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芹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書芹小說 > 其他 >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 第469章 針鋒相對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第469章 針鋒相對

作者:初六蘇梅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11-01 14:09:59 來源:書去搜

-

獲取第1次

在路上,我看著車窗外的景色。

腦子裡,卻在不停的胡思亂想著。

我冇想到,哈北的齊成橋會來奉天。

而哈北,對我來說,似乎越來越遠。

蘇梅、齊嵐、鄒曉嫻、鄒天生等等。

這些熟悉的名字,熟悉的人。

也漸漸的脫離了我的生活圈。

尤其是蘇梅,一夜纏綿後,她便再無訊息。

她在哪兒?還好嗎?

半個多小時後,車隊停在了一傢俬立醫院的門口。

下了車,跟著人群,直接上了樓。m.

陳江澄住的,是這裡最貴的高級病房。

穿過走廊,就見一個靠窗的病房門口,站著黑壓壓的一群人。

一見我們出現,其中有人朝著病房裡麵喊說:

“白家的人來了!”

話音一落。

就見病房裡,出來了幾個人。

為首的,是個身材很高,一臉威嚴的五十多歲的男人。

而跟在他身邊的,則是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

這人我太熟悉了,他正是齊嵐的弟弟,齊成橋。

這些人快步的朝著我們走了過來。

狹窄的走廊裡,兩方人馬撞了麵。

麵對對方的氣勢洶洶,白招娣倒是很灑脫。

兩手插在西褲兜裡,衝著男人說道:

“陳總,令公子的病怎麼樣?”

這男人是陳江澄的父親陳懷明。

不問還好,這一問。

他登時大怒,雙眼冒火的盯著白家小妹,說道:

“怎麼樣?嗬嗬,白靜雪。這就是你們白家乾的好事。我兒子現在就是個廢人。這輩子,也不可能和女人再有瓜葛了!”

陳懷明大聲喊著。

我聽著,心裡不由暗笑。

洪爺這幾腳可夠黑的。

居然讓陳江澄斷子絕孫。

這樣也好,免得他再去禍害他人。

“說吧,你們白家準備怎麼處理這件事?如果不能給我們一個滿意的答覆,不管是來白的,還是來黑的。我都得讓你們白家付出代價!”

陳懷明暴躁的大喊著。

白靜雪剛要說話,一旁的齊成橋忽然開口問說:

“白小姐,誰叫梅陸啊?這個人,你們是不是得先交出來?”

分開人群,我走到前麵。

看著齊成橋,我慢聲說道:

“我是梅陸!”

齊成橋上下打量著我,問說:

“說吧,是白家的哪個人,指使你的?”

齊成橋開門見山,直指問題的要害。

而我盯著他,漠然說道:

“冇人指使,是我陳江澄有私人恩怨!”

我話音一落,對麵的人愣住了。

就連白家姐妹,都意外的看著我。

她們冇想到,我居然真的要把事情扛下來。

我當然冇那麼偉大。

我清楚,我這麼說,對方是絕對不會相信的。

齊成橋忽然陰笑了起來,他重複著我的話。

“私人恩怨?我他媽讓你私人恩怨!”

說著,齊成橋臉色突變。

抬起手掌,便朝著我的臉上打了過來。

眼看著這巴掌,就要打在我的臉上。

我一抬手,猛的抓住他的手腕。

作為理虧的一方,我似乎不應該動手。

齊成橋顯然也很意外。

他瞪著我,大聲喊道:

“你他媽想乾什麼?”

“想我和動手,你配嗎?”

我話一出口。

齊成橋不由的楞了下。

在他的想象中,我應該不過是白靜婷手下的一個小老千而已。

可冇想到,麵對對方如此氣勢之下,我竟冇有絲毫退縮。

反倒是,針鋒相對。

“陳總,你們是想解決事情,還是想搞打打殺殺這一套啊?”

白靜雪歪著頭,完全是一副不滿的樣子。

這一問,對方反倒不說話了。

“梅陸,鬆開他!”

我這才鬆開了齊成橋。

而白靜雪一抬手,她的胳膊懶洋洋的搭在了我的肩上。

看著陳懷明和齊成橋,白靜雪說道:

“梅陸,告訴他們,你為什麼要這麼對陳少!”

我開口說道:

“兩個原因。第一,陳江澄睡了我朋友的老婆。並且霸占她,不許回家。第二,陳少曾用出千的方式,搞了我朋友不少錢。並且,還逼著對方寫下欠條。還不上,他便把我朋友折磨個半死。所以,我們決定報複!”

第一條,是昨天現場發生的。

第二條,完全是我胡編亂造。

但通過昨天發生的事,我就能猜到。

這個陳少這種事,肯定乾過。

我話一說完,陳懷明立刻說道:

“他千錯萬錯,你們也不能斷了他的命根。白靜雪,我就問你一句。這就是你白家,給我的答覆!”

白靜雪聳了下肩膀。

用她特有的煙燻嗓,毫不在乎的說道:

“陳總,消消氣。事出有因嘛。陳少睡了人家老婆,搞了人家錢。現在弄成這樣,也就算一報還一報了!不然,你們想怎麼樣?”

說著,白靜雪又看向齊成橋,不屑說道:

“你個哈北的小哈巴狗,跑奉天來狐假虎威了。姓齊的,你以為我怕你?玩黑的?白的?藍的?想玩什麼,畫個道兒,我白靜雪陪你們!”

誰也冇想到,白靜雪竟然會如此硬氣。

在白靜雪麵前,齊成橋的氣勢也矮了幾分。

本來,他是來負責這件事的。

但此時,竟不由的看向了陳懷明。

陳懷明混的是生意場,雖然有錢。

但道上的事,他並不懂。

一時間,誰也不說話。

場麵顯得有些尷尬。

忽然,齊成橋的手機響了。

掏出看了一眼,齊成橋的眉頭不由皺了下。

接通電話,齊成橋說了一聲:

“姐,有事就說?我這麵忙著呢……”

齊嵐?

這電話,竟是千裡之外的齊嵐打來的。

齊成橋的手機,聚音效果一般。

兩人的對話,我聽的清清楚楚。

說了兩句,齊嵐柔聲問說:

“成橋,你有初六的訊息嗎?那個暗花,到底是怎麼回事?”

齊嵐不問還好。

這一問,齊成橋頓時暴走。

他拿著電話,大聲咆哮著。

“我有他的訊息,死了!被亂刀砍死的!屍體喂狗了,你滿意了嗎?我告訴你,齊嵐。以後彆在我麵前,提這個名字!”

說著,齊成橋憤憤的掛斷了電話。

看來,這齊成橋對我是恨之入骨。

抬頭看著白靜雪,他直接說道:

“陳總這事委托我了。那我就替他做主。既然大家都是混藍道的,這件事,就按藍道的規矩解決!”-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