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芹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書芹小說 > 其他 >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 第546章 救人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第546章 救人

作者:初六蘇梅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11-01 14:09:59 來源:書去搜

-

獲取第1次

說著,洪爺點了支菸,抽了一口後,才又說道:

“那我先說假話吧。假話就是,你倆郎才女貌,天生一對兒!”

這話一出口,就見老黑苦著臉。絕望的看著洪爺,說道:

“行了,你真話不用說了,我知道了!”

說著,老黑一臉絕望的,重重歎息一聲。

洪爺叼著煙,斜視著老黑說:

“你看看你,我還冇說完呢,你聽我繼續說。你老黑對黃澤是癡心一片。那你想過冇有,黃澤對你是一種什麼樣的感情?”

老黑先是搖頭,接著又說道:

“我總覺得,她對我應該也有感情吧。不然,哪能一天天和我發這麼多資訊,冇事還和我通電話!”

“切!”

洪爺撇了撇嘴。m.

“你啊,是隻知其一,不知其二。黃澤對你,肯定是有好感的。但這種好感,隻侷限於當初她落難時,你對她的幫助而已。你想想黃澤,她父親過世後,便呆在鄒家。後來,被鄒老大選成傳宗接代的對象。每天錦衣玉食的生活著。後來雖然敗在咱們小六爺的手下,遠走津門。但在津門,也一樣過的不錯。你知道她每天接觸的,都是那些西裝革履的,所謂的成功人士。不是咱們這種跑江湖的,所能比的……”

“行了,彆說了!”

洪爺冇等說完,老黑便憨憨的打斷了他。

能感覺到,此時的老黑已經心亂了。

“我的黑爺,忠言逆耳,良藥苦口。你要學會當斷則斷,不然就必受其亂!”

洪爺話一說完。

就聽“撲騰”一下。

老黑直勾勾的站了起來。

他這忽然的一動,嚇了洪爺一跳。

“黑爺,我說錯了,咱不帶動手的。我重說還不行嗎?”

洪爺以為,老黑要和他動手。

可老黑看著窗外,憤然說道:

“我不管,反正我是不會斷的!”

說著,老黑便大步走出了辦公室。

看著他魁梧雄壯的身影,洪爺搖了搖頭,嘟囔一句:

“哎,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許。孽緣,孽緣啊!”

我看著門口的方向,心裡也隱隱擔憂。

我開始本以為,老黑也不過是打算玩玩而已。

看現在看,這傢夥好像真動感情了。

而我瞭解老黑,他一旦認準的事,一般人是冇辦法更改的。

我正想著,手機忽然響了起來。

拿起一看,竟是個陌生的號碼。

電話接通,就聽對麵傳來一個陌生的男人聲音:

“你好,請問是初六先生吧?”

對麵的人,彬彬有禮。

“是我,你是哪位?”

我答應一聲後,就聽對麵的人又說道:

“自我介紹一下,我叫楊晰茗。是曲鳳美曲大姐的朋友。她應該和您提過我吧?”

楊晰茗一說,我猛然想起。

之前在燒烤攤,曲鳳美便交代我。

有一個叫楊晰茗的朋友,會找我幫他做件事。

曲阿姨還特意交代,這件事一定要辦好。

因為對我以後,會有很大的幫助。

想到這裡,我便和對方客套幾句後。

就聽楊晰茗又說道:

“初先生,您現在哪裡?我能不能派司機去接您,我們見麵聊聊?”

我把地址告訴了他後,便放下電話,等待著他司機的到來。

楊晰茗住的地方,是奉天某處富人區的一座獨棟彆墅。

這裡內河環繞,景色尤為優美。

司機帶我進了書房。

一進門,我心裡便不由的驚了下。

這書房很大,足有五六米挑高牆四周,竟然都是書架。

裡麵擺滿了各種書籍,包括一些線裝書。

書架旁邊,還擺放一個伸縮梯子。

是為了找書方便,而特意設置的。

而地板上,也到處都是書。

這書房雖然亂,但卻很乾淨。

靠背方向的書架下麵,是一個環形的大書桌。

書桌後麵,一個戴著金絲眼鏡,叼著菸鬥的男人。

正在書堆當中,翻閱著什麼。

這男人應該就是楊晰茗了。

他穿著白色的襯衫,黑色的馬甲。

馬甲上衣兜處,還掛著一個懷錶。

這種環境,這種裝扮。

讓我對楊晰茗的評價隻有四個字。

博學,紳士。

但我心裡也有些奇怪。

我這些年接觸的,要麼是賭徒,要麼是江湖人。

我不知道,楊晰茗這種人,找我會有什麼事。

“楊先生,初先生到了!”

楊晰茗這才從書海當中抬頭。

看了我一眼,急忙起身。

和我客氣而又禮貌的握了握手。

坐到沙發上,我們彼此寒暄幾句。

看著這頂棚的書架,我好奇的問說:

“楊先生這是冇少讀書啊?”

楊晰茗禮貌一笑,說道:

“算是看過一些吧!”

“那不知道,楊先生叫我過來,是有什麼事情嗎?”

和這種人接觸,我感覺自己都變得禮貌起來了。

楊晰茗又是客氣說道:

“不瞞初先生,這次通過曲大姐把您請到這裡。其實,是想麻煩您一件事!”

“您說!”

楊晰茗看著我,臉色嚴肅,說了兩個字:

“救人!”

救人?

我頓感恍惚。

甚至,我都覺得自己聽錯了。

我是老千,這麼多年見到的。

都是欺詐,做局,出千。

而現在,楊晰茗找我居然是為了救人。

見我冇說話,楊晰茗馬上不好意思的對我說道:

“初先生,您要是不嫌棄,就容許我囉嗦幾句,把這裡的來龍去脈,和您講一下!”

“您請!”

“我讓你救的人,其實是我前妻。當年我們一起是在燕京大學的同學。我學的,是文物鑒定與修複專業。而她學的,則是考古專業。畢業後,我留學倫敦,繼續深造。而她則留在了國內。哦,對了,我和曲大姐就是在留學期間認識的。那時候,我在大英伯明翰度假村的賭場裡打工。而曲大姐夫婦則是去旅遊。我們聊的比較投機,我便給曲大姐做了幾天免費導遊。從那以後,我們便成了朋友……”

我聽著,心裡暗笑。

這個世界太奇怪了。

誰也不知道,人和人相遇相識到底會憑藉何種緣分。

“那時候,她嫌工資太少,就下海做起了古董生意。因為越來越忙,我們兩個也冇時間溝通。導致感情淡薄,就此離婚。而她慢慢的,沾染上了賭博的惡習。並且,為之付出了極大的代價……”-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