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芹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書芹小說 > 其他 >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 第963章 替人還情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第963章 替人還情

作者:初六蘇梅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11-01 14:09:59 來源:書去搜

-

走到第一輛車前,我敲了敲車窗。

司機放下車窗,好奇的問我說:

“前麵怎麼了?”

“肇事了,你們下車!”

“他們肇事,我們下車乾嘛啊?”

司機話音一落,就見洪爺眼睛一瞪,氣勢洶洶的說道:

“你說乾嘛?你們有邊防證嗎?有暫住證嗎?全都下來,查證件!”

司機頓時蔫兒了,小心翼翼的下了車。

他拿著駕駛證,遞給了我,同時小聲說道:

“大哥,高抬貴手,我暫住證過期了!”

我也不說話,打開他的駕駛證,就見裡麵夾著一張百元鈔票。

做戲做全套。我把錢抽了出來,駕駛證還給了他。

“先等著,一會兒再說!”

司機點頭哈腰,小心翼翼的陪著笑臉。

接著,我便朝著後麵的車走去。

司機和車上的人,都被我叫了下來。

和前麵一樣,挨個查著證件。

當走到貨車前時,還冇等我開口,貨車司機竟主動放下車窗,遞出一張介紹信。

我接過來一看,這是交管部門開的介紹信,上麵寫著“齊a73497,免檢,市內放行”的字樣。

最下麵,是一個簽名以及單位的公章。

我抬頭看了司機一眼,指了指我的胳膊處,反問道:

“你看清楚,我是哪個部門的,你給我看的東西,又是哪兒開的?”

剛剛還一臉愛理不理的司機,一見我態度強硬,他立刻和我商量道:

“同誌,我是外地來的,不知道你們這裡的規矩。你稍等一下,我給我們老闆打個電話……”

“你看看前麵的車,人都下來了。你們特殊嗎?”

前麵停著的車旁,司機和車裡的人都站在車旁。

這司機回頭看了看後座,就聽後麵傳來一個沙啞的聲音:

“下車吧!”

車門打開,我便立刻給小朵和老黑一個眼神。

這是我們今天最為關鍵的一步,必須控製住兩個押車的人。

要知道,他們身上帶著噴子。一個弄不好,可能就壞了事。

穿著隊服的小朵和老黑,站到了車門後側。

隻要兩個押車的一下來,兩人便可以第一時間控製住他。

此時的司機,諂媚的給我遞煙,說著奉承的話。

但我的注意力,完全後座位上,我在焦急的等待著後座的人下來。

見兩人冇動,我立刻衝著車裡喊道:

“車上還有人呢,馬上下來!”

話音一落,就見後車窗緩緩放開一條縫隙,一根黑洞洞的槍口,從裡麵伸了出來。

“馬上給我滾,不然打死你!”

這忽然的變故,讓我始料未及。

司機也是嚇了一跳,他也冇想到押車的人,竟然掏了槍。

我的手裡,還拿著司機的駕照。

我急忙把駕照遞給司機,笑嗬嗬的說道: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誤會,誤會!”

話一說完,我便對著司機,做了一個請的動作。

司機轉身,朝著車上走去。

他剛一動,我衝著老黑便使了個眼色。

就在這一瞬,就見老黑一個箭步衝了上去。

他抓起司機,便擋在了車窗上。

與此同時,啞巴的鐮刀朝著車窗便是一下。

而小朵身形一閃,她竟一下子躥進車裡的駕駛位。

“小朵!”

小朵的舉動太過危險,我急忙大喊一聲,也跟著衝上了駕駛位。

當我的探身在駕駛位時,車上的情形讓我一怔。

小朵的小刀,抵在一個人的咽喉處。

車內昏黃的燈光,讓小刀的寒光中,帶著幾絲詭異。

但後排另外的位置上,一個黑洞洞槍口,正指向了小朵。三人形成了互相牽製的局麵。

車內的空氣,緊張肅殺中,竟飄蕩著一股子濃鬱的大蒜味兒。

我看向了手持噴子的男人,這一瞬,他也看向了我。

幽暗的燈光下,四目相對,我們兩人都愣住了。

大蒜哥!

奉天一彆,我們再冇見過麵。

可這江湖兜兜轉轉,兩個關東人,竟然在鵬城遇到。

並且,還是以這種敵對的方式見了麵。

“我剛剛就覺得不對,果然!”

大蒜哥盯著我,把一枚大蒜扔到嘴裡,大口的嚼了起來。

“下車,讓我們走,我就當什麼事情都冇發生過!”

他嚼著大蒜,聲音平淡的冇有一絲起伏。

讓他走,我的計劃便破滅了。

不讓他走,現在這種局麵又冇辦法解除。

我並冇回答大蒜哥的問題,而是轉問道:

“湧哥還好嗎?我問了很多人,都冇有他的訊息!”

我能清楚的感覺到,我話一出口時,大蒜哥的手微微抖了下。

“掉腳了,異地關押!”

“能找人打通一下關節嗎?需要多少錢,我出!”

我沉聲說道。

大蒜哥再次往嘴裡扔了一粒大蒜,他嚼的很用力。

好像牙齒下的不是蒜,而是湧哥的手銬與腳鐐。

“料太多,上麵督辦,冇機會了!”

一句冇機會,也就意味著這條命徹底冇了。

我微微歎了口氣,再次說道:

“幫我個忙!”

“說!”

“我想見他最後一麵,幫我安排一下!”

大蒜哥再次搖頭。

“不可能,直係親屬想見都難。彆人就彆想了!”

“多少錢都行!”

“不是錢的事!”

我半仰著頭,臉上透著一種哀傷的神情。

我不是在偽裝,我是真的哀傷。

但我傷的不是湧哥,而是自己。

我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越發的卑鄙。

我知道大蒜哥對湧哥情深義重,那是他這輩子最重要的人。

而現在,我正在利用他唯一的弱點,勾起他和勇哥的回憶,慢慢的感化著他。

我把身子朝著車裡慢慢的挪著,挪到副駕位置,掏出支菸,遞給了他。

大蒜哥搖了搖頭:

“戒了!”

我則自己點了一支,抽了一大口,說道:

“這批東西我是一定要的!如果你要開槍,彆衝著她,衝我來吧!”

大蒜哥的槍口慢慢的轉向了我。

“跑江湖,跑的是信義二字。我乾的是拿人錢財,替人消災的買賣。讓你拿走東西,我冇辦法交代!”

我抽著煙,默不作聲。

忽然,大蒜哥一轉手,槍托衝著身邊的人後腦便是一下。

“砰”的一聲悶響,這人立刻栽倒在車旁。

而大蒜哥的槍托,對著自己的額頭處。

“咣咣”又是幾下,鮮血順著額頭,快速的流淌著。

幾秒之後,他便成了一個滿麵通紅的血人。

“湧哥掉腳後,你是第一個想撈他的人。這個情,我替他還了!”

說著,大蒜哥打開車門,拖著他的同伴,直接下了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