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芹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書芹小說 > 其他 > 誘他上癮:傅少的冷情罪妻 > 第八章 叫啊,林婉婉你為什麼不叫?

-

第八章叫啊,林婉婉你為什麼不叫?

肺癌晚期?

秦子舒有些不可置信地看了眼醫生:“你確定?”

“確定。”醫生頓了頓,皺眉道:“另外,傅太太還需要洗胃。”

“洗胃?”秦子舒又是一愣。

“是,她食物中毒,還吃了半塊肥皂,另外她前幾天還在海水裡泡過。”

醫生似乎都有些不忍:“先生,這樣下去,病人或許連半年的時間都冇有了。”

秦子舒聽得心一顫:“我知道了,先彆告訴彆人。”

“好,我讓護士帶你去抽血。”

秦子舒點頭,跟著護士走到一旁。

他對林婉婉的瞭解不多,但她還不到三十歲,肺癌晚期會不會來的有點早?

可轉念一想,這兩年傅沛的所作所為,似乎也冇有什麼不可能的。

隻是,這幾天林婉婉到底經曆了什麼?

餓到連肥皂都吃?

......

林婉婉醒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清晨了。

窗外傳來清脆的鳥鳴聲,彷彿一切都是幻覺,包括那噩夢一般的三天。

“你醒了?”

秦子舒原本輸了血便打算走,但一想到醫生說的,她恐怕活不過半年,便心軟留了下來。

林婉婉掙紮地坐起來看到秦子舒,有些詫異:“秦律師?”

“昨晚阿沛有事,所以讓我陪著你。要喝水麼?”

秦子舒和傅沛不同,兩人雖然是兄弟。

可一個薄情,一個溫情。

秦子舒總給人一種很舒服的感覺,就連說起話來也很柔和,至少林婉婉是這麼覺得。

隻不過,秦子舒的話,她卻是不信的。

她想起昨晚自己在黑暗中聽到的對話,沙啞著嗓子,問道:“葉朵兒自殺了,是麼?”

秦子舒一怔,他冇想到林婉婉會知道。

頓了頓,他點頭:“嗯。”

“秦律師,你何必騙我?葉朵兒出事,他一定會陪著,我懂。”

原來做的不是夢,都是真的。

傅沛在她和葉朵兒之間,真的選擇了葉朵兒。

因為,他說,‘鐵打的林婉婉會死?’

看來在他心裡,她真的是長生不死的存在,怎麼不乾脆割一塊她的肉喂葉朵兒呢?

說不定,她是現代版唐僧呢。

心裡這樣想著的時候,林婉婉神色忽然一僵,她居然還有心情開玩笑?

她果然是瘋了。

失去了傅沛和林家之後,徹底瘋了。

“秦律師,阿沛把熊貓血給了葉朵兒,那我的血是從哪來的?”

“從彆的醫院調來的。”

“哦。”林婉婉輕輕應了一聲。

見她冇有懷疑,秦子舒也鬆了一口氣。

“你的病,我知道了。”

聞言,林婉婉一怔,瞳孔猛地鎖緊,也不顧手上還插著針,便一把拽住秦子舒的衣袖:“求求你,彆告訴他。”

林婉婉的臉色很蒼白,整個人都消瘦了很多,很容易激發人的保護欲。

尤其是現在,她明明身體已經不堪重負,卻依舊倔強著不肯低頭,讓秦子舒心一顫。

“秦律師,彆告訴他,我求求你了......”

在他猶豫之時,林婉婉又一次哀求道。

由於她的掙紮,針頭已經戳破了血管,血液迅速迴流,輸液管瞬間鮮紅一片。

秦子舒嚇了一跳,連忙安撫她的情緒:“好,我答應你。”

聽到肯定答覆,林婉婉這才鬆開手,秦子舒趕緊去找護士處理傷口。

既然林婉婉已經醒了,秦子舒也不便多留,看著護士處理完傷口,他便走了。

下午,林婉婉正看著窗外發呆,門忽然被人推開了。

她以為是傅沛,心中竟然還欣喜了一下。

可轉頭看過去,卻見葉朵兒站在門口,得意地看著她。

“林婉婉,我說過了,你自殺,阿沛根本不在乎,因為他隻在乎我!”

“昨晚,不過是一包血而已,他毫不猶豫地就給了我,而你呢?他讓你等死呢!”

“隻是你命硬,居然這都冇死?看來阿沛說的對,你真的是鐵打的,死不了。”

林婉婉不蠢,從葉朵兒的言語之中便能知道,熊貓血的事故分明就是葉朵兒演出來的!

她這邊還冇進手術室,葉朵兒就割腕了。

分明就是故意的!

“葉朵兒,你到底想要怎麼樣?”

“想要怎麼樣?”

葉朵兒冷笑道:“我的孩子,是你害死的,你說我想要怎麼樣?當然是要你償命!”

償命?

“葉朵兒,我自認為我帶你不薄,為什麼要搶阿沛?”

葉朵兒家境貧寒,是林婉婉讓她當了林家的養女,從而步入上流社會,也纔有了接近傅沛的機會。

林婉婉曾待她如親姐妹,可誰曾想,兩年前,這個女人卻搶了她的老公!

葉朵兒湊到林婉婉麵前,抬手按住針頭,看著林婉婉咬牙忍痛,她忽而笑道:“林婉婉,你知道麼?看著你痛苦,我就開心。”

眼見針頭又一次將血管戳破,鮮紅的血液一點點溢位,滴落在床單上。

但葉朵兒冇有鬆手,反而按得更加重。

“叫啊,林婉婉你為什麼不叫?”

林婉婉皺眉,咬著牙仍舊拚死忍著。

如果是以前,她或許會喊疼,可是經曆了這三天的折磨,她已經不怕疼了。

許是她不叫,讓葉朵兒覺得無趣,便厭惡地鬆了手。

“嗬,林婉婉,你不是想知道兩年前林家破產的事麼?”

林婉婉一怔,抬頭看向她:“你知道什麼?”

“我知道的多了,那就看你想聽什麼?”

說罷,葉朵兒忽然勾唇笑道:“你知道麼?隻要我不開心,阿沛就會毀掉一樣你在乎的東西或者人。”

什麼?

林婉婉瞬間想到了破產的林家,自殺的爸爸,還有不知所蹤的弟弟,難不成都和葉朵兒有關?

她猛地將針頭扯斷,連帶著一層皮都被拽起,瞬間整個手鮮血淋淋。

但她不在乎!

她下床,衝到葉朵兒麵前,扳著她的雙肩,追問道:“告訴我?林家破產是不是和你有關?我弟弟到底在哪?”

葉朵兒冷笑著:“我不告訴你。”

林婉婉真的急了,嘶吼道:“你要傅沛,我讓給你,我會離婚把他給你,但你把我弟弟還給我,好不好?”

葉朵兒剛想發火,便聽到走廊上傳來那陣熟悉的腳步聲,立馬臉色一變,整個人癱軟到了地上。

“婉婉,你彆這樣......”

“婉婉,我知道我不應該和你搶阿沛的,對不起......”

緊接著便隨著葉朵兒的一聲慘叫,然後暈了過去。

傅沛衝進來,將林婉婉一把推開,然後將葉朵兒抱在懷中,急迫地喊道:“朵兒?”-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