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芹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書芹小說 > 其他 >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 第474章 蘇評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第474章 蘇評

作者:初六蘇梅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11-01 14:09:59 來源:書去搜

-

獲取第1次

主持人跟著走上了台。

看著台下眾人,笑盈盈的說道:

“各位,這是我們新來的四位姐妹。有感興趣的恩客,可以舉牌了。底金八千八。水牌每舉一次,加金一千……”

說著,她便做了個請的手勢。

話音一落,旁邊的齊成橋,立刻舉起兩個牌子。

旁邊的服務人員,立刻衝台上喊說:

“三號柳竹,四號孟月,恩金九千八……”

可隨著服務員的話音一落,齊成橋卻是大手一揮。

“不,直接加到一萬九千八。這兩人,我今晚要定了!”

能進這種場子的,都是身家不菲的客人。

但齊成橋這一番話,還是惹得不少人朝他看來。一秒記住

齊成橋麵帶微笑,昂著頭,一副誌在必得的樣子。

洪爺卻是一臉不屑,低聲說道:

“這王八蛋還挺貪心的。一次要倆。不行,我得讓他多花點兒……”

說著,洪爺就要舉牌。

我太瞭解洪爺了,他不過是想借這個機會。

看能不能撿漏,好有個一親芳澤的機會。

可寧檬卻一下握住了他的手,說道:

“你不能舉的!”

“為什麼?”

洪爺好奇的問說。

“因為你是我帶來的,冇有姐妹會和你走的!”

嗯?

洪爺頓時語塞,隻能眼巴巴的看著台上。

被齊成橋這麼一弄,尤其他身邊坐著的。

還是秦四爺的侄子秦翰。

很多人個,乾脆不再舉牌了。

主持人則衝著兩位姑娘說:

“柳竹,孟月,謝恩客吧。去收拾下,陪恩客好好喝兩杯!”

“等一下!”

隨著主持人話音一落。

就聽前排的白靜雪,忽然開口了。

她把托盤裡的四個水牌,直接舉了起來。

“這四個姑娘,我全要了!”

哇!

大廳裡,立刻傳出一陣低聲驚歎。

選姑娘正常,但一下子選四個的,卻是少見。

更何況,出手的還是個女人。

有人認識白靜雪,便開玩笑說:

“白小姐,你這不能吃獨食啊。怎麼也得給大家留點啊!”

白靜雪依舊是一副懶洋洋的樣子,靠在椅子上,漫不經心的說道:

“給你們留可以。但這裡是奉天,不能讓外人搶了風頭!”

很明顯,白靜雪的話就是針對齊成橋的。

這麼一說,大廳裡的客人,便都看向了齊成橋。

齊成橋本就是愛麵子的人。

現在,萬眾矚目之下。

他怎麼可能丟了這個麵子。

舉著牌子,大聲說道:

“這兩個姑娘,我要定了。各加一萬!”

隨著齊成橋舉牌。

旁邊的秦翰,似笑非笑的喝著茶,也不說話。

白靜雪慢悠悠的站了起來。

雙手插兜,歪頭看著齊成橋。

“一萬?太少了吧?”

齊成橋眼睛一立,不甘示弱的回擊道:

“那你加啊?”

白靜雪忽然笑了下。

她慢悠悠的朝著齊成橋走了過來。

一到齊成橋的座位旁,她抬手輕輕敲了敲紅木桌子。

接著,一抬手,衝著台上的主持人說道:

“聽好了。今天這個人出多少,我都比他多一千!”

話音一落。

在場的奉天人,跟著鼓掌起鬨。

齊成橋臉色鐵青,兩眼惡狠狠的盯著白靜雪。

白靜雪同樣怒視著他,問說:

“怎麼,不服嗎?不服繼續加啊!”

眾目睽睽之下,齊成橋也有些受不了。

他拿起牌子,剛要舉。

忽然,秦翰一抬手,慢悠悠說道:

“成橋,女人多的是。既然白小姐喜歡,就讓給她嘛……”

齊成橋雖然不甘心。

但還是把水牌子,放回托盤中。

看著白靜雪,他冷冷的說道:

“男人婆,記得,咱們週末的賭局。到時候,我會讓你哭的!”

“我當然記得!”

說著,白靜雪轉身要回座位。

可這一動,忽然看到了旁邊桌的我。

白靜雪先是一怔,冇等我打招呼,她轉身便走了。

舞台上,繼續了幾個節目。

等到了十點多時。

就見主持人再次上台,衝著台下說道:

“各位老闆,今天壓軸出場的,是我們多年培養的一位小妹妹。小妹妹未經人事,今天剛剛出道。希望各位老闆,以後多支援……”

隨著主持人話音剛落。

忽然,就見從三樓處。

一張薄如蟬翼的帷幔,“唰”的一下,從天而降。

這白色的帷幔,在二樓的護欄處,圍了起來。

接著,就見兩個窈窕的身影,出現在帷幔後麵。

雖然,看不清長相。

但透過帷幔,還是可以看到兩人窈窕的身姿。

其中一人,懷抱琵琶,坐在椅子上。

隨著琵琶聲起,另外一人翩翩起舞。

看著這一幕,不少人都開始低聲抱怨。

就連洪爺,也衝著寧檬不滿的說道:

“這讓我們看個毛線啊?還弄個紗帳,你們怎麼不弄個棉被擋上呢?”

寧檬哧哧笑著,她小聲說道:

“這叫猶抱琵琶半遮麵。你們男人不都這樣嗎?越是看不到的,就越想看。越是得不到的,就越想得到。不對嗎?”

我聽著,倒是暗暗佩服。

必須得承認,這蘭花門主是個營銷高手。

至少,她懂得把握男人的心思。

眾人雖然不滿,但還是津津有味的看著。

而抱著琵琶彈唱的女人,聲音婉轉,猶如夜鶯。

她唱的,不是什麼流行歌曲,而是蘇評。

“栽梅種竹近深閨,代代相交竹與梅。

梅在竹邊竹作伴,竹在梅邊梅奉陪。

梅欲去時難留竹,竹要相留難脫梅。

…………”

我對蘇州評彈一竅不通。

但聽這聲音,卻是讓我渾身一顫。

雖是唱腔,但卻讓我心中湧起一種無比熟悉的感覺。

我甚至在想,是不是我聽錯了。

但我從小得六爺訓練,耳聰目明。

我相信,我絕對不可能聽錯。

曲調悠揚,聽的人身心舒暢。

但我的內心,卻翻江倒海。

往事更是一幕幕的,浮現在眼前。-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