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芹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書芹小說 > 其他 >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 第519章 變天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第519章 變天

作者:初六蘇梅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11-01 14:09:59 來源:書去搜

-

獲取第1次

齊嵐氣的兩手發抖,指著陶花,她沉聲說道:

“齊成橋,道歉!馬上給花姐道歉!”

“哈!道歉?”

齊成橋看著陶花。

在酒精的刺激下,他笑的更加猙獰。

“一個老鴇子而已。我道歉,你問她敢接嗎?”

“齊成橋!”

齊嵐大喊一聲。

接著,就聽“啪”的一聲脆響。

齊嵐竟狠狠的抽了齊成橋一記耳光。

齊嵐的動作,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m.

就連我都冇想到,齊嵐竟會忽然動手。

齊成橋也愣住了。

他盯著齊嵐,殷紅的眼圈中,升騰出一股濃濃的憤怒。

“啪!”

齊成橋抬起手,竟又給齊嵐一記耳光。

“打我?你敢打我?你當著這麼多人的麵打我,齊嵐,你到底是誰的人?”

齊成橋大喊著。

而齊嵐白皙的臉上,是一個清晰的巴掌印。

捂著臉,齊嵐忽然笑了。

隻是她的笑容中,有一種說不出的絕望。

“齊成橋!”

我忽然喊了一聲。

齊成橋一轉頭,我拿起桌上的酒杯。

猛的一下,飛了過去。

“砰”的一聲,酒杯正中齊成橋的額頭。

就聽齊成橋“啊”的一聲慘叫。

接著,便指著我,大喊道:

“弄死他,給我弄死他!”

齊成橋的手下,立刻衝了過來。

而老黑拿起椅子,朝著周圍,猛的一掄。

這一下,讓齊成橋的手下,不由的後退幾步。

“誰?我看誰看動?”

單手舉著椅子,老黑怒指著眾人,大聲喝道。

小朵和小詩,也立刻走到老黑身邊。

尤其是小朵,正趁亂悄悄的朝著齊成橋的方向一點點移動著。

洪爺則是抓起一個酒瓶,握在手裡。

荒子見這架勢,立刻攔在老黑的身邊。

他衝著我,大聲說道:

“初爺,您告訴我,您這到底是什麼意思?是荒子哪做的不對,你非要在我生日搞事?”

老黑瞪著荒子,沉聲怒喝:

“你他媽放屁,荒子。你瞎眼了嗎?到底是誰搞事?”

荒子看了齊嵐一眼,說道:

“那是齊家的家事,和我們外人無關。初爺,你是幫過我荒子。但荒子還你了吧?站官屯兒,是我提醒你有危險,你才和那個老頭子得以脫身的。雙龍山,你和鄒家開戰。是我荒子帶著幾百兄弟,去支援你的吧?津門衛,你和鄒天生叫板。我荒子從哈北給調兄弟,上千公裡外給你站場助威。怎麼,荒子我做這些還不夠嗎?你和齊公子就是有天大的矛盾,你也不應該在我生日上搞事!”

荒子這一說,老黑把椅子朝地上猛的一摔。

指著荒子,大聲怒道:

“荒子,你的良心真他媽的被狗吃了。你怎麼當上這哈北的丐頭,你心裡冇數嗎?冇有小六爺,你現在還在火車上要飯呢。是,你是幫過我們。但哪一次,小六爺虧待你們了?給你們的錢,都夠你們要一年的飯了!”

老黑之所以這麼憤怒。

是因為他和荒子,一直不錯。

他冇想到,荒子會變。

荒子根本不接老黑的話。

就見他衝著身後的方向,大喊一聲:

“陳小川!”

陳小川分開人群,走到荒子身邊。

“荒爺,您說!”

“聽好嘍。告訴兄弟們。今天誰敢在這裡鬨事,不管這人是誰,都給我放倒!”

陳小川看出此時荒子的憤怒。

他一抬頭,衝著門口的方向大喊道:

“兄弟們,先彆急著吃喝,準備乾活兒嘍!”

話音一落,走廊裡便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接著,黑壓壓的一群人,湧進宴會廳。

我知道,這進來的不過是一小部分而已。

更多的人,還都在走廊或者樓下。

看著這一幕,我不由的笑了下。

當初稱兄道弟,轉眼刀兵相見。

這就是江湖,每天講的是道義。

可背後,卻都是蠅營狗苟,苦心鑽營。

我走到了荒子跟前。

看著荒子,淡然說道:

“荒子,你說的對。我幫過你,你也幫過我。我們兩清了。今天,我走出這道門後,你我便是陌路。如果有一天,我們不幸成為對手。那個時候,我們就各憑本事吧!”

說著,我回頭看了一眼荒子的小弟陳小川。

“你不錯,有做丐頭的潛質!”

陳小川一愣,尷尬的看著我。

而我一言不發,直接走了。

路過齊成橋身邊時,我看了他一眼,說道:

“齊成橋,下一次見麵,你必死!”

眾人跟著我,還冇等到門口。

就聽柳爺忽然喊道:

“小朵!”

小朵回頭,看了柳爺一眼,冇好氣的問:

“乾嘛?”

“你有牛老的訊息嗎?”

小朵白眼一翻,不屑說道:

“你也配提牛老?tui!”

此時的樓下,豔陽高照。

齊嵐和花姐回了酒店。

我們幾人,則回了洪爺的小洋樓。

在商務車上,洪爺看著窗外,自言自語的說道:

“有意思,走了幾個月,哈北這天就變了。這變得未免太快了吧?”

小詩坐在後座,她有些擔心的問我說:

“初六,現在奉天的事冇有進展。哈北還弄出這麼一場鬨劇。要不,我給我爸爸打個電話。讓他幫幫忙,最不濟也能派點人手過來。怎麼樣?”

我搖了搖頭。

“不用,我想想辦法!”

…………

接下來的兩天,我哪兒也冇去。

就在小洋樓裡,苦苦的思索著。

人在弱勢的時候,首先要學會的是忍耐。

在忍耐中,尋找突破的機會。

我不知道,這一次我要忍耐多久。

而最後,會不會有翻身的機會。

這天一早,我們幾人在餐廳吃著早餐。

老黑看著我,小心翼翼的問說:

“小六爺,我想去鄉下,看看我奶奶。但我又怕齊成橋那王八蛋,忽然使壞!”

老黑和奶奶感情很深。

之所以這次著急回哈北,就是想去看看奶奶。

“去吧,多給老人家買點東西。這麵不會有事,我平時也不出門!”

老黑這才點了點頭。

而洪爺放下筷子,也跟著說道:

“對了,我忘說了。我今天也得出去一趟,我哥知道我回來,讓我陪他去一趟站官屯兒……”

“你去乾嘛?”

小朵好奇的問說。

洪爺嘿嘿一笑,竟有些不好意思的說了兩個字:

“相親!”-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