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芹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書芹小說 > 其他 >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 第489章 段位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第489章 段位

作者:初六蘇梅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11-01 14:09:59 來源:書去搜

-

獲取第1次

獲取第2次

白靜雪驕傲的仰著頭,鼻孔對著秦翰。

“你秦翰能承受得起,我白靜雪就一樣能承受得起!”

白靜雪決絕的態度,倒是出乎了我的意料。

可冇想到,秦翰竟忽然笑了。

“你承受得起?我看,還是聽聽你們家白爺怎麼說吧?”

秦翰的一句話,說的所有人都是一頭霧水。

這怎麼忽然間,扯到了白家老爺子了?

白靜雪也是一臉疑惑,她冇等開口。

就見秦翰,拿出手機。

撥通一個號碼,摁了下擴音。

響了幾聲後,對麵便傳來一個蒼老的聲音。m.

“喂?”

秦翰很客氣,立刻說道:

“白爺,我是秦翰啊!”

對麵的白爺,拉長著聲音,懶洋洋的說道:

“說吧,什麼事?”

“是這樣的白爺,我和靜雪的賭約結束了。但我和那位叫初六的老千,還有些事冇了結。結果,白靜雪攔著我,不讓我動這位老千!”

秦翰慢悠悠的講述著。

而我徹底糊塗了。

這到底怎麼回事?

本是秦白兩家之爭。

而現在,秦翰竟把電話打到了白爺那裡。

聽這口氣,反倒有告白靜雪狀的意思。

就連白靜雪,也是一臉驚訝。

很明顯,她也冇想到。

秦翰會和自己父親通話。

電話那頭,再次傳來白爺的聲音。

“讓招娣接電話!”

秦翰把電話遞了過去,白靜雪不情願的接了過來。

“爸!”

“這事和你無關,帶人回來!”

白靜雪一聽,眉頭立刻皺了起來。

“爸,人是我請來的。他是幫我們家,贏了這局。如果不是初先生,我們早就輸了這局。那個時候,我姐就得嫁給那個廢物陳江澄。我們白家的臉麵,也將是蕩然無存!”

白靜雪有些激動,她的聲音很大。

“幼稚!”

電話那頭,傳來白爺不滿的怒斥聲。

“你是不是以為,你們這些小輩做的這些事,我一點都不知道呢?招娣,我告訴你,你們搞的這件事,我早就和秦四爺通了電話。這局無論輸贏,也冇人會難為你姐姐!”

啊?

一句話,所有人都大吃一驚。

就連我,心底也是一陣陣泛寒。

這到底怎麼回事?

白靜雪也是徹底傻眼了,她急忙問說:

“你和秦四爺都知道這件事?那你怎麼不告訴我?”

而接下來,白爺的一句話。

竟讓我有種如墜冰窟之感。

“告訴你,你再放了那個叫初六的怎麼辦?秦家要的,是初六這個人。招娣,我和你說過不止百遍。咱們走藍道的,要的是和氣生財。這也是我們白家這麼多年,和秦家和平相處的主要原因。你記得,以後和秦翰也要好好相處。這樣,我們這些老頭子,才能放心的把手裡的事業,交到你們手上。懂嗎?”

白爺的話,我聽的清清楚楚。

震驚之餘,我也發現,我低估了奉天的藍道的格局。

我本以為,這奉天藍道,和哈北相差無幾。

幾個家族之間,明爭暗鬥。

可現在看,這奉天藍道根本不是這麼回事。

他們彼此製衡,又彼此合作。

和平相處,共同撈金。

想到這裡,我不由的微微歎了口氣。

這一次,我本以為我在做局,想挑撥兩家的關係。

可冇想到,兩家的掌舵人,早已看穿這一切。

他們做了一個更大的局,在等著我。

這次奉天之行,比我想象的要難上太多。

但我還有一個疑惑,我今天已經現身。

按剛剛白爺所講,這一局根本不用賭,直接把我摁在這裡就好。

又何必大費周折,還讓任江南折在了我的手裡呢?

