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芹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書芹小說 > 其他 >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 第913章 但求一死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第913章 但求一死

作者:初六蘇梅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11-01 14:09:59 來源:書去搜

-

“見麵當天,柳雲修宴請了我和聽骰黨魁頭。酒席之上,他說他這輩子最恨兩種人。一種是背信棄義,不遵守諾言的。另外一種,是擋他財路的人。我聽到那句話時,便猜到他已經知道我留下了那副春宮圖。果然,他便直接問我,為什麼要偷偷留下字畫,到底還留下多少?我怎麼解釋,他都不肯聽……”

“然後呢?”

見秦四海不說,我追問了一句。

秦四海盯著我好一會兒。忽然,他把腿上的毯子一掀。

眼前的一幕,讓我不由的皺了下眉頭。

毯子之下,是一雙隻有半截的腿。

小腿部分,裝上了假肢。

“這就是柳雲修留給我的。當天,他讓聽骰黨魁頭找了個和我相似的人。讓我把我從前的經曆,以及所有一切,全都告訴他。最後這人易容改麵成我的樣子,去了關東,做起了關東賭王……”

秦四海的話,讓我有種匪夷所思之感。

當初,我還以為這一切是秦四海謹小慎微,自行設計的。

可哪裡知道,背後的人竟然是雲滇賭王柳雲修。

可有一點我還是不明白,便又問說:

“你在關東耕耘多年,實力不淺。為什麼還要怕一個遠在雲滇的柳雲修?”

秦四海看著自己的假肢,默然苦笑。

“初六,你聽過索命門嗎?”

我當然知道,索命門是外八門之一。也是外八門中最神秘,也是最血腥的一門。

當初在奉天,楊晰茗也曾和我說起過索命門。

“索命門的人來去無蹤,殺人性命更是在無聲無息間。而柳雲修和索命門關係不淺,我幾次夜半睡覺,都曾被索命門悄然入了我的臥室。如果他們想要取我性命,可以說如同遊戲般簡單。你說這種情況,我還敢不聽他柳雲修的嗎?”

“那他們為什麼不派索命門去殺我父親,反倒用你來威脅他去雲滇呢?”

秦四海搖頭。

“我雖然不清楚原因,但我猜應該是索命門的人,不接這單任務吧?具體情況,我也不清楚……”

“那你又怎麼和鄒曉嫻混到了一起?”

秦四海苦笑。

“我腿斷之後,便留在了莞城。由聽骰黨魁頭監管著我,怕萬一奉天那麵有什麼意外,我還能幫他們解圍。同時,聽骰黨想做賭場,他們手下冇有這方麵的人才,便要我幫他們管理策劃。但我清楚,但我冇有了利用價值之時,也就是他們要我性命之日。偶然一次,我聽到鄒曉嫻嫁給了黃阿伯。對於鄒曉嫻,我還是有幾分瞭解的。我便偷偷的聯絡上她。我當時說,我願意把我所有的資源都用來輔佐她。可鄒曉嫻根本不當一回事,你猜她讓我做什麼?”

我搖頭。

“她讓我想辦法,把你騙到莞城!初六,你雖不如你父親風流倜儻,但你的女人緣好像還不錯!”

秦四海和我開了一個並不好笑的玩笑。

我冇接他的話,而是又問:

“那聽骰黨的魁頭,還有柳雲修冇找你?”

“那是你不瞭解黃阿伯,黃阿伯能把地下彩做到全國各地,做成這麼大的規模。他在香江和濠江都有著極其廣博的人脈。這次他生日,你也能看出幾分。對於這種人,聽骰黨惹不起,柳雲修冇必要惹。也就是說,鄒曉嫻利用黃阿伯的地位,保我在莞城的平安……”

我點了支菸,默默的抽著。在心裡消化著秦四海和我說的這些話。

但我還是有幾個疑問,便開口問說:

“今晚的車禍怎麼回事?”

“鄒曉嫻讓我見你,我便想會不會有人知道這件事。便讓馬大虎安排兩個人,坐我的車,先去探探路。冇想到果然出了這碼事。”

“是柳雲修派的人?”

秦四海搖頭。

“絕對不可能。我現在對柳雲修,已經冇有任何利用價值了。並且,他也不知道有你的存在。而今天要殺我的人,是不想讓我把這一切告訴你。所以,纔會對我痛下殺手!”

“你猜不到是誰?”

“猜不到,我隻能猜到和你初六有關的人。並且,關係很大!”

秦四海說完,便感歎一聲:

“初六,我知道這一年多你在江湖中嶄露頭角。一切都是為了替你父親報仇,這我理解。我也很懊悔當年自己貪生怕死,讓梅先生去了雲滇。我的罪過百死莫贖。我也願意死在你的手裡。但有些話,我還是要說!”

“你說!”

看著秦四海,我的目光變得陰冷。

我父親不是死在他的手裡,但卻因他而死。

這筆賬,我不得不算。

“梅先生義薄雲天,是一代千門豪俠。作為他的兒子,為父報仇理所應當。但我還是要說,你不能去雲滇。隻要你一露出和梅先生有一絲絲關聯,你就一定會出事的。當年那筆巨資不說,還有大批的黃金古董。即使放到現在,也是驚天財富。冇人會不動心的,你懂嗎?”

當初,曲鳳美不讓洪爺去雲滇。現在秦四海也是這樣勸我。

可我不去雲滇,又怎麼能報仇?

秦四海抬頭看著我,繼續說道:

“我知道你是報仇心切,但你可以從長計議。我這麼和你說吧,柳雲修不僅扶持了我。還有巴蜀賭王鄭如歡,齊魯賭王李建路,椰城賭王符明。這些人和我一樣,所有場子都是和柳雲修五五分賬,並且負責幫他運送古董古玩。如果你真的要報仇,你可以從這些人入手。或許,還有幾分機會。不過我聽說,鄭如歡好像和雲滇那麵掰了。我猜,他不久以後,可能就會出事……”

我現在腦子很亂,還來不及捋順這些事。

我看著秦四海,問出了我最想問的問題。

“最後一個問題,秦四海,你知道我母親的訊息嗎?”

秦四海立刻搖了搖頭。

“梅先生長居江湖,從不提私人家事。當初知道你,還是因為我偶爾聽到他給家人打電話,我才知道這件事的。至於其他,我是一概不知!”

我聽著,把手中的菸頭扔在地上,用腳狠狠的攆滅。

當我再次看向秦四海時,他竟然笑了。

“初六,不用手軟,現在就殺了我。死在你手裡,對我來說就是最大的解脫!”

秦四海的笑,平和寧靜。彷彿在和我說著一件極其平常的小事。

我捏著小刀,慢慢的朝他走了過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