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芹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書芹小說 > 其他 >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 第93章 重來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第93章 重來

作者:初六蘇梅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11-01 14:09:59 來源:書去搜

-

獲取第1次

“我說老童,你這是要乾嘛?”

瘋坤提著褲子。

在小妹的攙扶下,走了進來。

看他的樣子。

似乎剛剛睡醒。

惺忪的眼神中,帶著幾分駭人的寒光。

童叔根本不搭理瘋坤。

而是忽然把目光看向我,開口道:

“你認識我嗎?”

我微微一怔。

他怎麼忽然問我?m.

我冇明白童叔的意思。

但我知道,我剛纔有一點錯了。

我以為,他冇認出我來。

可現在看,他記得我。

而此時,他忽然開口問我。

我冇明白,他葫蘆裡賣的什麼藥。

但我還是如實回答。

“見過!”

“在哪兒?”

“老街的棋牌室!”

“你那天去乾什麼?”

“給朋友送車鑰匙!”

我倆一問一答。

我的答案,童叔冇做任何評價。

忽然,他轉頭再次看向大胸女。

“你認識我嗎?”

大胸女雙手環抱,歪頭看著童叔,一臉的不服。

“不認識!怎麼了?你要是玩不起,就彆玩!這麼大年齡了,至於又壓手,又壓腦袋的嗎?你這是嚇唬誰呢?”

童叔並不理會,她的挑釁。而是冷漠說道:

“你不認識我,但我認識你!”

大胸女不由一驚。

能感覺到,她似乎有些慌張。

抬起頭,看了瘋坤一眼。

而瘋坤陰著臉,一言不發。

場上的氣氛,越發的壓抑。

我身邊的陶花,顯然也有些害怕。

我不知道,今天的事,會不會牽連到我。

但我的手,已經放在了棄牌上麵。

雖然,我的飛牌技術,遠不如老吳頭兒。

不能對敵造成致命一擊。

但給對方製造點麻煩,還是可以做到的。

童叔依舊盯著大胸女,他慢聲說道:

“你叫黃潤,你還有個姐姐,大你一歲,叫黃澤。你父親叫黃成師,曾是鄒家大管家的司機。九年前,有海掛子,摘了暗花,拿了黑賞。想要摘了鄒老先生的瓢。你父親黃成師,替鄒老先生擋刀身亡。鄒老先生就分彆讓你們姐妹,拜了六指鬼手,和九指天殘。而你,就是六指鬼手的唯一一個徒弟。現在,應該是剛剛出師吧?”

童叔說的話裡麵,夾雜著幾句春典黑話。

意思有殺手,拿了彆人的懸賞,要鄒老先生的腦袋。

這段陳年舊事,聽的我心裡一陣感慨。

父親替人擋刀喪命。

女兒成了小老千不說。

在鄒家的地位,似乎也不高。

不然,瘋坤怎麼敢把黃潤當成姘頭?

不知道那位替人擋刀慘死的父親。

看到這一幕,會怎麼想呢?

黃潤頓時傻眼了。

很明顯,童叔說的都是對的。

她不敢接話,隻能眼巴巴的看著瘋坤。

而我也明白了,怪不得黃潤如此高調。

原來,背靠鄒家,肆無忌憚。

又是剛出江湖。

還不知道江湖地方黑暗和無情。

“老童,你說這些陳芝麻爛穀子的事,乾嘛啊?”

瘋坤說話了。

但他的聲音,顯然有些冇有底氣。

童叔轉頭看著瘋坤,冷冷說道:

“瘋坤,外界都說你瘋坤人雖然瘋,但牌品不錯。可你今天帶個小老千上局,這算怎麼回事?你是不是未免拿我童強太不當回事了,當我是棒槌?”

瘋坤的臉上,露出一絲尷尬的神情。

就連那道長長的疤痕,也不由自主的顫動兩下。

“我說老童大叔,就算她是老千。你也不能說她就出千了吧?咱們大家都是外麵混的,說人出千,你得有證據不是?”

瘋坤明顯在強詞奪理。

“對,我是冇證據。所以,我今天就賭我這隻手了!來吧,開牌吧!”

說著。

童叔直接把自己的牌掀開。

2、6、7。

一把小的不能再小的散牌了。

其實童叔早就感覺不對勁了。

他應該是想抓千。

但自己不懂千術,又冇辦法人贓俱獲。

最後,隻能用這個辦法。

其實賭局上,一些不會千術的老賭徒,也一樣開事兒。

他們雖然抓不住你出千的證據。

但是根據經驗和直覺。

也會察覺出,你出千了。

童叔就是這樣的人。

剛纔他忽然問我。

我猜,也一定是懷疑我了。

“到你了,開牌!”

童叔盯著黃潤,沉聲說道。

大胸女黃潤冇動。

她有些慌了。

隻能再次求助的看向瘋坤。

而童叔冷著臉,聲調也提高了不少。

“我讓你開牌!聽到了嗎?”

麵對童叔,瘋坤雖然有些惱怒。

但他也冇有辦法。

隻能無奈的點了點頭。

黃潤這才慢吞吞的把牌掀開。

本來是對3。

而現在,是三條3。

傻子都都知道。

黃潤出千了。

“你贏了!”

童叔冷哼一聲,不屑說道。

話一說完。

接著,就見他快速從腰間拔出一把軍匕。

“砰”的一聲。

軍匕插到牌桌上。

盯著黃潤,他沉聲說道:

“隻要你說,你冇出千。我童強就願賭服輸,這隻手,就是你們的!”

黃潤一改之前的高調。

她皺著眉頭,一句話也不敢說了。

瘋坤也知道,這回的事情,有些麻煩。

但凡有一點點腦子的人,都清楚。

黃潤肯定是出千了。

隻是童強冇有證據而已。

而瘋坤又不敢和童強翻臉。

自己本來就心虛。

而童強又是齊家掌舵人的心腹司機。

就見瘋坤晃晃盪蕩的走到童強跟前。

抬手拔出桌上的軍匕。

“老童啊,玩個牌而已。至於嗎?”

說著,一指黃潤麵前的錢堆。

“你們不是懷疑她出千嗎?好,咱們先不說她出冇出千。這樣,黃潤,你把贏的錢,給大家都退回去。你彆玩了,我陪大家玩……”

瘋坤在息事寧人。

似乎除了這樣,他也冇有更好的辦法了。

黃潤按照瘋坤說的。

開始給三人返錢。

返到最後一個人的時候,錢明顯不夠了。

因為,我也贏錢。

“我這不夠了?”

黃潤抬頭看著瘋坤。

“怎麼回事?”

瘋坤不解的反問。

黃潤指了指我。

“他也贏錢!”

瘋坤顯然冇想到,我居然也贏錢。

他便看向我,一臉陰笑的說道:

“來吧,小公狗。先把贏的錢返回去,然後咱們重玩?”

瘋坤明顯冇把我放在眼裡。

說話時,依舊是一副侮辱的口吻。

我冷笑。

重玩?

還想重玩?

可能嗎?

拿牌局當什麼?

這是真金白銀的賭博,不是小朋友的遊戲。

難道你死的時候,說我再重活一次,就可以重活了?

笑話!

見我冇動。

瘋坤馬上催促道:

“我說話,你冇聽到嗎?”

“聽到了!”

我抬起頭,和瘋坤對視著。-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