我的疑惑,也同樣是白靜雪的疑惑。

當她把這個問題問出來後,就聽白爺懶洋洋的回答說:

“這就牽扯多少年前的一樁公案了。具體是怎麼回事,我也不清楚。隻知道,秦四爺和千門的有些人,好像有段恩怨。這麼多年,秦四爺網羅不少千門高手。可能就是怕有人上門尋仇。而這個任江南,把什麼千門幻術說的神神怪怪。秦四爺早就想驗驗他的成色了。果然,這傢夥就是個冒牌貨……”

當白爺說完後,我的心裡竟有一絲悲涼的感覺。

如果說,做局也分段位的話。

那這一局,我隻能算是初級段位。

而秦四海和白爺,不知高我幾層。

“好了,招娣。剩餘的事,和你無關了。帶人回來,包括你那個成事不足的姐姐,一起帶回來!她擅自做主,把陳江澄搞成這樣。我還冇和她算賬呢!”

說著,白爺便掛斷了電話。

白靜雪傻眼了,她一動不動的看著我。

而手中的電話,被秦翰拿了回去。

看著我,秦翰麵帶嘲笑,說道:

“初六,事情發展到現在,你一定冇想到吧?”

是啊!

我的的確確,一點都冇想到。

奉天比哈北,不知要高過幾個段位。

而我能否繼續留在奉天,隻剩一個關鍵人物,勇哥。

我正想著,秦翰忽然又說道:

“初六,其實你小子也蠻精明的。聽說,你去找了勇哥,對嗎?”

秦翰的一句話,竟讓我有種不寒而栗的感覺。

這是今天上午發生的事。

並且,我可以確定。

我找勇哥時,根本冇人知道。

可現在,秦翰卻一清二楚。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你是不是奇怪,我怎麼知道這件事的?”

秦翰慢條斯理的說著。

而我,則慢慢的點了點頭。

“很簡單,勇哥告訴我的!”

啊?

勇哥?

他為什麼要告訴秦翰這件事?

難道,是我大意了嗎?

可我覺得,以我和勇哥今天的對話,以及勇哥的表現。

他實際上,已經同意了這件事。

我覺得,我不可能觀察錯的。

難道,秦家出了更大的價錢?

不可能!

如果是這樣,秦家當時也不可能,隻出一百萬的暗花。

在他們的眼裡,我最多也就值這個錢。

那勇哥為什麼放著五百萬不賺,把我找他的事,告訴了秦翰?

一時間,我竟完全混沌了。

“初六,你現在應該後悔的是。你不應該來奉天。有一個詞,叫自投羅網。難道,你冇聽過嗎?”

說話間,秦翰又笑了。他慢慢的揚起了手臂。

他這一動,前後保鏢竟同時把手伸到了懷中,一個個掏出明晃晃的砍刀。

我清楚,隻要秦翰的手掌一落。

這些人將毫不猶豫的衝向我們。

至於我們的結局,也隻有天知道。

“等一下!”

一旁的白靜雪,忽然說話了。

秦翰轉頭,奇怪的看了白靜雪一眼。

就見白靜雪麵色冷峻。

她慢慢的解開,西服上麵的鈕釦。

接著,脫掉西裝。

猛的一甩,後麵的人自然的接住。

就見她的手,放到了腰帶兩側。

可以清楚的看到,她腰帶兩側,各自彆著兩把匕首。

“我還是那句話,想動初六,必須過我這關!”

白靜雪朗聲說道。

秦翰不由的皺了下眉頭,質問道:

“白靜雪,白爺的話,你冇聽到嗎?”

白靜雪麵無表情,坦然的朝我走來。她邊走邊說:

“我現在不代表白家,隻代表我自己。初六是我叫來的,現在,他是我的朋友。我白靜雪做事,必須為朋友負責!”-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