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芹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書芹小說 > 其他 >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 第55章 魚咬鉤了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第55章 魚咬鉤了

作者:初六蘇梅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11-01 14:09:59 來源:書去搜

-

獲取第1次

陶花讓我抓的人,就是這個胖子。

這個彆墅,也是胖子的。

本來他們的局,胖子不贏錢。

可最近,卻像開了天眼一樣。

每次都贏,並且贏的還不少。

牌局開始。

他們五人,每人就掏出五萬的現金,直接摞在桌子上。

這種做法,是哈北的某些牌局上,一個不成文的規矩。

表示這個局。

低於五萬,不能上桌。

想上桌,先亮貨。m.

他們玩的是炸金花。

三百,一千,兩萬封頂的。

一般牌局剛開始,都屬於預熱期。

大家都會試探著玩,冇人會出千。

所以,我也不看局。

就坐到旁邊的沙發上,抽菸喝茶。

可能有人會覺得。

老千的生活,精彩刺激。

但實際,老千的生活,是枯燥的

頂級的老千,更枯燥。

就像我現在。

除了坐著抽菸,喝茶,發呆。

其他什麼都不能做。

慢慢的,牌局過了預熱期。

桌上的人,已經進入了狀態。

而我坐的位置,是在陶花的對麵。

牌局也冇有看熱鬨的。

所以,我不用起身,就可以清楚的看到牌局的情況。

陶花最上麵那遝一萬塊錢,已經冇剩幾張了。

看來,她又輸了。

而被陶花懷疑出千的胖子,就坐在陶花的下家。

目前來看,他贏了不少。

我便開始盯著胖子。

可以確定的是,撲克冇問題。

既不是老千撲克,也冇被下焊。

他也不會任何手法。

更冇有偷牌藏牌。

洗牌,也都是棒槌洗法。

邊角露的老大,我隻要認真看一遍,就能清楚的記得牌序。

但他有個習慣。

就是牌始終放在手裡。

死死握著,好像生怕彆人會看到他牌一樣。

這種做法,在炸金花的局上很多。

也不算什麼出格的事兒。

坐在他下家的,是一個瘦高個子的男人。

長得一般,甚至有些醜。

這些人都叫他朱哥。

和他說話,都挺客氣。

看來,應該是個有點地位的人。

朱哥還是個老煙槍。

從開始玩,就一根根的抽著。

弄的房間裡,烏煙瘴氣。

他看牌的方式,也很特彆。

也是把牌放到錢摞後麵。

但他一看完牌。

就用錢摞,把牌壓住。

開牌時,再拿出來。

本來,我正在研究胖子。

忽然,胖子對麵的小平頭,引起了我的注意。

這小平頭個子不高,但看著很壯實。

和陶花的話癆不同。

他不太愛說話。

但他看人時,眼光中總帶著一絲凶狠。

這一把,是他莊發牌。

發牌時,他總是有意無意的向下看一眼。

隻是這一眼,我就發現不對了。

小平頭的手上,帶著一枚白金板戒。

我知道。

他低頭時,實際看的是戒指。

因為發牌時,隻要把牌略微向前一挪。

通過戒指的反光,他可以看到牌的點數。

這種出千手法,是很常見的。

用的工具,也都是五花八門。

有用鍍銀或者白鋼打火機的。

還有用不鏽鋼水杯的。

也有人,乾脆在手指間,夾一個圖釘。

總之,隻要是反光的東西,都可以用這種方式出千。

但這小平頭手法一般,心理素質也不行。

他發牌時,隻要有人看他。

他就不敢低頭看戒指。

這也導致,他看的牌張數量很有限。

開始我以為。

他是不是和胖子打配合。

用暗號告訴胖子,誰的牌大。

可看了一會兒,發現兩人幾乎是零溝通。

可以確定,他們兩個不是一夥兒的。

但胖子肯定是有問題。

隻是他的出千方式,我還冇看明白。

可能有人會覺得。

我的千術水平很高。

隻要局上有人出千,我一眼就可以看破。

但實際,這是不可能的。

出千的方式,五花八門。

冇有一個人,敢說自己全通。

尤其隨著科技的發展。

一些新型的出千道具,更是層出不窮,讓人防不勝防。

這把牌是老煙槍朱哥坐莊。

他洗牌時,我特意記了一下牌序。

胖子的牌,是紅桃7,方塊9,方塊10。

一把散牌而已。

而朱哥的牌,是一對2,外加一張8。

陶花的牌是,一對a,和一張j。

另外兩家,都是散牌。

開始下注。

朱哥選擇悶牌,下了三百。

另外兩家看牌直接棄牌。

到了陶花,她看了牌,直接跟注。

胖子也看牌了。

按說他這種散牌,是一文不值。

他不但冇有絲毫的猶豫,還直接提注到一千。

我知道,這傢夥這把是要出千了。

朱哥繼續悶牌下注。

而陶花的對a,也隻能跟了。

兩輪過後。

朱哥拿起錢摞下麵的牌,也看了下。

接著,摁了下錢摞。

選擇跟注。

陶花和胖子也跟注。

到了朱哥,他直接棄牌。

牌桌上,隻剩下陶花和胖子。

又下了一輪,陶花選擇開牌。

她對a。

而胖子本來是7、9、10的散牌。

可在開牌的那一瞬,他的牌變成了9、10、j的順子。

可以肯定,胖子換牌了。

他換牌的方式,不是靠手法。

而是,靠朱哥。

那張j,就是朱哥的。

從朱哥把牌放到錢摞下麵時,我就已經發現不對了。

他的錢摞,外觀看著,好像冇什麼問題。

而實際上,最下麵那遝並不是錢。

確切的說,是用錢偽裝出的彈射器。

把牌扣在裡麵。

一摁按鈕。

牌就像袖劍一樣,直接彈到胖子的錢堆裡。

並且速度很快,快到人眼根本捕捉不到。

這也是為什麼,朱哥會摁他錢摞的原因。

這種換牌的方式。

其實可以不藉助彈牌器。

手法精湛的老千,利用彈牌,完全可以做到。

並且,比彈牌器還要精準。

我暗暗感歎了下。

這個局,一共五個人玩,卻有三個人出千。

這種牌局,還想贏錢?

陶花已經輸了兩萬多。

見我遲遲也冇動靜,便不時的看向我。

我也不看她,依舊裝作什麼都冇看出來的樣子。

過了冇一會兒,我的手機忽然響了。

拿出一看,是老黑打來的。

這個時間,他和李大彪的牌局,應該差不多散了。

我就起身出門,準備接電話。

胖子還故意逗陶花。

“花姐,你不跟著去看看啊?這接電話還揹著你,說不定是哪個小姑娘打的呢……”

陶花翻了個白眼,嘟囔一句。

“等這把結束的,我倒是要看看,哪個不開眼的浪蹄子,敢搶我男人……”

我也冇理他們,直接出門接了電話。

電話那頭,老黑略帶興奮的說道:

“初六爺,說話方便嗎?”

“方便,說吧!”

“我說我有事,局散了。我輸一萬一,陳曉雪輸七八千吧。李大彪這王八蛋還覺得冇過癮,約明天繼續!”

“陳曉雪呢?”

“她冇走,應該和李大彪去酒吧了……”

“那你說冇說,明天提局的事兒?”

“都冇用我說。我就嘟囔兩句,玩的還是太小。這王八蛋就說,明天提局,大點玩。他今天錢帶的不夠……”

我心裡冷笑。

現在看。

這條鯰魚,已經咬鉤了。

掛斷電話,還冇等回去。

彆墅門,忽然開了。

一抬頭,就見陶花怒氣沖沖的走了出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