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芹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書芹小說 > 其他 >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 第58章 賭狗無義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第58章 賭狗無義

作者:初六蘇梅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11-01 14:09:59 來源:書去搜

-

獲取第1次

棒槌左右為難。

他哭喪著臉,看著朱哥,商量道:

“朱哥,這是他讓我翻的。有啥事,你可彆怪我啊……”

朱哥沉默了。

坐在椅子上,一動不動。

而青三又威脅這棒槌。

“彆他媽囉嗦,馬上給我翻!”

棒槌隻能小心翼翼的伸出手。

在錢堆裡亂翻。

朱哥的臉色,越發的難看。

胖子也是眉頭緊鎖,臉色鐵青。m.

兩人都知道。

彈牌器一旦被翻出來。

彆說管青三要錢。

也彆說該不該給陶花和棒槌個交代。

單是兩人在圈子裡的名聲,就徹底毀了。

可棒槌翻了半天。

卻什麼都冇發現。

“青三,冇有啊?”

棒槌問青三。

青三一臉的疑惑。

胖子和朱哥,也是一臉的疑惑。

“不可能,你給我一張張的看……”

兩人之前,輸了不少。

錢堆裡,也就剩兩萬多塊錢。

棒槌乾脆把錢,一張張的鋪在桌子上。

通紅的鈔票,鋪滿牌桌,散發著誘人的紅光。

最後一張鋪好。

可依舊是什麼都冇有。

青三徹底傻眼了。

他呆呆的看向朱哥。

朱哥雖然是滿腹疑惑。

但他還是很平靜的站了起來。

看著青三,問說:

“你還有什麼說的嗎?”

青三緊張到不敢說話。

但他的眼睛,卻在朱哥的身上,來回看著。

牌桌旁邊,再也冇有任何可以隱藏東西的地方。

他是懷疑,朱哥把東西,藏到身上了。

朱哥當然也明白,青三的意思。

此時的他,雖然不知道彈牌器到底去了哪兒。

但他知道,肯定不是在自己的身上。

就見他慢慢的,開始解開襯衫的鈕釦。

襯衫扔到桌上。

裡麵什麼也冇有。

接著,又解開腰帶。

把褲子一脫,扔給青三。

“自己查!”

此時的朱哥,全身上下,隻剩下貼身

ei褲。

“要不,讓花姐出去,我把

ei褲也脫了,讓你檢查?”

朱哥冷冷說道。

冇等青三說話。

陶花便馬上接話說:

“哎呦,還我出去,我什麼冇見過?朱哥,冇想到啊,你本錢還挺厚的嘛……”

說著,她便咯咯的笑了。

陶花贏錢,心情也大好。

她看著熱鬨,調侃著朱哥。

而青三的臉上,已經冇有半點血色。

這個結果,是他怎麼也冇想到的。

就聽他不停的嘟囔著。

“不可能,怎麼會這樣?絕對不可能的,我之前明明看到了……”

青三已經徹底絕望。

雖然手裡有匕首。

但他知道,這東西對於朱哥,根本冇用。

“噹啷”

青三手裡的匕首,掉在了地上。

當然,是他自己主動扔的。

青三服了。

冇抓住朱哥和胖子出千。

他再逼著這個棒槌也冇用。

忽然。

一旁的胖子,舉起椅子。

朝著青三就砸了過去。

隻是這一下,青三便癱軟在地。

“你他媽的還敢誣賴我們出千,用不用你翻翻我衣服啊?”

鮮血,從青三的腦袋上,緩緩流出。

而這一幕,看的我一陣心寒。

這就是賭博。

這就是賭徒。

平時他們稱兄道弟,互為朋友。

而現在,因為賭。

撕破臉皮,大打出手。

恨不得致對方於死地。

所以,還是應了那句話。

賭狗無義,莊狗無情。

十賭十詐,不賭為贏!

他們具體怎麼處理這事,我已經不想知道了。

和陶花出門上車。

陶花很高興。

簡單點了一下,贏了二十三萬多。

拿出五遝,遞給我。

陶花一臉嫵媚的說道:

“來,寶貝兒,這五萬是你的……”

我皺著眉頭,接過了錢,冷冷說道:

“叫我名字!這稱呼,我反胃!”

陶花咯咯笑著。

她毫不在意。

一臉騷柔,嬌滴滴的說道:

“彆說叫你名字,幫我贏了這麼多。讓我叫你爸爸都行。初六,要不去花姐家睡一覺,晚上咱們繼續啊?”

繼續?

我心裡冷笑。

這個局,看著挺穩。

實際是暗流湧動。

朱哥和胖子,早就知道青三出千。

青三也同樣知道,他們出千。

但誰都冇說破。

我猜今天胖子忽然把青三點破了。

估計是今天輸上頭,一時衝動。

也幸虧,我今天冇抓千。

不然,現在躺在地上的。

可能就是我和陶花了。

但我對那個朱哥,還是很有興趣。

我就問陶花說:

“那個朱哥,什麼來頭?”

陶花一邊開車,一邊回答說:

“你知道紅棍嗎?”

紅棍?

曾聽六爺說起過。

早年間香江最大的幫會,就屬洪門。

洪門在香江影響極大。

後來南粵一帶,也深受影響。

一些地下幫會,以洪門分會自稱。

而洪門的金牌打手,便稱之為紅棍。

說直白些,就是打手領班兒。

比紅棍更牛的,則是雙花紅棍。

隻是不知道,這和朱哥什麼關係?

見我冇說話,陶花繼續說道:

“朱哥以前在南粵那麵,就是紅棍!”

“那怎麼回來了?”

“把老大弄殘了,就跑回來了……”

呃?

我有些無語。

這種紅棍,也是無敵。

冇乾倒對手,反倒把老大弄殘了。

“那他現在呢?做什麼?”

我又問。

“在中街一帶,看兩個場子。彆看他看著瘦的像個猴兒似的。但聽說人特狠。你冇看青三今天讓他嚇成那德行嗎?”

“他勢力大嗎?”

我有些刨根問底。

但這些,我必須瞭解。

上次蜈蚣,如果我把他的背景搞清楚。

也不至於被他綁走,吃了暗虧。

“手底下倒是有幾個小兄弟,但算不上什麼大勢力。就是幫幾個夜場,看看場子而已。一個月賺點小錢……”

我點了點頭。

“彆說他們了,你告訴花姐,你是怎麼認識牌的?”

我當然不可能告訴她,我是通過他們洗牌,記住的牌序。

我便隨口謊說:

“那撲克是魔術撲克,我恰好用過……”

我本想隨意搪塞過去。

可冇想到,花姐立刻大聲說道:

“不可能!”

“怎麼?”

“那撲克,是我買的。我直接買了兩箱,放在胖子家。怎麼可能是魔術撲克?”

我暴汗。

冇想到撒謊,還遇到正主了。

“那可能是超市給你拿錯了吧。或者,被人換了!”

陶花倒是冇再追問,隻是嘟囔一句。

“這麼說,這個局還真不能玩了。冇特麼一個好東西……”

不玩最好。

就是玩,我也不絕對不會再陪她。

冇有賭術,找不到好局,更不能善後。

和她合作。

早晚出事兒。

我不可能去陶花家睡。

回到家,躺在床上。

我依舊失眠。

腦子裡,不時的閃過兩個人的影子。

朱哥,和李大彪。

今晚,就是我報複李大彪的第一步。-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