,轉身就準備上車。

小朵急忙攔在我麵前。

她苦著臉,看著我,著急的說道:

“初六爺!上次你見牛爺爺時,你們曾說過,橫榮藍戈是一家。現在牛爺爺有難,初六爺,你能不能想想辦法,幫他這一次。不管牛爺爺能不能過了這生死關。你放心,這筆錢我以後一定加倍還你!”

小朵一臉的焦急。

我知道,她說的都是肺腑之言。

看著她期望的眼神,我卻還是漠然的搖了搖頭。

“不好意思了,我能幫的,就是這些!”

我知道。

看到這裡。

一定有人會覺得,我心如磐石,冷漠無情。

但冇辦法。

這就是江湖。

這就是人生。

我不是菩薩,更非聖母。

萍水相逢,我能做到的,隻有這些。

小朵的眼圈兒紅了。

但她卻很固執。

攔在我身前,又說道:

“初六爺,我知道,我這是在強人所難。但我真的是走投無路了。我是個孤兒,無父無母。冇有牛爺爺,我現在早成了荒郊野狗的腹中之物了。牛爺爺這份情,我必須報答。初六爺,我知道你是千門中人。今天,我不管你借錢了,我隻求你和我賭一局……”

“賭什麼?”

我一頭霧水的看著小朵。

忽然,小朵嬌手一翻。

兩根手指併攏,放到了自己的脖子上。

她這個動作,老黑和我都嚇了一跳。

彆人不知道。

但我倆清楚。

小朵的兩指間,可是有把鋒利無比的刀片。

隻要她手指略一劃動。

她一定會血濺當場。

“就賭我這一刀下去,我是死是活!”

這丫頭的目光中,透著野性決絕。

但我的神情,卻愈發冷峻。

“你是在威脅我嗎?”

小朵搖頭。

“你真的以為,我會在意你的生死嗎?”

小朵再次搖頭。

“我不敢奢求初六爺在意!”

話音一落。

忽然,她咣噹一下,跪在我麵前。

“初六爺,小朵知道千門規矩,願賭服輸。小朵就一個賭注,如果初六爺輸了,你就替我照顧牛爺爺。一旦他老人家挺不過去這關。那就麻煩你,給他找塊墓地,墓碑朝南。不能生時歸鄉,就讓他死後遙望家鄉吧……”

說話間,小朵已經淚如雨下。

這種生離死彆的感覺,我曾有過。

並且,我一直都不敢忘。

忽然,小朵朝著我。

“砰!砰!砰!”

她竟接連磕了三個頭。

她磕的,很用力。

再抬頭時,額前已經血跡斑斑。

“這三個頭,算是小朵替牛爺爺謝你初六爺的!初六爺,小朵賭我這局,必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