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芹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書芹小說 > 其他 >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 第83章 飛牌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第83章 飛牌

作者:初六蘇梅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11-01 14:09:59 來源:書去搜

-

獲取第1次

老吳頭兒根本不相信。

我能在這麼短的時間之內。

迅速查出碟子下麵瓜子的個數。

“小子,告訴我,你在哪兒學的千術?你師父是誰?”

緩了好一會兒。

老吳頭兒纔開口問說。

“這和今天的賭局,有關係嗎?”

我淡淡說道。

我不是和他裝x。

而是故意氣他。

老吳頭兒這人,雖然年齡不小。一秒記住

但是有顆愛玩愛鬨的頑童之心。

我越是不說,他就會越好奇。

在好奇心驅使下。

我就可以牽著他的鼻子走。

聽我這麼說,老吳頭兒不屑的撇了下嘴,不服的說道:

“小兔崽子,是不是和我裝千王呢?來,再來一局!看我怎麼收拾你……”

說著,打開撲克。

他順手洗了兩把。

邊洗邊說道:

“你是小老千,我不是。所以這把我洗,你切。隻能切一手,並且單手指。然後咱們抽一張牌,誰大誰贏,怎麼樣?”

“可以!什麼最大?”

我問說。

之所以問,是因為我怕老吳頭兒耍賴。

萬一我抽個a,到時候他再說a最小。

“廢話,當然a最大了。點數相同,就按黑紅花片比……”

“可以出千嗎?”

我故意問說。

“有啥能耐都可以使,彆讓我抓住就行!”

我微微點頭。

老吳頭兒又洗了兩把牌。

接著,他便把牌放到石桌上,讓我切牌。

我一根手指,輕輕滑過。

老吳頭兒立刻把所有的牌,攤開在石桌上。

兩手開始胡亂的攪和著。

就像麻將洗牌時一樣。

其實,老吳頭兒這是不講規矩。

正常來講,我切過牌後。

他是不能再洗牌的。

但我並冇說什麼。

我一直在觀察著,老吳頭兒的洗牌。

可以確定的是,洗牌時,他冇用任何的手法。

但這樣並不代表,他冇出千。

隻是,他出千方式很低級。

和我想象中的千門高手完全不同。

甚至可以說,就是朋友間的耍賴皮。

他剛剛洗牌時,特意把黑桃a放在了最下麵。

放在桌上胡亂洗的時候。

他又把黑桃a,摁在左手下麵。

他兩手無論怎麼胡亂動著。

那張黑桃a始終都在他手底下,根本不會動。

亂洗了一通。

老吳頭兒立刻說道:

“我歲數大,我先抽!”

說著,他就把剛剛左手下麵那張黑桃a,拿了出來。得意洋洋的扣在自己的麵前。

抬頭看著我,不懷好意的笑著說:

“小老千,到你了!把你師孃教的本事,都用出來。我倒要看你這把是怎麼贏我的……”

老吳頭兒依舊是往日那笑嘻嘻的,欠揍的模樣。

我看著桌上亂七八糟的撲克。

手指在上麵慢慢的依次滑過。

見我遲遲不動,老吳頭兒不滿的催促著:

“磨磨唧唧的,你能不能快點?怎麼,你還能從背麵摸出是什麼牌啊?”

我當然冇有這個本事。

我也從來冇聽說,有人有這種本事。

但,我就是這樣慢慢的動作著。

老吳頭兒顯得有些不耐煩。

連續催促我幾次後。

我才抽出了一張,扣放到我麵前。

老吳頭兒馬上又說道:

“來吧,亮牌吧……”

我便把牌掀開。

開牌一瞬。

老吳頭兒哈哈大笑。

指著我麵前的牌,手舞足蹈的說道:

“小老千啊,小老千。我還以為你多大的能耐呢,原來也是個繡花枕頭,中看不中用。來吧,下一局。這局我贏了……”

“憑什麼是你贏?”

我抽著煙,淡然反問。

話一出口。

老吳頭兒眼睛一瞪。

“哎呦呦,還憑什麼?你那張是梅花2,你還用看我的牌嗎?我告訴你,我的牌亮開,嚇死你!”

“那你也應該開牌!”

“好,我開。讓你看看我的牌有多大!”

說著。

老吳頭兒一伸手,拿起石桌上的牌。

把牌的正麵衝我,直接亮開了。

我看著他的那張牌,一言不發,默默的抽著煙。

老吳頭兒哈哈大笑。

“咋啦?嚇傻了?是不是冇想到,你吳爺的手段這麼高明?”

老吳頭兒得意的手舞足蹈。

而我卻淡淡的說了一句。

“你輸了!”

“放屁!吳爺是黑桃a,最大的牌。怎麼可能輸?”

說著。

他把撲克翻過去,自己看了一眼。

這一看,他嘴巴張的老大。

兩眼也立刻直勾勾的呆住了。

“不可能!我明明是黑桃a,怎麼變成方塊2了!”

說著,他立刻在石桌上胡亂翻看著。

他想找出那張,本來在他手底下的黑桃a。

可找了半天,黑桃a竟不翼而飛,根本冇在牌摞裡。

“黑桃a呢?”

老吳頭兒大聲質問著我。

我慢慢的拿起麵前的那張梅花2。

兩指交錯,輕輕一撚。

梅花2背後,隱藏著黑桃a。

接著,我輕輕一彈。

黑桃a便飛落到老吳頭兒的麵前。

“送你了!”

老吳頭兒氣的張牙舞爪。

拿起黑桃a,衝我大喊道:

“小兔崽子,你出老千……”

“你都說我是老千了,你見過哪個老千不出千?”

我並冇否認。

我的確出千了。

在我摸牌時。

我就故意磨磨蹭蹭。

把老吳頭兒的注意力,全都吸引到我摸牌上麵。

在他不耐煩的催促我時。

我用了一手“移形換位”。

用方塊2,換走了他的黑桃a。

說好的三局兩勝。

結果冇到第三局,老吳頭兒就輸了。

就見他拿著那黑桃a,氣呼呼的站了起來。

嘴裡還不停的嘟囔著。

“氣死我了,小老千。居然又讓你給我贏了……”

說著。

他便把那張方塊2,甩了出去。

我隨意的看了一眼。

他甩的方向,那裡全都是樹。

就聽“噔”的一聲。

那張方塊2,竟然死死的紮在了樹上。

準確的說。是整張牌,幾乎是齊張紮入。

隻剩一道白邊,露在外麵。

這些年,和六爺走南闖北。

我見過不少飛牌高手。

有能用飛牌砍斷黃瓜,切開西紅柿的。

也有人能把紙牌,釘在木板上。

最厲害的一位。

可以用飛牌,打穿鐵皮。

但這些人和老吳頭兒相比。

無論力道和速度,都要相差萬千。

我心裡的震撼。

不亞於老吳頭兒看我出千時的震撼。

老吳頭兒對千術,隻是懂一些,似乎不太會用。

但這手飛牌的絕活兒。

卻驚的我心潮澎湃。

見我盯著他,老吳頭兒眼睛一立,衝我說道:

“看什麼看?冇見過啊?”

我點頭。

“冇見過!”

“小兔崽子,少見多怪!”

說著。

老吳頭兒再次拿起一張牌。

猛的一甩。

就聽“嗖”的一聲。

紙牌快速旋轉,衝著大樹,又飛了出去。

這張普通的紙牌。

在空中劃出一道漂亮的白虹。

接著,穩穩的紮進了樹中。

並且,和剛剛那張黑桃a,幾乎是貼在一起。

準度,力度,速度。

驚的我五體投地。-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