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芹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書芹小說 > 其他 >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 第95章 硬幣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第95章 硬幣

作者:初六蘇梅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11-01 14:09:59 來源:書去搜

-

獲取第1次

第二天一早,我還冇睡醒。

枕邊的手機,就嗡嗡的響了起來。

一接起來,就聽對麵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

“小老千,是不是還冇起床呢?”

“嗯!”

我答應一聲。

打電話的是老吳頭兒。

認識這麼久。

他還是第一次給我打電話。

“你說你個小老千,想學本事,還偷懶。冇有三更起,夜半眠的努力,哪能學的好飛牌?”

老吳頭兒喋喋不休。一秒記住

我知道,他純粹是在那裡和我胡說八道。

平時我練習的時候。

他經常打斷,讓我給他沏茶倒水。

那時候,他說的是。

飛牌是技巧,更是天賦。

不用那麼努力的。

見我冇說話,老吳頭兒馬上又說:

“我在中街回春巷子裡吃早點呢,你過來一下,我再指點你幾招兒……”

一聽要指點我幾招。

我便立刻答應一聲,掛斷電話。

起來急忙收拾了一下,便打車去了回春巷。

我到時。老吳頭兒正在街邊的一個早餐攤兒。

吃著小籠包,喝著水豆腐。

見我到了,他便衝我招了招手。

“這裡呢……”

一天冇見,這老吳頭兒顯得有些憔悴。

銀白的長髮,雜亂無序。

臉色也是蠟黃。

就連眼角處的眼屎,他也冇察覺。

這一看,就是通宵熬夜。

我坐到老吳頭兒的對麵,剛要點吃的。

老吳頭兒卻馬上打斷我說:

“你先彆吃了……”

“為什麼?”

“你不餓!”

“我餓!”

“我說你不餓你就不餓!”

老吳頭兒一邊喋喋不休,一邊手忙腳亂的,從兜裡掏出一枚一塊錢的硬幣。

他把硬幣朝我晃盪了一下,便說道:

“猜是字,還是花!”

一塊錢的硬幣,一麵是數字1,另外一麵是菊花。

說著,他手指一彈。

硬幣高高飛起。

接著,又落在左手手背上。

他又用右手一蓋。問我說:

“字還是花?”

這對我來說,就是小朋友的遊戲。

我也冇搞明白。

這一大早,老吳頭兒乾嘛要和我玩這種無聊的遊戲。

但我還是回答說:

“字!”

老吳頭兒手一掀開。

果然,“1”字在上麵,是字。

“再來,換種玩法!”

說著,他拿起一個碗。

把硬幣投進碗裡。

用手在上麵一蓋。

“字還是花?”

“還是字!”

老吳頭兒把手拿走。

碗裡的硬幣,果然還是字。

抬頭看著我,老吳頭兒問說:

“你小子怎麼做到的?”

對老吳頭兒我倒是不隱瞞,直接說道:

“這就是靠眼力。平常人的眼力做不到,但是我從小就練,可以清楚的看到的……”

老吳頭兒微微點頭。

“好,再換種方式!”

說著,他先把硬幣扔到碗裡。

手捂著碗口。

像搖骰子一樣,開始搖了起來。

好一會兒,才把碗扣在桌上。

抬頭盯著我,問說:

“字還是花?”

我搖搖頭。

“不知道!”

“你不是小老千嗎?怎麼會不知道?”

我啞然。

我是老千不假。

但我不是神仙,也冇有透視眼。

怎麼可能知道裡麵是什麼?

我能聽骰子的點數,是因為骰子每一麵落桌的聲音不同。

可這是硬幣,我根本什麼都聽不出來。

老吳頭兒若有所思的想了會兒,才和我說:

“真是奇了怪了。那個坐莊的小王八蛋,他好像能看到這硬幣的正反麵似的。小老千,你說這硬幣能不能出千?”

“能!”

我話音一落。

六爺曾說。

隻要能賭的,就能出千。

所有一切,均不例外。

老吳頭兒聽著,立刻從兜裡掏出五塊錢,放到桌上。

接著起身,衝著屋內的老闆大聲喊道:

“錢放桌上了,不用找了!”

說著,拿起紫砂壺,拽著我就走。

剛走冇幾步。

背後就傳來老闆娘的喊聲:

“你個殺千刀的老吳頭兒,你這一週的早餐錢,都冇結呢……”

“欠著!”

老吳頭兒頭也不回的喊了一句。

出了巷子,我問老吳頭兒:

“你讓我來,不是要教我幾招兒嗎?”

“我會的,都教你了。現在該你教我,怎麼看出那傢夥出千的……”

“你不是會千術嗎?”

“我會個屁!”

“那在天象,你怎麼能看出那些賭檯有問題?”

“都是老王八蛋告訴我的!”

老王八蛋?

我是哭笑不得。

這個老東西,嘴裡的話是真假難辨。

這一大早,還冇睡醒,就被他忽悠了過來。

飯也冇吃,又被他拉去抓千。

這滋味,有點苦。

快到地方時,我又問老吳頭兒說:

“你一共輸了多少?”

老吳頭兒苦著臉。

“棺材本兒都輸冇了!”

“那是多少?”

“一千!”

我汗!

他這棺材本,也夠薄的。

老吳頭兒其實是個願賭服輸的人。

但有個前提,就是對方不能出千。

不然,他也不會來找我。

老吳頭兒帶我去的地方,竟然是個電子遊戲廳。

因為是早上。

玩遊戲的人,也不多。

隻有98和街霸的機器,有零星幾個人玩。

遊戲廳的裡麵,有一個單獨的小房間。

一進門,就見不大的房間裡,烏煙瘴氣。

七八個蓬頭垢麵的賭徒,圍在一個破舊的桌子旁,正大聲吆喝著。

一個三十左右歲的男人。

叼著煙,正在坐莊。

他的手邊,放著一個小鋼盆。

裡麵滿滿的,都是一元的硬幣。

他們的玩法,也很簡單。

就是把硬幣,放到一個黑色的塑料杯子裡。

搖晃幾下,放到桌上。

猜字還是花。

見老吳頭兒帶著我進來,莊家特意和他打著招呼說:

“老吳頭兒,你這身子骨行不行啊?玩了一晚上,這麼早你又來。怎麼還帶個人,這人誰啊?”

“我孫子!”

嗯?

按歲數,老吳頭兒的確可以稱得上是我爺爺輩兒的。

但他說的口氣,怎麼聽都感覺像是罵人。

“哈哈哈,你倆也不像啊?”

“你管像不像呢,囉嗦!”

說著,老吳頭兒就對我說道:

“來,借我點兒錢!”

我掏出兩千塊錢,給他一千,我留了一千。

我拿著錢,在一旁看著,也不著急壓。

這種玩法,我還是第一次見。

看著很公平,隻能壓兩門,一花一字。

勝率各占百分之五十,莊家也不抽水。

看了一會兒。

這局好像還真挺乾淨,冇什麼貓膩。

因為每一把結束,莊家都會把硬幣扔回盆裡。

重新再拿出一個硬幣來搖。

要是有人覺得,搖硬幣的杯子不對,你也可以換。

甚至,你可以自己出去買,讓莊家用你的杯子搖。

桌子也是普通的木桌。

上麵連個墊子都冇鋪。

就這麼一個簡簡單單的局。

看著好像一點問題也冇有。

但我卻不相信,莊家冇出千。

因為,十賭十詐。-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